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0、第一百一十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子,低声道:“夫君,快谢谢爹的成全啊!”

    褚玉瑭连忙鞠躬,毕恭毕敬地说:“多谢岳父大人成全和信任,我褚玉瑭一定竭尽所能,保护娘子一生一世。”

    施起然心里依旧有些舍不得女儿,轻哼了一口气,撇过眼,说:“那是看你之前在江南表现不错。若是以后敢欺负婉琬,我会让琅云立刻将她接回来!”

    虽然接收到施起然严肃的警告,但是小夫妻心中均是一乐,笑眯眯地看着对方。施起然坐在太师椅上,脸上虽然保持着严肃表情,可是眼角也禁不住露出几分喜悦和如释重负。

    爹的训话说完了,接下来便是大哥的教诲。施琅云相较而言,儒雅许多,说话也比较婉转。只不过他选择了和妹妹单独交谈,因为涉及的内容,褚玉瑭还是不知道的好。

    “大哥,你怎么这副表情看我?”施婉琬见施琅云正用一种很诡异的眼神看着自己。

    “婉琬,现在回到相府了,你彻底安全了。跟大哥说实话,在江南的时候,你硬要我帮你除掉柳瑜安,真地是因为要报她陷害你的仇?”

    施婉琬的脸色如常,道:“那是自然。她虽未曾得逞,但也害我昏迷那么长时间,差一点再无法苏醒。难道这个仇,我不能报吗?”

    施琅云定定地看着妹妹,良久后,才说:“婉琬,你不是这种人。柳瑜安的恶行,自然有官府去审理。你动用私刑去惩罚她,大哥觉得你肯定还有其他原因。如果不是你执意相逼,她也许……”

    施婉琬迅速截住了施琅云的话,反问道:“也许什么?也许她就不用死?大哥,你可知道柳瑜安的手上沾了几条人命?柳员外的,还有严氏的,这可都是有确凿的人证物证的。依法审判,她不一样也是死罪吗?早死跟晚死一些,差别很大吗?”

    施琅云深吸了一口气,叹道:“既然你不愿跟大哥说实话,那大哥也不逼你。身为你的大哥,对于这样伤害我妹妹的人,我也没有多少同情心。不过你要答应大哥,日后绝对不可以再有这样的念头,不可以。”

    施婉琬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施琅云想了一会儿,又开口说:“还有一件事,非常重要,我必须告诉你。如今新皇登基,后位却至今空缺。昔日的太子妃因为在党阀之争中被家族牵连,已经被贬。现在不少人都在议论着未来皇后是谁。”

    施婉琬有些奇怪大哥的忧虑,她都已经成亲这么久了,总不见得还会选她去做皇后吧?

    “皇后是没希望了,但是那位好像还是很在意你。若是他想将你收入宫中,做个妃嫔,倒不是不行。”施琅云的话,如五雷轰顶,震得施婉琬眩晕。

    “所以,你今后就留在江南,少回京城为妙,我跟爹都会找机会去看你们的。而且,你最好尽快跟褚玉瑭生儿育女,多几个姓褚的子嗣,这件事情成功的概率就会小很多。”

    施婉琬的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看大哥的样子,此事并非空穴来风。好在现在新皇的根基未稳,暂时无暇顾及她。也念及危难时刻褚家商号的鼎力相助,公然地夺人妻子,并非光明君子所为。只是有些事情,还是要防患于未然比较好。可惜子嗣这事,还着实有点为难了。

    施琅云的话,施婉琬没有告诉褚玉瑭。她陪着褚玉瑭去见了刘丰夫妇,见刘大哥还是中规中矩地守着京城分号,虽然没有将事业扩大,但是守成效果也不差。褚玉瑭本就不想扩大褚家商号在北方的势力,以免引起皇上的猜忌。所以他除了感激和安抚刘丰外,也郑重地恳请他继续担任京城分号的管事,这份差事带来的身家,也算是褚玉瑭对刘丰夫妇当年的热心收留给予的报答。

    “阿褚,你真地决定把糖挽阁送给郡主了?”施婉琬对这个决定有些不解。

    褚玉瑭则一脸轻松,不以为然:“既然郡主喜欢,送给她也没什么。她帮了我们这么多,送她一家店铺也不吃亏啊。况且,你又不爱吃糖,我还留着干什么。”

    施婉琬一窒,轻声说:“你怎么知道我不爱吃?”

    褚玉瑭这才放下手里反复摩挲着的精美荷包,说:“还不都是你不肯跟我说实话。你昏迷的时候,我就想着去给你买糖,希望能用糖把你给哄起来。结果积云告诉我,自从你娘去世以后,你就再也不吃糖了。”

    褚玉瑭想到这事还十分懊恼,怪自己当时太过自以为是,觉得女孩子大多爱吃糖,便理所应当觉得施婉琬也会喜欢的。

    “其实也谈不上不爱吃,只不过,从那之后,就没什么想吃的心情了。不过今后,我有个更大的瑭,不知道能不能吃到呢?”施婉琬话锋一转,意有所指地望着褚玉瑭。

    褚玉瑭顿感阵阵冷风迎面袭来,只好用力护住自己的小荷包,笑着先回房了。看着褚玉瑭的这个样子,施婉琬环顾起这房间,从前的片段,历历在目,却又添加了江南时的场景。

    严氏的话,至今令施婉琬倍感冲击。在此之前,她从没想过,一个母亲,会用尽一生的精力和心血,小心呵护着孩子成长,就为了将这个孩子培养成犹如温室中的花朵,经不起任何风雨,没有任何的能力,只会无条件地顺从,一步一步走向为她铺设好的毁灭之路。按照严氏原本的预想,褚玉瑭乖巧地听着她的安排,长到成年,迎娶柳瑜安,然后借柳瑜安之手将其改命,再让褚家商号的基业生生毁在褚老爷唯一的血脉身上,最后让柳瑜安和褚玉瑭同归于尽。她再冷眼旁观徐氏如何痛苦地活下去。

    这么多年,严氏把对褚老爷的爱还有他变心的恨都附加到了褚玉瑭的身上,所以她将褚玉瑭从徐氏身边夺走,她好吃好喝,用最高级的标准供养着褚玉瑭,一日又一日地看着她长成一个四肢健全,却毫无脑子,不懂人情世故的活傻子。严氏心中的痛才得到一点点释放,积压多年的苦才有了到达终点的期盼。

    谁料,一切忽然间就变了,褚玉瑭说不见就不见了。将她安排好的一切都给打乱了,结果还冒出了一个施婉琬,更加不好对付。这让严氏气急败坏,偏偏柳瑜安也变得不安分起来。两家的婚约一旦销毁,柳瑜安就再也不会像过去那样为了依附褚家而听命于严氏,多年的苦心经营毁于一旦却又无法挽回,严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走上那条毁灭的路。

    在禅房的那日,严氏自己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喝下了柳瑜安事先准备的茶,以至于心智失控。施婉琬事后回想起来,应该是柳瑜安想要借严氏之手铲除施婉琬,之后再将严氏灭口。怎料严氏将一切心事宣泄完后,已经神志不清,看到施婉琬倒地,她竟然晃悠悠地自己跑了出去。奉命前去杀掉严氏的人半路遇到她,就将她的生命结束于后山。

    柳瑜安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严氏的心底还积压了这么多的秘密,等到她将这一大通苦倾诉完,最癫狂的那股药效竟然已经随着她的眼泪排出了不少。

    这如今成为了施婉琬的秘密,她决定替褚玉瑭好好保守,因为这么沉重的事实,她愿意替褚玉瑭背负。毕竟她身边的这个瑭,若是将来变苦了,自己吃起来滋味也不好受。

    “婉琬,其实当初贺明宣跟我说,褚家商号曾经就是靠着偷运私盐发家的,我都不敢相信。他还说,我爹也参与过,后来因为跟对方分赃不均,才会遭了毒手。我怎么想都不相信。不过褚家商号从那时起,就少了很多银两收入,倒是真的,为此我特地查了好多年前的账本。”

    褚玉瑭在前往塞外的经商途中,揽着施婉琬的腰,轻叹说着。

    “那你现在不是让一切回到正规了吗?阿褚,有些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就不用过分纠结。生活总是要看将来的,我们也该把目光看到更远的方向才对。若是总频频回顾,怕是这路走起来会很辛苦。”施婉琬眯着眼,塞外的风沙不小,这刺眼的阳光也很猛烈。但是她就是想要尝试跟过去生活不一样的体验,所以一定要褚玉瑭陪着她一起骑骆驼。

    “这次要是能跟居老板的生意伙伴谈妥,将我们的茶叶跟丝绸运往关外,再将马匹交换运到关内,咱们这买卖,可不比爹那时候差。我可就是稳稳的江南首富呢。”褚玉瑭带着向往与期许,昂起下巴,迎着阳光,豪情满满地说。

    “首富又如何?还不是欠我钱。”施婉琬一句话,成功将褚玉瑭的嚣张气焰给打压了下来。

    “对对对,娘子说的都对!我得再勤劳,卖力些,抵些利息总还是够的。”说完,褚玉瑭便将软唇贴了上去,落在施婉琬有些微烫的脸上。

    “你!”施婉琬此时被褚玉瑭抱在怀里,又坐在骆驼上,动弹不得。

    “一个不够是吧?那就再来一个!记得,可别算我利息哦!”

    居老板在不远处,看着大漠上那两个嬉戏打闹又不时交缠在一起的身影,浅浅地笑了。

    “褚兄,多谢你当年仗义将盘缠全给了我,才让我在关外活下去。这份恩情,如今我总算是报答了。”

    关外的风渐起,但一切的景象对于褚玉瑭和施婉琬来说,都是新奇与壮阔的。两个人似乎完全忘记了路途上的艰辛和疲惫,竟然还在夜里去看星星。

    “阿褚,你看那里,有颗星好亮啊。”施婉琬裹着厚毯,倚靠在褚玉瑭的肩膀上。

    “我身边的这颗星,才最亮,不仅明亮,还漂亮!”

    作者有话要说:好啦,今晚正文部分就完结啦!明天还有两章番外,一张是施婉琬的,会说一些她以前在相府,在京城的事情;另一章是小夫妻在塞外经商的一些经历。不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不用购买了。被删减的两章番外是原本计划的炖肉汤,但现在没办法了,只能遗憾取消。

    老规矩吧,完结了,感谢陪伴了这么久的小伙伴,希望我们很快可以再次相遇。对接档文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专栏收藏一下,对新坑不感兴趣的也可以收藏一下作者专栏,这样以后有新文开档,都会有提示通知的~~

    好了,本章随机掉红包吧,么么哒!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