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7.第一百零七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未达防盗比例,请补齐订阅或耐心等待几天, 感谢

    “店家, 我的钱袋被人偷了, 所以暂时不能付账。不知能否让我签账,日后我再来偿还?”褚玉瑭咽了咽口水,试探地开口询问。

    店小二冷笑着说:“早就料到你会这么说。你现在都拿不出这二两银子, 试问你过几日又何来的钱?别以为穿得像模像样的就能来骗吃骗喝, 小爷在这里, 每天看的人比你刚才吃下去的米饭还要多!”

    褚玉瑭认真地听着,顺着小二哥的思路答道:“我刚才没点米饭, 吃的水晶包子还有桂花糕。”

    正要撸起袖子恐吓褚玉瑭的店小二, 被她这句话给噎住喉咙, 顿时没了气势,脸抽搐到难看得很。可是他又不能真的一把揪住褚玉瑭给她几拳,毕竟这里是京师重地, 凡事都要讲求法度。况且这里也经常有显贵往来, 要是传出去恐怕会损了饭馆的名声。

    褚玉瑭见众人都不再继续说话,以为是自己说错了。趁着间隙努力扭头去偷看桌上的空盘子, 确定自己刚才吃的的确没有米饭。被她这一举动弄得彻底崩溃的店小二再也无法容忍这个与众不同的赖账之徒, 挥手叫打手将其拖下去,准备到了后院再慢慢处理。

    “且慢。”一声清朗的男声从角落处传来。

    循声望去, 身形俊秀的翩翩公子端坐于桌前, 看样子是看了一阵子好戏了。他嘴角挂着浅笑, 眉间却又平稳地隐隐透出对于店家的不喜。

    “出门在外, 谁都有不方便的时候。既然这位兄台说了缘由,也愿意签账,就表示他并非想要故意赖账。”说话的人正是鸿胪少卿陈墨荀,乃当朝都御史陈为道的公子。

    见是常客陈公子,小二自然不敢怠慢,可是毕竟是白花花的银两,没人愿意无端端承担损失的风险。主要是褚玉瑭看着就面生,一看就不是京城本地人,要是她出门就溜了,这签下的账单到最后还不得是自己来还。更主要的是怕旁人有样学样,如此一来,自己很快就要吐血身亡。

    “既然你仍有担忧,不如就由我替这位公子付了饭钱。你将他签下的账单送给我。”陈墨荀也不愿让店小二为难,毕竟二两银子对于普通百姓也不是信手拈来的。

    这个解决方案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认可,店小二自然欢喜不已,求之不得。鸿胪少卿肯认账,他就不用苦苦为难褚玉瑭,毕竟为难一个身无分文的人,也弄不出一个铜钱来。

    被解了围的褚玉瑭激动不已,连忙向陈墨荀道谢。只是当陈墨荀的目光停留在她刚签完的账单上时,又是一阵慌乱。她的道谢之词刚落下,就听见陈墨荀有些惊讶地问:“咦,你叫褚玉瑭?可是江南首富褚家公子?”

    褚玉瑭没想到自家的名声竟然已经远播到了千里之外的京城,都怪自己疏忽大意,签了真名。可是现在要想反悔都没用了,只得故作镇定地伪装起来,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陈兄谬赞了。我哪儿有那么好的命啊,生在那样的大户人家。重名,重名,哈哈哈哈。”

    陈墨荀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下她,见她一脸坦然,虽有些紧张但也没有撒谎的回避之色,暗自点了点头。天下之大,同名同姓之人何其多。据闻,江南的褚家大少爷就快要成亲正式接管家业了,又怎么可能在此时出现在京城。

    陈墨荀见褚玉瑭初来乍到,又身无盘缠,怕她多有不便,主动询问起来:“褚兄,此次前来京城,可有相熟之人能够投靠?”

    褚玉瑭正在为泄露了姓名而懊恼,现在听到陈墨荀这么问,更是不敢再多说半个字,生怕再说下去,自己的身份就再也瞒不住了。前言不搭后语地扯了一堆,总算是说清楚了,自己是上京来投靠母亲的远亲的,而具体地址也很是清楚。

    “既然如此,那陈某就不耽误褚兄寻亲了。京城天色暗的早,褚兄还是快些动作才好。”陈墨荀见褚玉瑭并不想深入与他相交,也不勉强,善意地提醒了几句便告辞离去。

    “哎?哎!陈兄,欠你的银子我一定会尽快归还的!”褚玉瑭走了几步开外才想起这一茬,连忙转身,见陈墨荀的身影已渐渐融入远处的人群,不得不踮起脚尖高呼起来。

    陈墨荀回头朝她挥了挥手,淡笑着转身继续朝前走。褚玉瑭感叹这刚到京城,就经历了最坏的小偷,却也遇到了最好的路人。这小小插曲并没有将褚玉瑭击倒,当务之急就是找到娘的远亲。虽然已经失去联络十余年,但毕竟同为徐家的血脉,真要找到了也不会将她拒之门外。

    只是她不曾想到,好不容易赶在夜幕降临前摸到了位于积庆坊的徐宅,却早已更名易主。仔细打听,才知道早在六年前,徐家因为生意失败,将宅子卖了抵债,举家迁回了江南。

    褚玉瑭这回傻眼了,没想到自己千里迢迢前来寻找的人,竟又回转到了江南。这下,她在京城,是真的举目无亲了。京城不比江南,太阳落山,寒意就涌了上来。穿惯了丝质薄袍的褚玉瑭更觉难捱,终于忍不住地想要哭出来。

    “小兄弟,你怎么了?一个人在这里哭也不回家,这天都要黑了,再不回去这路可就难走了啊。”

    问话的人名叫刘丰,是在仁寿坊卖羊肉的。今日正好来给一位老主顾送肉,回程时看到一个身影蹲在暗处,这才前来查看。

    “我找不到家了,我回不了家了,呜呜呜。”褚玉瑭抬起头楚楚可怜地说着,愣是将刘丰这样粗燥的汉子给弄懵了。

    无措地摸着后脑,刘丰想要拉起蹲在地上的褚玉瑭,可是手刚伸出去就停住了。毕竟他知道自己是个粗人,这双手成日里摸的都是些污秽之物,眼前之人穿的衣衫虽不说价值千金,却也肯定不是他能随便触摸的。

    刘丰见其可怜,将褚玉瑭带回了自己家,又让自己的娘子楚绥给她煮了碗热气羊肉汤暖身。等听完褚玉瑭入京后的遭遇,夫妻二人均是沉默不语。

    毕竟他们也是普通市井小民,多给她煮几碗汤,多吃几顿羊肉都没问题,可是褚玉瑭是进京伸冤的,这就让他们爱莫能助了。思忖了一会儿,楚绥建议说:“褚兄弟,不如你去相府试试?”

    刘丰闻言也拍了下桌子表示赞同,跟着说:“对!褚兄弟你明日一早就去相府外去碰碰运气,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

    褚玉瑭不解道:“相府还管这事?”

    刘丰夫妇对望了一眼,接着说:“你不知道,相府千金施小姐两年前得了怪病,如何医治都不见好,所以丞相府便每逢初一、十五就开门布施。你若是能有机会去祈愿,说不定能有机会得到丞相的接见。”

    褚玉瑭没想到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