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1.不近女色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面对眼前的举着枪的士兵, 尉迟善目光如剑一般寒冷, 如今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了褚云,所以拼尽了一切也要护她周全,“你们要杀便杀了我, 放过褚云。”

    褚云冷眼看着明崇隐的无动于衷,而一旁的路隐却拍着手饶有兴致地说道:“真是深情,看到你如此我还真是感动,不过吾皇下过令,要将你活捉回去。”

    落在他们手上并非是什么好事, 即使被抓回去也只是一个奴隶, 明国的国主想必觉得一时兴起便把他们留下来, 若是什么时候不高兴又会将他们杀了。

    二人就这样被关进了囚车, 以尉迟善的武功方才完全有脱身的可能,但是他还是坚持要救褚云, “你明明可以逃走的,为什么还要回来救我。”

    褚云并没有原谅他, 只是这是他唯一一次舍命救自己, 何况他们都是褚国人,眼睁睁看着褚国覆灭便也是站在一条船上的人, 没想到这辈子他们还是有想法一致的时候。

    男子勾起了唇角, 说道:“你是我尉迟善的人, 所以你走到哪里我都要跟着你。”

    到了明国他们的身份同样卑贱, 褚云不禁冷笑, “你我到了明国都是明国的奴隶而已,你不一样,你本来是大司马,士可杀不可辱,你又怎能经受得起这样的屈辱。”

    大概谁也没想到高高在上的尉迟善会落得现在的下场,或许命运就是如此可悲可笑。

    “大丈夫能屈能伸,我受到屈辱又算得了什么?”尉迟善相信一个人活着便有机会,只要他们能活下去经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所有的历练都是为了战场的厮杀,他现在是输了,但是他还有机会。

    没想到太后逃出了建康城,路隐本想将她们一起带回明国,“还是让他们给逃了。”

    “褚国没了人,就算逃到了淮阳也很难再死灰复燃。”明崇隐目光极为平淡,褚国确实很难成气候。

    “虽然尉迟善在我们手里,可是还有西小侯爷。”褚国还有西小侯爷,他在西北也有一番实力,而抓的人又是他儿子的大舅子。

    “眼下我们只有尽快向皇兄复命,剩下的事只有让皇兄决断。”这些事都是后话,毕竟现在要向明皇复命,明崇隐也是应该想想如何应对他多年未见的皇兄,不管如何他都是要面对这一切。

    见他目光炽热地看着不远处穿着粗布衣的女子,路隐似笑非笑地说道:“怎么,你同那个女人的关系似乎非同一般。”

    明崇隐不想引起他的注意,可是又担心褚云会出事,这个路隐便是皇兄身边的眼线,他若是再被抓到把柄可就不像以往一样只是流落异乡,他远在褚国所以这些年皇兄没有忌惮他,与朝中的重臣也没有交集,所以更不会有人扶持他上位。

    他做任何事说任何话都要小心翼翼,“只是曾经利用过一段时间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谊。”

    男子冷笑了一声,“是吗?眼看着我们就要回鄢都,你可千万不要再出什么岔子。”

    “放心,好不容易保住的命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就是因为当年自告奋勇来到褚国才会躲过一劫,父皇不顾众人反对要立他为太子,母亲被逼无奈把他送走,都是为了不让他成为众矢之的,如今他回去也不是因为皇兄已经足够的信任他。

    趁着无人看守,明崇隐进了囚牢,他拿着衣服说道:“我拿了一件士兵的衣服,你赶快换上了离开这。”

    褚云当然不会和他走,她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牵扯,但是看到他心却又柔软下来,“我为什么要离开这?”

    她是多么不争气,又是多么希望那个人不是他,她眼前的一切都是假象,可是时间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相。

    看着她身上的伤痕,明崇隐的心颤抖了一下,他走上前手却凝滞在了半空中不知如何言说,“你已经受了重伤,若是不离开,难道要去明国沦为奴隶?”他不想褚云沦为奴隶,更不想褚云受到伤害,可是皇兄的性格他不会不知道,他就是想让褚国的人感受到这份耻辱。

    褚云面无表情地回答道:“我本来就是奴隶,再当一次又能如何,倒是你一夜之间恢复了王爷的身份真是可喜可贺。”

    她不想要虚情假意,她身上的伤痕和心中的裂痕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明崇隐拉住了她的手,又说道:“云儿你不要闹。”

    “明崇隐,你到底骗了我多久?”褚云抬头注视着他,眼前的这个人骗了自己那么久,现在还要求她相信自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