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7.107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笼罩整个天界的金光渐渐散去, 可怕的威压渐渐消弭于无形, 天地间却仿佛有种玄奥之力丝丝缕缕的四散开。

    谢嘉树感觉到黛玉飞升, 匆匆做好安排就立即追了过来。可自踏入天界领域, 他就感应到某种力量从天道法则中落下,促使他出现在赤瑕宫主殿, 与自己的本体融合。

    事实上,他身体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澎湃仙力在体内游走,顺着他的心意流转,聚合,如百川归海。

    下一刻,无数记忆纷涌而来。

    数万载时光在他脑海中飘然而逝, 那些画面切换越来越快,几乎难以看清。然后,记忆终止在他进阶仙尊境那一刻。

    从此, 太上忘情,无求无欲。

    谢嘉树在记忆中审视着那个人, 意识逐渐昏沉。负手而立的仙人一袭素净白衣毫无纹饰,目光淡漠, 清冷至极。

    这就是我吗?

    有一道声音告诉他, 不止如此。他求道数万载, 登上至高境, 不是为了抛却一切, 以身归于大道, 万物不萦于心。

    正在谢嘉树意识沉入深海之际, 一个女子的面容在他脑海中浮现,逐渐清晰。

    林黛玉。他挚爱的妻子。

    迷茫如潮水般飞快退去,心中豁然开朗。

    谢嘉树定下神,静静看着白衣仙人立于三生石畔,灵河蜿蜒向无垠天际,漫天星云在他身畔。他静静地望着这永恒的风景,见天地,见众生,却看不见自己。

    白衣仙人的神情那样平静,谢嘉树却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永恒孤寂。

    这情绪属于千年前的自己,只是当时的他,感受不到。

    白衣仙人停驻于三生石畔,坐看云卷云舒,一晃百年。仙尊境强者不主动暴露,谁又能发现他呢?

    直到一棵小小仙草在他眼前挣扎着破土而出,展露出新鲜的绿意。

    白衣仙人的眸光微动。

    大道三千,尽在这生命初初诞生时一刹那的体悟。

    白衣仙人平静的心湖起了微澜。

    后来,他命人在赤瑕宫开辟出了一块灵田,遍植各类奇花异草,却并未将绛珠仙草移栽进来。

    她终究是不同的。

    白衣仙人偶尔会到三生石畔,陪伴着这一个生命从无到有,从幼小到极致绚烂。然而,即使生长于天界,普通仙草的生命也无法永恒。若无特殊机遇,迎接这一株仙草的命运,就是由盛而衰,走向凋零。

    他点化了绛珠仙草。

    于是,牵系的因果之线变得清晰可见。循着这丝因缘,白衣仙人看到了破局的可能性——他的道不应止步于此。

    记忆彻底融合,困惑终于明晰,谢嘉树睁开双眸,如同大梦初醒。

    ……

    赤瑕宫外,众仙猝不及防被纳入了守护阵法之中。原本令他们神魂震颤的浩荡仙力蓦地如最温和的春光,痛苦感觉消失,体内的仙力随之充盈饱满。

    下一刻,天色忽然一暗,仿佛有巨大阴影笼罩了他们的上空。

    众仙抬眸望去,就见两只赤瑕宫守护神兽慢慢降落下来,如两座小山般,可怖威势压的众仙呼吸一滞。

    众仙无不变色,急速后退十余丈,小心翼翼地戒备着,生怕被当作不速之客吞食了。唯独绛珠仙子沉浸于此刻体内微妙的灵魂感知中,毫无所知地停驻在原地。

    刚刚,她似乎与小哥哥链接了灵魂感应?

    他也在天界!

    喜悦缓缓漫上绛珠心头,自飞升以来的不安、惶恐,在这一刻尽皆消失殆尽了。

    神兽稳稳立于绛珠仙子面前,无机质的兽瞳俯视着众仙,令人毛骨悚然。

    此刻,停留在原地,直面神兽的绛珠仙子显得格外悲惨。可惶恐不安的众仙们却无暇同情她,因为他们此刻动都不敢动一下,唯恐惹怒守护神兽,性命不保。

    神兽幽蓝的瞳孔微微转动,落在了绛珠仙子身上。

    神瑛侍者作为赤瑕宫中之人,正欲鼓起勇气上前求情,却突然发现,神兽的眼神变了。

    下一刻,向来眼高于顶的守卫神兽闻到主人的气息,对着绛珠仙子低下了高傲的头颅,俯首帖耳的模样简直令人不忍直视。

    众仙:“……”

    两只神兽无视了周遭之人,低下巨大的脑袋,轻轻地蹭着绛珠的身体。绛珠被推的后退了一步,终于彻底回过神来。

    这是怎么回事?

    绛珠茫然地与它们对望。此刻,她竟从那圆滚滚的瞳孔里解读出了一丝被冷落的……委屈?

    她迟疑地伸出手,摸了摸眼前神兽圆乎乎的下颔。那只神兽立刻满足地低呜了一声。

    众仙只觉得脑中轰然炸开,完全反应不过来。

    神瑛侍者回忆起凡间种种,联系绛珠额上闪现的印记,有些难以置信——难不成,那让他转世后仍心中畏惧的少年,真是尊主?

    那作为曾经觊觎过尊主夫人的下属,他以后怎么办?

    神瑛侍者抱头,自觉一下子陷入了人生最大的危机中。

    警幻同样心生猜测,面色又难看了几分。她原以为人间伴侣并不足挂齿。仙人转世历劫者众,哪一个不是将之视为一段微不足道的旅程?她可从未听说哪个仙人飞升后还会去寻他们凡间的伴侣!

    凡间百年在上仙几万年的记忆中,不过是沧海一粟,并不值得在意。

    她见到绛珠,之所以心中怀恨,不过是因对方轻而易举取得了与她努力万年所得的同等修为。可现实却给了她更沉重的一击,她没想到这位尊主竟会如此轻易被打动——只有最高等级灵魂交融的双修道侣,才能共享对方的一切!

    凭什么?

    警幻心中大恨,心魔彻底在她心中滋生,壮大。

    若不打压下绛珠仙子,她心中的嫉恨就无法平息。一旦道心有损,她的修为以后就再难寸进了。

    正在警幻失神之际,赤瑕宫中数道光影亮起。

    赤瑕宫各峰峰主、长老,天界高高在上的大能们感应到不同寻常的动静,全都飞了出来,恭敬地守在主殿外。

    他们自然注意到了神兽的异常,可再无任何事,比尊主出关更加重要。

    众仙见到平时难得一见的上仙们齐聚一处,更不敢轻举妄动了。

    云雾缭绕的赤瑕宫中再不闻一丝喧哗之声。

    忽然,一道霞光冲天而起,主殿大门轰然打开。

    殿前赤瑕宫高层迅速上前几步,待看清殿中走出的身影,哪怕是最沉稳之人,也罕见地露出喜色。他们齐齐躬身行礼:“尊主!”

    白衣仙人轻轻抬手,示意他们起身,目光就转向了外围的众仙。

    他的眸光浩如渊海,带着浑然天成的孤高清冷,好似凝聚了天地造化之力,自成一方世界。

    明明近在眼前,却似隔着云端。

    下一刻,他走了过来。漆黑的发未冠未束,随着动作轻轻飘扬,当他对上立于众仙之前的绛珠仙子时,眸光霎时晕开浅浅笑意,温柔似水。

    墨发白衣,极致的素淡,却成了此间最耀眼的存在。即使如此,却无人敢直视他。因为他的耀眼,会灼伤人的神魂。

    以往遥不可及的天界上仙们恭敬地跟在他身后,一个个低眉顺眼,与平时叱咤一方的模样大相径庭。

    仙灵之力在四周鼓荡,警幻仙子是外围众仙中修为境界最高之人,此时却也冷汗涔涔,更遑论其他实力低微的仙人。

    他们只觉心魂巨震,待回过神来,已跪倒在地上。

    那是一种对至高境界者本能的臣服。

    这一刻,他们已猜出了白衣仙人的身份。无需证明,实力就是最好的说明。

    赤瑕宫容玄尊主,天界至高无上的存在。

    不同于跪伏在地上,激动得微微颤抖的众仙,绛珠怔怔凝望着白衣仙人,眼中渐渐积聚出了水汽。

    在一片低矮的身躯中,她静静独立,显得那样格格不入。

    白衣仙人的步伐带着微不可查的急切,很快走到了绛珠面前。

    相识三十载,夫妻十八年,绛珠又怎会认不出自己的夫君?她心中发酸,喃喃问道:“你知道错了吗?”

    跟在白衣仙人身后的众峰主、长老脚一软,差点跌倒在地。目瞪口呆的模样,全无了往日仙风道骨的风姿。

    “嗯。”白衣仙人轻笑,抬手牢牢牵住绛珠的手,轻声哄道:“没守好你,让你独自飞升,是我不好。”

    四目相对,心中的猜测彻底得到证实,绛珠再也忍不住,上前扑进了他的怀里,用带了哭腔的声音喊:“小哥哥。”

    谢嘉树接住她,情不自禁地亲吻她的发顶。明明只是分开不久,他的心中却充满了魂牵梦萦般的思念,在拥住她的刹那,所有思慕,再也抑制不住,如潮水般涌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