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8.09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若你不能看到最新更新内容,是因为购买V章数量不足  两年前, 阮秀英怀着身孕, 被村民们用细藤蔓捆着一路拖过来, 沉了塘。

    阮秀英有个考中秀才的神童儿子,舞勺之年的少年郎满怀赤子之心,不肯相信母亲和人私通, 跳下水去救她, 反被淹死了。这是黄家村唯一的一个秀才, 但人们也只叹了一句生命无常。没有人觉得惋惜, 有个私通的母亲, 他的前途早断了……

    阮秀英的丈夫黄永德跪在村长家门前哭求了一天一夜,事情也没能转圜, 待他听闻消息踉踉跄跄赶到水塘边,妻儿全没了,自此发了癔症。

    谁也没有想到,相安无事了这么多年,会天降横祸。一个月, 三条人命, 俱是被一条细藤蔓捆着, 悄无声息地淹死在水塘里。

    太阳已经慢慢升起,从层层叠叠的云朵缝隙里漏出道道金芒, 却无法缓解人们身体的僵冷。风从水塘边吹过来, 带着一股泥腥气。村民们愈发毛骨悚然, 只恨不得离水塘越远越好,陆陆续续离开了。

    谢嘉树跟着妇人一家往回走。

    “金嫂子——”

    一个扛着锄头的大妈从后面追上来。正是插秧苗的季节,田里缺水的很,她趁着夜半悄悄去了田里,费了半宿功夫,将均流向各个田地的水源都偷偷截断了,只留了自家的出水口,水量一下子充足起来。她一路走回来心情极熨帖,没想到路上就遇见了这事。

    她和妇人沾着亲,常常来往。只见她神神秘秘地凑到妇人身边,又四处张望了一下,恰好看到一旁眼生的谢嘉树,只得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改口道:“这孩子长的可真俊啊,怎么没见过?”

    妇人因为刚刚的惊吓,脸还煞白煞白,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回道:“这是我娘家侄子,我嫂子托我照看几天。”

    大妈难得在这穷乡僻壤见到如此钟灵毓秀的孩子,但心中有事,也没多想,又夸了他几句才悄声道:“你说,真的是阮秀英回来报仇了?”

    妇人的心脏还在砰砰跳,抿了抿嘴唇只是摇头。她向来只愿顾好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不爱道是非。

    大妈一手握着锄头,另一只手从兜里掏出一条汗巾,边擦脸边鄙薄道:“我们又没有掺和当年的事,你怎么怕成这样。”

    “就是没掺和,更不能管。你仔细她听见了,下一个就找你!”

    大妈擦脸的手僵住了,说不出话。

    ……

    接下来两天,村子里人心惶惶,谢嘉树这个生面孔,反倒没引起什么注意。偶有人问起,妇人一律推说是娘家侄子。

    谢嘉树正好闭门不出,专心修炼。

    因村中的紧张气氛,妇人索性将家中五个孩子都约束在家,由14岁的长子看顾着,孩童不知事,家中盈满了童言稚语,在草木皆兵的村子里,竟是难得的温馨宁和。

    二妞和三郎见到年纪相仿的小哥哥,很是稀奇,总是偷偷地瞧他,像两只鬼鬼祟祟的小松鼠。谢嘉树毕竟不是真正的稚童,不知如何应对,颇有些困扰。

    妇人偷偷将谢嘉树的衣裳藏了起来,也不敢张扬,只安心在院子里做针线,一针一针,认真仔细,完全不掺和暗中那些勾连。

    她的丈夫满身是汗地从田里回来,像是热狠了,快步走到水缸前舀了一碗水,咕噜咕噜大口喝起来。妇人忍不住唠叨他:“仔细肚子受了凉,屋里还有草子茶,喝那个是正经。”

    说着不由的放下了手中的针线,快步去屋里倒了茶过来。

    这时,若有若无的喊叫声从远处传过来。“秀英回来报仇了,回来报仇了……”

    这个喊叫的人,就是阮秀英的丈夫黄永德。妇人的丈夫叹了口气,道:“村中的老人又请来个道长。”

    “那些道长要是有真本事,事情早解决了。”妇人不以为然道,将热茶递到丈夫手中,重新坐回凳子做起针线。

    “秀英回来报仇了,回来报仇了……”

    丈夫听着外面模模糊糊的喊叫声,打了个寒噤,突然道:“你说,会不会根本不是鬼……世上哪有鬼,黄永德杀了人,故意这么喊,是为了蒙骗我们,当初他替儿子收尸时那模样,我现在想起都还发抖。”

    当年黄永德踉踉跄跄赶到水塘边,听说妻儿全下去了,不管不顾也往水里扑,还真让他把儿子泡的发白的尸身拉了上来。

    他仿佛痴了,瘫坐在水塘边,双手一直死死抱着儿子的尸身,几天后都发臭了也不肯放。嘴里一直喃喃着他媳妇是好的,儿子特别乖,一有人靠近,他又像一只受伤的野兽,凶狠又警惕。

    很多人去围观,对于这个死气沉沉的村子来说,这样轰动的事是少有的,村中着实热闹了几天。

    有些人看不过去,去劝他看开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