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2.第一百零二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nbsp;褚玉瑭一直以为出门上京是朝着北方走便是,哪里知道坐船比走陆路要快得多。直到她辛辛苦苦地走到了扬州城,实在是累得不行了,才从旁人口中听说此事。

    褚玉瑭怪自己嘴太笨,没有早一点开口打听,可是她最大的优点就是懂得开解。懊恼与悔恨从来不会成为她生活的主题,自从知道了有更好的选择,她当机立断地订了船位,喜滋滋地睡了个安稳觉。这样算来,会比预期的日子更早到达京城呢。

    可是她没料到自己会在大运河上吐得死去活来,直到黄疸水都快吐干了,才昏沉沉地睡去。褚玉瑭一度想要退缩,哪怕在中途停靠的码头就下船,可是每当想起柳瑜安当时的眼神,就阻止了她想要放弃的念头。她吃力地靠在床边,透过小窗看着遥远的月亮,倍感凄凉。

    一直以来,柳瑜安都是她的精神支柱,每当她读书累了,学生意乏了,想要放弃之际只要想到安姐姐,便充满了动力。而如今,她历经艰难,也是柳瑜安这三个字激励自己不能放弃,更不能回头!可是谁又知道,这是多大的讽刺!

    京城的繁华超出褚玉瑭的想象,可是京城里的人头攒动同样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看着人潮汹涌的大街,她根本无法分辨自己要去的地方在何处。好不容易问了几个人,但指给自己的路却又像是不同的方向。这令她感到无措,正巧肚子也有些饿了,便打算吃了午饭再寻找。

    只是当她终于品尝到了好久没吃过的美味珍馐后,摸遍了全身,都没有找到自己的钱袋。再匆忙翻找自己的包裹,除了几件换洗的衣衫,别无他物。

    “糟了!”褚玉瑭猜想定是下船时人多手杂,被人偷了银两。

    店小二正满脸殷勤地等着她结账,可是看这情景,怕是又一个要赖账的人吧。当即就变了脸色,眼神不善地看着褚玉瑭。

    “婉琬见过姨娘。没想到婉琬成亲后,还是没能让家中长辈放心。现在连我的房中私事都成了要姨娘操心的事情了,都是婉琬不好。”施婉琬语气平淡,却说得宁夫人有些尴尬。

    “婉琬,你误会了。我不过是担心你,担心你的身体。”宁夫人心虚,但也不能第一句话的交锋就败下阵来。

    施婉琬早料到继母不会承认一直在窥探她的生活,假意地感动几分,看着宁夫人说:“虽然婉琬的病没有痊愈,但是在夫君的悉心照料下,已经有了明显的好转。从前我的病,让爹跟姨娘操心了,如今有了夫君,姨娘可以轻松了些。”

    宁夫人被施婉琬暗地顶了一句,也没办法再对她的私事横加干涉。可是今日丫鬟禀报的事不像是空穴来风,既然施婉琬亲自来了,不妨就开诚布公地问个清楚。

    “你们都先退下吧。”即使房中只有自己的心腹丫鬟和积云,宁夫人还是屏退了她们。

    如今,房中只有她和施婉琬。母女相视,却视对方如空气。

    宁夫人斟酌了片刻,开口问:“婉琬,我听传闻说,你跟褚玉瑭自从成亲夜后,就再也没有同房过。这事,是真是假?”

    施婉琬面不改色地听着姨娘的话,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又荒唐的事情,忍不住掩唇笑了出来。

    她笑了几下,才慢慢停下来,似是而非地对宁夫人说:“姨娘,且不说是何人将这消息散步出去的,就凭褚玉瑭那人,你觉得她会独留我一个人在房中,而自己跑到外面去睡?还是姨娘,你觉得我吸引不了我的夫君?”

    这番直白的话,令宁夫人这样的中年妇人都不禁有些脸红。但成过亲的人都知道,成亲后的半个月是最粘腻的时光。就连自己嫁给老爷的时候,已为人父的丞相仍然与自己缠绵缱绻多日,更别提血气方刚正值盛年的褚玉瑭了。

    “咳咳,这个姨娘自然是信你多一些。不过婉琬,你可不能全由着褚玉瑭,毕竟你的身体还虚弱着。”宁夫人见施婉琬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自己要是再追问下去,未免显得太过失礼。

    施婉琬唇角上扬,朝着宁夫人又行了一礼,平缓地答:“谢谢姨娘对我和夫君间的生活如此关心。我与夫君相处得很融洽,相信这是上天的眷顾,为我安排了一段好姻缘。至于我与夫君到底有多亲近,还请姨娘不用挂怀。”

    宁夫人的面子有些拉不下来,但是当家主母的架子不能垮,只好连连说是因为自己过于忧心婉琬的病情才会一时疏忽,做了不太恰当的事情。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