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1.第一百零一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未达防盗比例,请补齐订阅或耐心等待几天, 感谢

    积云的脸又皱了起来, 这成亲前好不容易求小姐喝了一碗提神的,现在成亲后又要来劝她喝安神的。别说小姐心烦了, 连她这个做丫鬟的, 都觉得老爷的呵护有些太过细致了。

    “可是。。。你不喝的话,到时候老爷。。。。”积云怕老爷问起来, 不好交代。

    “别怕, 老规矩。”施婉琬看出积云的担心,淡笑地给她鼓励。

    “可是, 可是。。。”积云欲言又止的举动很是反常。

    施婉琬不解,但也觉得事有蹊跷, 故而坐直了身子,认真地问她:“究竟怎么了?从前不也都一直这样做的吗?怎么今日就不行了?”

    积云叹了一口气,答道:“小姐你有所不知。平时你的病老爷已经习惯了,所以只要吩咐我们照顾好你按时服药就行了。但是这次不一样, 是你成亲的大日子,他怎么可能轻易就放下心来。这不,让大夫在外边等着呢。”

    施婉琬颇为泄气地往垫子上斜了斜, 脸上似喜似悲,更透出一股淡淡的无力感。她盯着积云手里的碗看了一会儿, 眼睛忽然又闪出光亮, 神色一转, 立刻来了精神。

    她朝屏风另一侧张望了下, 又示意积云靠近些,然后低声问:“褚玉瑭还在外面?”

    积云回头看了看屏风,知道小姐指的是外间。想起刚才自己端药进来时,姑爷还很客气地与自己打招呼,便点了点头。

    “这药就仅仅是安神之用?”

    积云又点头,只不过点了几下,才有些犹豫地补充道:“大夫说,还能止疼和补气血。”

    施婉琬脸色一僵,但也没有要发怒的迹象。只不过眼珠子一转,嘴角就有了新的意味。积云看着小姐的表情,就知道她有新的主意。

    “既然姑爷在外面,你就将这碗安神汤药送去给姑爷喝吧。”

    积云的嘴巴张的很大,不自觉地啊了一声。

    “大夫说了,这是专门为小姐准备的啊。”积云想着姑爷和小姐毕竟男女有别,这体质也相差极大,药方怕是不对吧。

    施婉琬倒是神色轻松,反正这药她是不会喝的。若不是今日无法偷偷倒掉,她也不会想出这一计。但是让褚玉瑭喝,肯定比让自己喝要好。这两年来,为了装病瞒过所有人,她喝的药还算少吗?现在总算是熬过了太子选妃,她才不要继续被人当做药罐子了。

    “不碍事的,你不是也说了吗,这药无非就是安神止疼补气血的。姑爷刚才也出血了,比我更需要。”施婉琬这话倒是没瞎编,想起褚玉瑭背对着她咬破自己手指的举动,竟觉得有些动容?

    “别磨蹭了,快去。待会要是姑爷睡着了,你就自己喝了这药。”施婉琬因为婚礼折腾了一天,有些乏了,呵欠不断。

    积云当然也不想喝自己捧着的东西。这两年里,她为了配合小姐装病的戏码,前前后后不知道亲自熬了多少碗各种方子,各种疗效的药。现在闻到药味就反胃,既然有了姑爷这样合适的人选,自己还在耽误什么呢。

    “姑爷。”积云快步绕过屏风,心里暗松了一口气,还好姑爷醒着。

    褚玉瑭正在整理外间的贵妃榻,看样子她今夜是要睡在这上面了。趁着天色还未全亮,抓紧时间眯一会儿。明天一早还得去给相爷一家请安呢。

    “积云姑娘,你找我有事?”褚玉瑭放下手里的活,转身对着积云微笑。

    若说褚玉瑭傻人有傻福,倒也不全然因为她运气好。光凭她这一脸纯真的表情和发自内心的笑,就让人难以抗拒。积云竟被姑爷这粲然一笑给晃了眼,愣在原地没说话。

    “积云姑娘?”褚玉瑭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啊,啊!是这样的,姑爷,小姐担心你操劳了一整日,宴席上又喝了不少酒,怕你身子有损。所以特地请大夫给你熬了一碗安神补身的药,你趁热快喝了吧。”积云回过神来,急切地将托盘举了过去。

    褚玉瑭万万没有想到施婉琬竟然会主动关心自己的身体,特地让人给自己熬药。可是,自己似乎不需要这个吧。她迟疑了片刻,轻声说道:“积云姑娘,替我多谢娘子的关心。只是,这补肾的药,我用不上。”

    褚玉瑭心想,要是光安神倒还不错,可是自己又不是男子,哪里需要吃什么补肾之药。要不是前世闹过一次笑话,她也不会这么快联想到洞房后新郎需要补肾。

    积云听到姑爷的话,脸立刻就烧了起来,红晕即刻布满脸颊。可是这药无论如何是要塞给姑爷的,自己只能硬着头皮解释说:“姑爷想歪了,这只是补身子的,不是补。。。补那什么的。”

    结结巴巴,但是褚玉瑭听明白了。自己的脸也跟着烫了起来,尴尬不已的她顾不得说什么,就端起碗一口气把药给喝光了。直看得积云目瞪口呆,连连惊叹:“姑爷,你大碗喝药的样子,还真挺俊啊。”

    吃完了安神之药的褚玉瑭本就困倦不已,插曲一过,便是倒头就睡。这一睡,直到天光亮都不曾得醒,施婉琬和积云站在榻边看了一阵,也不见醒转。

    积云担心地问:“小姐,会不会是昨晚的那药有问题啊?姑爷睡了这么久,还不醒。”

    施婉琬一早醒来,听到积云说褚玉瑭在外面睡得很香,便不忍打扰,有意让她多休息一下。没想到等她梳洗打扮完了,这人还像头死猪一样纹丝不动,令她哭笑不得。

    “药是没问题,只怕是这人有些问题。”施婉琬盯着褚玉瑭的睡颜看了一会儿,轻轻说道。

    “嗯?”积云不解地看着小姐。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