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9.番外-医生结局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订阅率不够

    默契存于心中, 有些“事情”不需言表,只需要一个眼神, 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就比如……此时, 此刻。

    莹莹如玉的月光轻拂下来, 却并没有如平日那般柔软, 可能与气氛有些许关联。

    这两名挚友对视一眼, 皆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些许奇怪的痕迹, 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肯定不会争吵,更不会就自己的发现多说什么,自是自然而然地转移了话题。

    恩奇都缓步走了过来,先是看了看四周摆了一地的空酒瓶, 最后,才蹲下来, 离得更近一些地打量起趴在吉尔伽美什身上已经醉死过去的埃迪。

    “喝得可真多啊。”

    他倒是把之前吉尔伽美什没来得及做的事情给做了。

    神色已经冷淡,没有多余的变化, 但却伸出一根手指, 在某个即使喝醉也沉浸在自己居然被拒绝了的郁闷中的男人的脸上, 轻轻戳了一下。

    脸颊的稍稍凹陷虽然是个很细微的细节, 但按照常理,埃迪就算睡得再死,也会在第一时间警觉地醒来。

    他的警惕性很强, 这也是他从不畏惧什么突发情况的原因之一。

    然而, 这时候, 他没能醒得过来, 只是在睡梦中哀叹了一声——唉,恩奇都啊。然后,嘀咕着歪了一下头,直接滚到被他当做睡垫的王的腿上接着睡觉了。

    吉尔伽美什挑眉,可就算是抓着这个也太不客气了的家伙的头发,要把他扯起来,也没能把埃迪弄醒。

    “警惕性”似乎不见了。

    根本原因,其实很简单。

    就像恩奇都曾在心里低语的那样——

    “轻而易举地赋予本王如此强烈的信任。该说他愚蠢,还是单纯?”

    内容似乎是不满,但实际上,吉尔伽美什显然是用相当满意的语气说出的这句话。

    “口口声声说要和本王痛饮到天亮,结果天还没亮呢,这家伙就自己醉过去了。”

    “那你肯定没有他喝得多,吉尔。”

    恩奇都不着痕迹地收回了手,同时垂下了眼睑,不知看向了哪里:“你们的酒量我是知道的。真是的,怎么可以看着他自己把自己灌醉呢。”

    “少来维护这个笨蛋了,恩奇都。”吉尔伽美什回了他句式差不多的话。

    恩奇都暂时没有再接话。

    身着白袍的少年重新站了起来,沐浴在月色中的身姿比那淡淡的光华还要柔美。再坐下时,他就席地坐在了挚友的对面,中间隔着王又一次取出的酒樽。

    最先兴冲冲地提出要喝酒的那人还是把王尊贵的大腿当做枕头,此时正安然地睡得更香。

    这一回,换成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对饮了。

    在此之前,和抛下胜负之心来一场的比试一模一样,他们偶尔也会像现在这样,坐在一起喝酒。

    但情况相同又不同。这两个相互知根知底的挚友此时却异常地沉默,连中途随口提及的几句闲聊都省去了。

    吉尔伽美什不喜欢这样的沉默,这是理所当然的。可最终率先打破沉默的人,却是恩奇都。

    这向来冷心的人,只在挚友和喜欢的事物面前能够稍展柔情的恩奇都啊,他为挚友空掉的酒杯盛满琥珀色的酒液,却也在同时轻笑。

    “吉尔,你很喜欢他呀。”

    吉尔伽美什的手指略有一刻停顿,虽然在下一刻他就微微抬眼,脸上的神色是对恩奇都突然说出此话的疑惑,还有几分无意掩饰的傲然。

    “虽然比你差了一些,但就朋友而言,这家伙还算不错——若是再给出更高的评价,他可是会得寸进尺的,暂且就这样吧。”

    王的嘴角上翘,同样不吝于将笑意显露。恩奇都把挚友的表情看在眼里,道:“那就好。”

    “我和你的感觉是一样的。”

    不知怎么,恩奇都又说。

    等到吉尔伽美什终于变得古怪的目光望来之时,看到的就是挚友比方才还要真心实意的微笑。

    这抹笑容可胜过世间最美的宝石的光辉,若是映入某个尝试着追求他的男人的眼中,想必定能留下难以抹去的印记。

    这一番对话,在很早之前就出现过。

    便是他们深入芬巴巴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