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0.满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防盗设置※购买章节不足比例将晚几天才能阅读※防盗设置※  之后苗禾为了与原身人设衔接上, 还是用了小谎掩饰。就说这神异,是他大病过后才得的, 先前没有。所以从那时开始,他就对苗远淡了许多。老天不收他, 还给了他份神异,这不就是告诉他自己的日子得好好过了?

    有些结巴的交待完, 苗禾见人没有异动, 心底稍稍松口气。

    “真,真的就这样了。”苗禾相当心虚。

    杨大郎没放手,只应了声, 表示听到。

    后知后觉的苗禾才想起,“哎,你这样痛不痛了,快放下啊。”

    杨大郎这时早疼的脸有些发白,可把苗禾紧张的多叨念了几句。

    但不管杨大郎心底如何想法,息壤总算过了明路。

    而苗禾在第一次“收”起息壤后, 也终于弄懂移动息壤的奥义。就是不用“挖”而用“想”。抱歉他脑洞还是不够大,对息壤溶进土里的印象太深刻,上一世竟没有试出来,真是失败。

    确认这点之后,苗禾又把息壤重新种回原地。毕竟以后想移到哪都行, 而原来的地点目前就是最好掩护。苗禾接着把自己利用息壤的心得, 跟杨大郎说了一通。作为教学的第二例, 苗禾就种了西红柿。

    他一直想让杨大郎吃上饱满多汁的水果, 增加维生素,再者西红柿炒蛋也是一道特好吃的料理,还有西红柿鸡蛋面、西红柿烧茄子、西红柿炖肉丸子等等,想的苗禾肚子都快饿了。

    同一日再次见识到息壤的神奇时,杨大郎已能面不改色。

    接过苗禾笑眯眯递过来的大红果子,皮薄饱满,一口咬下,酸酸甜甜的汁水差点满溢出嘴巴,杨大郎只吃过这种果子一次,当新奇而已。头次觉得它如此美味。

    这时大白也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对着两人喵喵叫。

    只要息壤有动静,它总是会跑出来讨些嫩叶吃。不过西红柿的叶子不行,有微毒,苗禾直接弄破一个西红柿给它,大白舔的尾巴直甩,与隔壁这人吃的一样认真。

    苗禾弯弯眼睛,“好吃吧?”

    “恩。”杨大郎点头。

    “好吃就多吃点,对身体也好。若不是菜田里的还没长出,没法解释,不然送一点给二婶他们也是很好的。为了这个,我把你买回的种子都种上一遍,以后,我们自家人就吃息壤种的,要卖就卖菜田里的。”

    没了隐瞒的负担,苗禾得意说出自己计划。

    “像是先前吃的那些小白菜小油菜,很好吃吧,都是息壤种的。虽说息壤种的能更快,但把息壤种的拿出去卖,质量还是比种地上的好上许多。卖多了,要是被旁人察觉,不好解释。所以我想只卖菜田里种的菜。”

    “不过菜地里的菜,也不是随意种的。息壤种出的种子,都很好。用新种子接着种,就能比原来更好。菜地里现在种的都是新种子,我还把息壤种的菜叶撕碎,当肥料埋在菜地。等过几日菜地能收了,你吃吃看,跟外头的一不一样了。”

    “还有,我们不是才得了一座山头么,以后也能在上面种些果树。到时候,收果子做酱、做酒、做果干,都是很好的营生。”

    “那时等花开的季节,桃树李子树,满山的花树,肯定漂亮。山脚下再盖个青砖大屋,住在镇上的人,说不得都不比我们舒服了。”

    杨大郎静静听着小哥儿乐呵呵说话,瞧他眼睛亮亮摘着红果子。

    心想,就算如批命所言不能长久,但青姨那句『甘愿』,他此时竟已能体会几分。

    “来,再吃一颗。”小哥儿又递了果子来,“吃完要换党参种了。我问过大夫,你这伤,是能喝党参熬的茶补着的。”

    杨大郎接过,咬上一口。酸甜滋味,尽在心头。

    ***

    之后苗禾把整理出来的礼品,拣选一些给杨二婶与石茹青家送去。大米白面这些苗禾都留着自用,选的都是不常见的干货。荔枝、山竹这类稀有水果,苗禾也放了一小把,想想,又拿上几颗西红柿混在里面。

    至于原身娘家,苗禾最后还是备上一份,连同村长家也有一份。这两份都是拿果干做的糕饼顶上,内容普通。前者是让旁人别多嚼舌根,后者就是日常孝敬一下领导。

    而平日与杨大郎关系好的,这日也有人陆续前来探望。比如林叔、又或经常一起打猎的苗平、他弟苗高,教杨大铜木工的卢师傅家里人,还有住苗强附近的苗大湖,他常与苗强一齐来找杨大郎。这些人过来时,让他们顺手带些枣糕甜嘴的回去,也算有来有往。

    不过当苗禾才送完杨二婶及村长家,要回家拿东西跑下一家送时,却已经有人等不及了。

    “禾哥儿,就等你呢!”

    家门口前,苗禾娘一见到苗禾,欣喜地快走过来。

    “阿娘有事么?让我先进屋把--”苗禾想说把要给原身娘家的那一份,拿出来,却被他阿娘打断,硬拉人到离大门远些的地方偷偷说。

    “你的事放放,先让阿娘问几句!这大郎的伤,还行么?阿娘听说还挺严重的,都伤了骨头,得要养上大半年!可再过几天,不就是要给银子的日子了么,阿娘想,你们这是不是有困难了……”

    “……那阿娘意思?”这种开头,苗禾决定听听来意。

    苗禾娘一脸语重心长,“唉,如果伤得真重,阿娘也担心这笔银子就成了你们两的负担,看你们最近正好收了赔礼,要不,阿娘就从这里先拿够银子的份,这以后,大郎纵算有了什么万一,也不用愁这笔银钱了对不?”

    苗禾脸色登时不好。他想他要是原身,也该是这种反应。这不是落井下石么?让人从养伤的赔礼先给她银子,是怕杨大郎真有什么以后赖她的银钱?

    “大郎伤没这么重,会好的,阿娘急什么!”

    “哎,这骨头的事儿,谁能说的准啊。再说阿娘当初还不是体谅大郎一下拿不出这么多银钱,才同意分次给的。可想想这彩礼,谁分次了?如今几车的赔礼都进了你们家,阿娘就不信大郎养伤能用全了。要卖上一点两点肯定够!这明明有钱却拖着不给,说给谁听谁都能啐上一口吧!”苗禾娘说到后来一脸嫌弃。

    苗禾原本还要再争,可又想到,若杨大郎伤好后去登记了山头,这事肯定会报给村长知道,到时候,原身娘依旧能吵上一回,况且恐怕还有藉口要的更多。倒不如,干脆就先给了,一劳永逸?

    但可不能让他娘知道手头有银子。苗禾皱眉,“赔礼大多是东西,阿娘你能拿的回去?”

    苗禾娘一听有戏,积极道,“阿娘最近会上一趟镇子。东西就先放你这,去镇上时,阿娘再绕过来拿去换银子,这不就行了?就是你得先给阿娘说说,梁家都给了什么赔礼啊?阿娘先掌掌眼,也许不那么值钱,数量就得多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