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3.番外-医生结局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订阅率不够  第二十一章

    “你这幅样子, 看着也不赖啊。”

    “是啊, 还不错。不过是谁给我包扎的, 用这么金光闪闪的布料, 是想要让我也发光吗?”

    这是一年之后,埃迪和吉尔伽美什进行的第一次对话。

    吉尔伽美什的外表没有变化,略有改变的, 应当是外表之下的气质。

    还是一如既往地傲慢, 但经历了一年殚精竭虑的勤政, 他到底是沉稳了不少,收敛了昔日肆意妄为的率性。

    也就是说,如今的他更像是一位真正的贤王了。

    此时,贤王便是在光明正大地打量埃迪,同时, 用微挑的眉表达出了“你对本王的审美有意见么”的意思。

    “意见大着呢,我还是喜欢黑色, 跟我一样低调朴素。”埃迪说着说着,自己就笑了出来, “算啦!看在劳烦王亲自动手的份上,我心怀感激地接受了。”

    吉尔伽美什:“哼。”

    交谈之间, 埃迪似是想要和挚友碰一次拳。然而,吉尔伽美什却抬手, 从他的手臂下穿过, 直接扶住了他的肩膀。

    “不要逞能了, 蠢货。”王低声说, 面上却没有显露出丝毫担忧或是同情之色。

    除却他本身就不能露出这些愚蠢的表情外,吉尔伽美什无比清楚,任何怜悯,都是对这个男人的侮辱。

    不需要多言,用这样的方式来支持就足够了。就像,一开始他们的那场比试过后。

    埃迪也是像这样将他扶起。

    “……”

    埃迪先是微愣,但明白过来吉尔伽美什的用意后,唇边的笑意更盛,自然也不客气地领了他的情,把全身大半的重量都压在了他那边。

    “谢啦。”

    他的眼帘微垂了一点,明明是这么简单细微的一个动作,却像是压了千斤重物般的沉重,强行要让他合眼。

    最后还是抬起来了。这是肯定的。

    “真不习惯啊,走个路都轻飘飘的,生怕自己下一秒就倒在地上睡过去……”

    “废话!”吉尔伽美什几乎是托着他一步一步往前走,脸色终于黑了下来,没好气地道:“身上还有那么大一个窟窿,你还能醒过来就已经不错了。”

    埃迪道:“醒肯定能醒过来,不是跟你们说过吗,我是不会死的呀。只是……没什么,反正就是这样。”

    后面的话他没说出来,但吉尔伽美什早就明白了。

    两人一时陷入了沉默。

    姗姗来迟的“雨”就在刚才停了。

    他们从城外需要灌溉的田野回来,旁经干涸了一年终于重新流淌起来的小河,便一步步地向城内走去。

    还没进城,就听到从城内爆发而起的欢呼声,轻快雀跃的音乐也在奏响,比埃迪曾经亲历过的春祭当场还要热闹。

    两人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先登上城墙,从高处往里面眺望。

    果真是这样啊。

    冰水化作的雨湿润了皲裂的土地,其间似乎还蕴含着磅礴生机,让嫩绿的细芽从缝隙中钻出。

    人们早已用各种器皿接满了雨水,所有能看到的面庞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雨水同样洗去了压在头顶一年之久的阴翳,让一切焕然一新。

    “……不错。”

    埃迪看着前方,笑着道:“不愧是你的乌鲁克啊。”

    “所以当时才告诉你,不要小看我,也不要小看这里的人。”吉尔伽美什随口道,目光却近乎赤/裸地停顿在某一处,未能被目光向前的当事人察觉。

    一年的时间,对乌鲁克的人们来说,是相当漫长的。对吉尔伽美什而言,也是一样。

    可到了沉睡的男人这里,几乎不能改变什么。

    他的伤势需要相当长的时间痊愈,这样的程度,粗略算来,至少也要花费十数年之久吧。

    然而,还远远没有到时间,他就强行让自己从休眠中醒来。为的是什么,已经不需要赘述了。

    如今的结果是,男人被烧融的肺腑仍旧没有恢复——即使在用一层布将骇人的伤处盖住后,他还能像常人一样说话,表面似乎并没有大碍。

    吉尔伽美什是最清楚埃迪现在情况的人。

    吉尔伽美什也是最清楚埃迪在强撑什么的人。

    而此时,王的赤眸映出男人的侧脸,眼底深处浮现出的悸动却激烈而灼热,就像是要将他紧锁在其中。

    埃迪沉睡的模样,这几百个日夜就看了几百遍,可以说是彻彻底底地记在了心里。

    吉尔伽美什的想法始终都没有改变,他认为这么安静的埃迪虽然难得一见,但太平静,失去了最吸引他的那股生机。

    如今的这个埃迪好了那么一点,又变成了另一种风情。

    因为要和继续沉眠的本能抗争,他几乎耗尽了所有的精力,整个人都显得疲惫不堪。

    不仅如此,还有重到难以想象的伤势影响,往日总是热情洋溢、没有一分一秒黯淡过的男人就算是稍稍动一下,也连带出了缠绵之意。

    若只看表面,他也消瘦了很多。

    本就很白的皮肤更显得苍白,银发在这一年内长了不少,已从原来过肩一点的位置快到腰部。乌鲁克人民的欢笑让他的眼神也略显柔和,里面掠起的更多的是满意。

    不。

    不,不,不……

    想要说的是,此时的男人最吸引人的地方根本不是遭受重创后不得不显露出的弱势,而是——

    除了他的心,他的意志,包括身体在内的所有外在因素都如同压在背脊之上的沉重之物,要将他压垮,要抑制住他前进的脚步。

    然而,就是那颗心。就是那不畏惧任何事物的灵魂。

    连“自己”都不愿屈服,埃迪……就是这样顽固的男人啊!

    如何让人能够移开眼。

    如何让人不去正视自己内心真正的欲望,从而发现。

    想要得到他——这样的事实。

    ……

    只在这里看了一会儿,埃迪就主动拉下了吉尔伽美什的手臂:“好了,力气回来了一点,我自己可以走了。”

    “先去里面转转,他们应该不会把我忘了吧。虽说现在喝不了酒,但享受一下气氛,凑凑热闹还是——”

    “埃迪。”

    埃迪刚走出两步,就听到挚友不知为何低沉下来的声音。

    “怎么了?”

    他这时还没察觉出哪里不对,直到转身之后,才从最先传到脑中的一丝痛感感受到了一样。

    就在转身的那一刹那,吉尔伽美什把他按在了墙上。

    自伤处那里传来的钻心之痛成为了次要,埃迪的瞳孔顿时紧缩。

    金发的王像是故意用牙齿咬破了他的嘴唇。

    在血丝流出后,又用齿尖,粗暴地侵蚀着残留淡淡血腥气息的冰冷的唇。

    “留下来吧,埃迪。”

    “以我最爱之人的身份,留在本王的身边。”

    吉尔伽美什将国家和王座分与他一半,也将自己的宝库分与他一半。这份厚爱来源于王对挚友的尊重,也是对他们两人羁绊的认同。

    然而,无论是恩奇都还是吉尔伽美什,他们都是这世间最了解彼此的人。

    默契存于心中,有些“事情”不需言表,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就比如……此时,此刻。

    莹莹如玉的月光轻拂下来,却并没有如平日那般柔软,可能与气氛有些许关联。

    这两名挚友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些许奇怪的痕迹,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肯定不会争吵,更不会就自己的发现多说什么,自是自然而然地转移了话题。

    恩奇都缓步走了过来,先是看了看四周摆了一地的空酒瓶,最后,才蹲下来,离得更近一些地打量起趴在吉尔伽美什身上已经醉死过去的埃迪。

    “喝得可真多啊。”

    他倒是把之前吉尔伽美什没来得及做的事情给做了。

    神色已经冷淡,没有多余的变化,但却伸出一根手指,在某个即使喝醉也沉浸在自己居然被拒绝了的郁闷中的男人的脸上,轻轻戳了一下。

    脸颊的稍稍凹陷虽然是个很细微的细节,但按照常理,埃迪就算睡得再死,也会在第一时间警觉地醒来。

    他的警惕性很强,这也是他从不畏惧什么突发情况的原因之一。

    然而,这时候,他没能醒得过来,只是在睡梦中哀叹了一声——唉,恩奇都啊。然后,嘀咕着歪了一下头,直接滚到被他当做睡垫的王的腿上接着睡觉了。

    吉尔伽美什挑眉,可就算是抓着这个也太不客气了的家伙的头发,要把他扯起来,也没能把埃迪弄醒。

    “警惕性”似乎不见了。

    根本原因,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