关灯
护眼
字体:

32.三十二个月亮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此为防盗章

    三日月宗近会成仙的,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毕竟, 月君真人三日月宗近天资优异, 身为第一门派剑修老祖的关门弟子,修为进展神速, 这一点已经和他完美的脸一样,吸引了无数男男女女,名扬修真界。

    短短几千年,身为从一个异界来的刀灵, 一路修为扶摇直上, 甚至可能是曾为扶桑神系高天原认证的神明,他都从没有经历过雷劫, 可以说是一路畅通的升到了大乘期。

    只待今日过去, 便能破天成仙。

    三日月宗近移开视线,沉静的看着头顶的天空,平静的像是在看一场春雨。黑压压的乌云压在天峦峰,电闪雷鸣,天威隐隐,仿佛挤压了无数的怨恨。

    险峰对面, 一个浑身魔气的男人仰天狂笑,“哈哈哈月君真人, 你万万没想到吧,今天你就要和我命丧黄泉了。”

    三日月微微侧头, 观察着对面的男人, 浑身黑红的衣服, 似乎是一层层血染上去又干透一样,散发着洗不净的血气,看起来极其亢奋,如果让他来描述,那就是疯狂的野兽。毫无理性。轻松的做出了判断,他抬头,看着天上发着血光的雷劫。

    “哈哈哈,这已经不是一般的雷劫了吧,这可真是出乎意料呢。”

    “没错,这是九九雷劫,得是大恶之徒才能引来,天雷之下,万物不复。”对面的癫狂男人大咧咧的认同下来,看着三日月宗近的面具,想象着后面的脸是怎样的神情,不禁面容都扭曲起来,“你可要好好享受,这是为了我那被你迷惑的未婚妻上演的报仇之景。”

    报仇么?三日月垂眸,不置可否。

    对面的魔道啧啧称奇,“怎么上天就偏要生出你这样的,武力与魅力并存,两样都是顶尖,就是可惜,没有给你一颗人心。”

    “拒绝了他人就是没有心的话,我可不承认。”三日月收起腰间的刀,观察着雷劫的情况,在对方视觉死角的位置上,从芥子空间悄悄的掏出了一个装置。至于眼前这人的未婚妻,三日月完全没有印象,也完全不在乎。

    乌云蠢蠢欲动,通天一声巨响,雷劫劈了下来。

    “你不承认也晚了。”对方狂笑前冲,窜到三日月身前,粗如雷龙的雷劫紧随其后,雷劫不分敌我,只要在它的路线上,一切全都要击毁。

    三日月眯起眼眸,彻底打开手里的仪器,“那总要试试看的么。”也不知道,这时政的仪器已经穿梭过一次时空之后,还能不能用了。

    在魔道惊异不信的目光中,仪器闪出了一道金光,包裹住三日月的身影,消失不见。

    雷劫降下,魔道只余下不甘心的大喊:“不!!!”

    轰隆——

    巨大的雷声在耳旁炸响,伴随着刺目的闪光,风呼啸而过,似乎又回到了当初掉入空间裂缝的时候,周围是要撕碎一切的狂风与黑暗。

    突然,风停了,外面一片大亮,三日月抬手捂住眼,适应了一下,再度睁开,眼前是他自己的脸。

    三日月:……

    又是一个惊雷。漫展里收拾东西的小姐姐们齐齐一抖,抬头看向窗外,大雨瓢泼。

    “雨下的好大啊,我的裙子不知道回去会不会脏。”

    “我可是穿着爷爷的出阵服来的,回去以后肯定湿透了,好心疼!”

    “我要是有灵力就好了,一定去时政应聘。”一个穿着加州清光服饰的姑娘感慨,拿着刀剑乱舞展台分发的‘审神者招募企划案’,神情低落。

    “是啊,好羡慕有灵力的那些人,咱们这种没有灵力的,也就只能看看花丸和活击饱眼福,她们居然可以天天和刀剑们在一起。”

    “别说啦,快收拾东西,雨下这么大,赶紧回去啦。”身穿三日月宗近出阵服的少女活泼的蹦跶,“我去把我们的看板郎抱过来。”

    “对我们的爷爷温柔点。”

    少女嬉笑着跑回后台,看到后台的场景,脸色一变,“住手!你要对我们的看板郎做什么!”

    刀剑乱舞的看板郎立牌前,三日月宗近本灵回头,看着来者身上,属于他的出阵服,沉默不语。

    半晌后,刀剑乱舞展台前——

    “哦哦,你是迷路了啊。然后被看板郎吸引?哈哈哈这就是我们爷爷的美貌啊。”

    “你这一身像是华国的衣服呢,面具也好酷,不知道cos的的角色是什么……啊抱歉,我听不太懂华语,不过这个名字节奏听起来就一定很美丽呢。”

    “你第一次知道刀剑乱舞么?请务必要去时之政府试试看!运气足够好的话,有可能得到看板郎哦。”

    三日月保持着微笑,看着被塞到手上的审神者招募企划,内心却是一沉。

    他记得上一世的时候,审神者大肆招募计划,已经是时政中期的事情了。那时候时间溯行军大量爆发,审神者严重不足,所以时政开始了广撒网的搜罗行动,以花丸和活击为宣传,以祈求吸引到富有灵力的少男少女,甚至对于品性能力完全不做要求。

    不过这引出了一个问题。被稀有刀吸引来的少男少女们,在无数次锻造出普通刀剑,再加上看到其他本丸的稀有刀剑的时候,大面积刀剑付丧神暗堕。

    所以时政后期一直在同时解决两个问题:暗堕付丧神与时间溯行军。

    大面积暗堕的事情,对付丧神本灵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一些付丧神甚至想要断绝与时政的关系来保全,可惜已经晚了,吸收过救世的信仰,付丧神们就已经被世界意志绑定,完全脱不了身。

    最后,时间溯行军不停修改历史,世界基石碎裂,毁灭之际,他运气好,作为本灵,被砸过来的空间仪器带走,掉到一个修真的世界。

    二周目的三日月宗近阖眸,手里的企划案攥的紧紧的,这一次,不管人类的历史如何,哪怕现在的信仰已经绑定,他也要找到其他办法,至少万一时政再一次作死,这些伙伴,也不能被连累的毁灭。

    那么第一步,从断开时政提供的信仰链接开始,吸收时政的信仰越少,以后切断因果反伤越小。

    下定决心的三日月微笑着道别,从容离开,怀里抱着小姑娘们给的企划册子小周边,绕了不知道多少圈,终于离开会场后,他一样样的把东西收进芥子空间摆好,看着眼前的现世,考虑到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

    时之政府,在哪来着?

    他在不小心掉入这个世界后,因为身负强大的大空力量,立刻就被时之政府找到,直接招安。

    大概是天赋属性问题,白发青年自认为与彭格列那帮家伙不同,他对于穿越纵向时空轴并不感兴趣,而时之政府,就是在时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