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9章: 你喜欢我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李智斌回到家,叫了苏萌一声,没有人答应。

    心里想着这丫头还可怜巴巴假模假式地叫他早点回来呢!

    到楼上找了一圈没有,嗯?他看到游戏室的门虚掩着,他急忙推开,忍不住又气又笑地皱起眉。她趴在办公桌的电脑前睡着了,一只手还握着鼠标。

    李智斌轻轻地走过去,把她抱起来,她皱着眉哼了几声,并没醒,看来昨天是累坏了。

    她干吗不在床上睡?从硬邦邦的桌子上被抱起,她似乎很享受他身体的触感,手无心地抓着他西装的领子,在他怀里动了动,蜷成更小的一团人球。

    他把她放在自己床上,扯下她抓着他的手,她扁着嘴摸索了一会儿也就罢了,又沉沉睡去。李智斌为她盖好被,脱了外套,侧躺在她身边,好笑地看着她睡觉的样子。

    她睡着了就更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了……一个有点悲伤的孩子。微微皱着的眉,可爱撅起的嘴,似乎要撒着娇倾诉她的委屈。

    他又想起她的笑,那双大大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眼底隐藏的伤心那么明显,恐怕只能骗住她自己,可她偏偏还要笑,弄得人心里一阵发软。

    她的手又微微动了动,摸到了他的衬衫,整个人也扭动着靠上来,像只寻找温暖的小猫,偎进他的胸膛,她的表情一松,似乎安下心来,还很享受地轻哼了一声。他没动,没躲开,她满足地调整了一下姿势,伸出手来搂住他的腰。

    他低笑,就一个女人而言,她可真失败。这么靠过来,搂着,竟然没勾动他的*……可是,他的心却因为她无声的依赖软成一摊泥,说不出什么滋味,有点痒,还甜滋滋的。

    李智斌轻轻的抚着她的脸庞,心里满是暖意。

    他看着已经得寸进尺枕上他胳膊的小脑袋,原本忧伤的脸,因为靠近他而轻松了很多,嘴角似乎还浮上了淡淡的笑,有些顽皮。

    漂亮,她很漂亮,软软甜甜的漂亮,让人看着就想捏她可爱小脸蛋的那种漂亮。

    她实在很适合男人的怀抱,为她遮风挡雨,为她浴血厮杀,她很享受,搂着她的男人……也很享受。

    他闭起眼,感觉自己就是被这种感受蛊惑了。

    很舒服,也很温暖。

    竟然自己也跟着她躺着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是黄昏时分了。

    李智斌心情大好,带着苏萌到外面吃,苏萌还是孩子心性,以前也没少被那个大小姐的名号束缚,李智斌问她想吃什么的时候,苏萌居然说想吃肯德基。

    李智斌愣了下,居然答应了。

    苏萌看着人高马大,西装革履的李智斌在一群小年轻的队伍里排队的时候,心里顿时甜甜的,那些藏在心里的阴霾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苏萌单难得的一次不顾形象,嘴角沾了奶油也全然不顾:“爸妈从来不让我来这些地方,也就哥偶尔带回来给我,可是这些东西也就坐在店里好吃!”

    苏萌晃着脑袋,笑容明晃晃的,眼睛亮晶晶的,李智斌这是越看越喜欢。

    拿起桌上的纸巾,沾了沾她嘴角的奶油:“小丫头跟山里出来的似得!”

    “你才山里出来的,讨厌!你怎么不吃啊,这么多东西我一个人怎么吃得完啊!”苏门个拿着鸡翅塞到李智斌的嘴巴里。

    其实李智斌好多年没有进过这里了,以前他和夏夏,俊熙也经常过来吃,这里有他们太多回忆了,有一次一个人在这点了三人份的东西,吃到吐,后来一闻到这味道就觉得恶心。

    可是看苏萌一脸期待的样子,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眨着,小狐狸似得,不忍伤了她的心,忍着难受吃了,强忍着别吐出来,不能让一个小丫头给笑话了。

    这几天过得倒是风平浪静的,听说乔林辞职了,苏萌暗笑,还算是个识相的人吧,看来那天的谈话挺有效果的嘛。

    苏萌要考英语六级,这几天都在学校图书馆呆着,总是要突击几天的。

    李智斌也怕自己打扰到她出了平日的电话,也尽量不去找她,答应了小丫头,等她考完了带她出去玩。

    可是三天都没有见到李智斌了,这人倒真是死心眼,她就说了闭关训练,他还真就不来看她了,这几天没她在身边,日子一定是过得得意极了吧!

    为了给李智斌惊喜,苏萌特意没有把车停自家门口,在小区的公共停车位那里听着,下了车往自家门口走。

    五月过去,已经是夏天了,风吹在身上听凉爽的,苏萌的心却是热乎的。

    “苏萌?”一个外乡男人的口音。

    苏萌莫名其妙地抬头,这是小马路的微弯处,路灯的光被一棵大树挡得发暗。

    “谁啊?”她看不清对面男人的样子,只觉得很魁梧。

    “是她!”另一个操着不标准的普通话肯定地说。

    苏萌一下子想到跟着李智斌看的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

    但还没来得及想完,苏萌只觉得后脑一疼,眼前全黑了。

    “醒醒,醒醒!”

    苏萌听到有人在喊她,这是哪儿的口音呀?这么好笑。

    苏萌觉得脑袋发木,艰难地睁开眼睛,一个黝黑男人的脸离她的眼睛只有大概十厘米的距离,苏萌这才想起自己昏倒前的那一瞬,似乎是被打昏的。

    她吓得尖叫一声,那黑脸男人也被苏萌的尖叫吓得一愣,然后他直起腰,比她脸大一倍的脸也离远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看起来好笑的很。

    可是这个时候苏萌哪里顾得着笑啊,这是一间乡下的小屋,没有玻璃,粗劣的窗框上钉着脏脏的塑料布。

    苏萌觉得手脚发麻,这才发觉被结实的尼龙绳紧紧捆住,手指都有些勒得发紫了。

    “赶紧给李智斌打电话!”一个络腮胡的男人说,向身边的那个黑汉子丢了个眼色,估计是老大。

    那个看上去甚至很质朴的黑汉子愣头愣脑地拿着手机过来,“李智斌多少号?”

    苏萌惊恐地看着他们,绑匪?不像啊,倒像一群工地上的民工,苏萌发现他们穿着劣质的迷彩,身上还有那种泥沙的味道。

    “说呀!”他们说话的时候带着很重的乡音。

    苏萌听李智斌说过前段时间工地上出了点事情,难道,那些人不满意赔偿,所以才绑了她?

    “几位大哥······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坐下来商量商量,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的!”

    “废话少说,电话!”

    “你们要找他干嘛不直接找他,要绑了我呢?”苏萌想从这些人嘴里套出点话来!

    “哼,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就是我们几个人和一起也打不过他,他可是特种兵出身,你是他老婆,我们打听过了,若是把你给抓了,他肯定急眼!”刚才那个叫她起来的,自以为高明的说道。

    “呸,为富不仁,快点说出来,不然你信不信,我·····刮花你的脸!”为首的那个小个子嫌他的话多,推开他,骂道,要是斗智苏萌不怕,可这回自己全身被绑着,而且,这群人都是被逼红了眼的,法律意识也浅薄,要是惹怒了他们,他们真的会刮花脸,甚至撕票。

    苏萌说了李智斌的号码,为首的一脸络腮胡的男人走过来接过手机,拨通电话。

    她听见他们向李智斌索要现金一百万的现金,不许报警,不然立刻撕票。李智斌应该要求和她通话了,那个络腮胡把手机放到她面前。

    “萌萌!萌萌!”他听见李智斌又担忧又焦急的喊声。

    “智斌,我很好……”苏萌鼻子一酸,声音都变了,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络腮胡却马上拿走了手机,反复威胁李智斌不许报警,还提出要在银行下班前要看到钱。

    银行下班?苏萌这才想起自己是晚上被劫持的,她昏了这么久?这么一想,脑袋也疼起来了,他们打得也太狠了。

    木头门被敲响,叫醒她的那个大汉去开了门,又一个衣着老土的汉子手上提了几个塑料袋进来,“吃饭了。”

    他们在一个纸壳箱子上摆好了饭菜,苏萌略嫌恶心地偷瞟了几眼,都不知道那些烂糟糟的是些什么东西。

    负责去买东西的那个汉子从红色塑料袋里拿出了几瓶白酒,苏萌一凛,他们还要喝酒?

    她更加害怕了,虽然这些人的也不能说是坏人,可是素质不高,要是万一他们醉了会不会胡来啊?!

    他们可能是对李智斌的处理方式有误会,需要的是钱,但是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喝酒,没脑子的粗汉子,若是做出什么事,她可是真没脸活了,苏萌太害怕了。

    果然,几大口酒下肚,这几个男人的神色淫猥了起来,络腮胡一边用手抹嘴上的油,一边眯眼看着她笑,“哎,你一个女人还开那么好看的车,李智斌当你是个宝吧。”

    苏萌害怕地往墙角缩,警戒地瞪着他,这会真的是什么招都没有了。“城里的女人长得就是好看哈,这皮肤就是白!”刚才负责去买东西的汉子灌了一大口酒,摇摇晃晃的走过来,看着她嘿嘿地笑。

    “那是,我早就发现了,这姑娘长得真是好看,比那个明星还好看……”叫醒她的黑汉子对刚才负责去买东西的汉子说,估计黑汉子已经醉了,说话有些含混。

    “关了灯都一样!”其中一个不服气,直着脖子喊。

    苏萌脸色发青。

    他要干什么!

    “不一样!”络腮胡也醉了,“看着都能掐出水来,摸摸就知道了!”

    “老大,俺还没婆娘,这姑娘俺喜欢,让俺摸两把。”黑汉子乞求地看着瘦子。

    “不中。这个女人不能动,要拿她换钱。”为首的络腮胡瞪眼,说话时口水乱喷,还是有几分理智的

    “就摸摸,就摸摸!”黑汉子又求着。

    苏萌吓哭了,摸也不行呀!

    “那也不行,咱要的是钱,你要是摸了她,等下李智斌搞死你,不想要命了!”

    手机响起来,络腮胡醉眼醺醺地瞟着,对其余几个人说:“看那小子答应得挺痛快,咱们要少了!”手使劲一挥,身体都晃了晃,“奶奶的,再翻一倍!”

    他接起电话,含混不清地拉长调子,“喂——”

    “大哥,我们也听听!”其余的汉子凑过去,显得很兴奋。

    络腮胡咕囔着,捅了半天才打开扬声。

    “说话!”手机里传出李智斌的声音,显然对刚才那阵乱七八糟的对白很火大。

    “给钱!”络腮胡醉笑,“涨了,两百万。”显得有些得意忘形。

    “我给你!”李智斌想也不想地说,“我是她男人,给你钱行,你们要是碰她一根寒毛,我就让你们都去死。”

    苏萌吸了吸鼻子,平日里不靠谱的,这会倒是说话靠谱极了,说的话都在点子上,而且听他的口气似乎并不吃惊,倒还沉稳淡定的,不怎么着急的样子,甚至威胁时的字句还说得慢悠悠的。

    这个混蛋,难道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