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出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未落时的乌苏气,叫人心头烦闷,却说不出。

    还未迈出楼道,天先是一暗紧接着又一亮,一声炸雷响彻天空,大雨应声滂沱,冷、薄、凛冽的空气立刻就充盈了叶秾的肺。

    她贪婪地呼吸着这冬日雨水气,大口大口喘息,到此时才肯承认自己痛如刀绞,八年的恋人、伙伴,还有半年就要迈入结婚礼堂,共度一生的人,原来并不能信任。

    整个冬天都没怎么下雨,今天却落得十分痛快,没一会儿就积起水洼,雨点“噼噼啪啪”落下,砸出一个又一个水泡。

    分明冻雨却似沸腾。

    叶秾没有带伞,她竖起大衣衣领,拎着包和箱子一路跑到车边,坐进车里时,整个人已经被雨淋得透湿,脱掉大衣打开空调,从包里摸出手机。

    一只手抽纸巾吸水,一只手划掉顾诚的未接电话记录,打电话给助手思思:“婚礼上要用的东西还有哪些是没付定金的?”

    语气镇静,但连“我的婚礼”都已经说不出来。

    思思顿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定制道具和花艺蛋糕只打了招呼还没下单,婚宴场地和司仪、跟拍都已经付过定金了。”

    叶秾是干这个的,她和顾诚共同拥有一家婚礼策划公司,五年来做了许多成功案例,两人把高端个人定制婚礼这个概念推出来,在业界已经颇有名气。

    叶秾见过无数对幸福的新人,也见过图穷匕现的情侣,迈进婚礼之前就像是渡劫,雷劈下来,没散的那些才能走进婚礼殿堂。

    她干过许多次替新郎新娘及时止损的事儿,没想到会有轮到自己的一天。

    冷雨让她头脑异常清醒,她抹掉发梢的雨珠,把纸巾团成一团,告诉助理:“中止这一单,所有的都不做了,已付定金能退多少是多少,婚礼场地保留,酒店那边我来沟通。”

    场地退还,定金也拿不回来,看看能不能原价转让出去。

    思思卡了壳,半天才答应一声,小心翼翼的问她:“叶姐,是出什么事了吗?”

    公司里谁不知道两个老板从学生时代开始恋爱长跑了八年,好不容易要在第九年修成正果了,突然终止,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叶秾的声音依旧柔和镇定,好像不是从此刻的她的喉咙里发出来的:“以后再说,你先把事办了。”

    提前一年半精心挑选出的黄道吉日,只要跟相熟的酒店婚礼销售打声招呼,不会让不出去。

    不知道别的刚刚经历了背叛的女人会做什么,但叶秾确实先考虑的是这些,她也需要做些事来分散注意力。

    冷雨打在车窗玻璃上,凝成白雾蒸腾,打开一线车窗,冷风从那条缝里透进来,温柔又阴郁。

    她需要找一个去处,找一张舒服的床。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