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7章:有情人终成眷属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婚纱简直太美了,你看网上评论了吗?都羡慕死你了。”

    宋渺渺一只手托着腮帮子,眯着眼睛,看着这觥筹交错的场景,她今天喝的有点多,都不知道自己一共喝了多少杯,加起来喝了多少瓶,反正她只知道自己脑袋已经晕乎乎的了,整个脑袋好像充了血一样,涨的厉害。她都怕自己的脑袋会不会就此爆炸,炸出许多脑花来。

    她咯咯的笑,扭头看向傅冉,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

    傅冉笑的一脸无害,一脸灿烂,眼里是真诚的祝福。她点了点头,同样用真诚的态度,对着她说了声谢谢,然后就没了话。傅冉还想多说点,还想问问小恬的情况,可看她似乎聊天的欲望并不强烈,也就作罢。原本想走开,可看她一个人坐在这里,孤苦伶仃的,想来想去,也就坐在她的身边陪着。

    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正是傅竞舟的身影。

    他脸上挂着浅淡的笑,与人寒暄着,即便穿着那样款式的中山装,但看起来还是很养眼。

    举手投足,都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风采。她抿着唇,嘴角微微往上扬,这个动作,她自己没有察觉到,傅冉却看的清清楚楚。那双迷离的眼睛里,看起来满是爱意。

    傅冉觉得这样真好,有爱情的婚姻,才是最完美的。他们应该如童话故事里一般,从此以后终是要过上幸福的日子。

    “呀,渺渺你手上怎么流那么多血?!”傅冉本想靠过去取笑她两句,没想到竟然看到她手心里全是血。她这一身的红色,要是不注意,还真是察觉不到。

    而她好像完全不在意,或者说,连痛感都没有。

    她一把拉过她的手,摊开一看,掌心有好大一个伤口,像是被什么给扎的,还是不停的流血,看着伤口挺深的。她又看看她的脸,一点儿表情都没有,这样深的伤口,怎么可能一点儿也不疼?

    “你不疼啊?”

    宋渺渺像是突然回神,猛地抽回了手,握紧了拳头,敛了笑,摇摇头,说:“不疼,小伤而已,你不要大惊小怪。”

    “这还是小伤?这伤口还在流血呢,我觉得还是先去医院瞧瞧,搞不好感染了怎么办?这是怎么伤的呀,你自己都不知道吗?这都流多少血了,你看你的衣袖上全是血……”

    她紧张又关切的说着,可宋渺渺显然并不乐意提这个伤口,她皱眉打断,“真的没事儿,我自己有分寸,一会喜宴结束的时候,我回去会让傅竞舟给我弄的。你这样大惊小怪做什么,又不是什么会死人的伤势。”

    她都这般轻描淡写了,傅冉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拧着眉头看了她一会,然后悻悻然的说:“好吧,你可别逞强,现在已经变成商业聚餐了,其实你先离场也没什么关系,你用硬撑着。”

    “知道。”她微笑点头,表示感激。

    宋渺渺让她去别处,可傅冉还是有些不放心,就一直陪在她的身边,时不时的瞄一眼她的手,其实她也好奇,这伤口究竟是从哪儿弄来的,竟然这样严重。

    看起来是被刀子刺破的,可这里也接触不到刀子呀。

    傅冉想了半天,也想不通,最后便也不想了。

    宋渺渺一直紧握着拳,看着傅竞舟那边,他还没完事儿。傅冉又一直守在她身边,想来想去,她起身,说:“算了,我还是先回去吧。”

    “我陪你回去,三哥那架势,一时半会也结束不了。”

    宋渺渺婉拒,“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她在刻意疏远,傅冉看的出来,她也不是死乞白赖的人,见她坚持,也就不再多说,点了点头,说:“那你自己小心。”

    宋渺渺对着她笑了一下,然后走向了傅竞舟。

    走到一半的时候,傅竞舟发现了她,与眼前的人说了两句,就径直的走了过来。

    “怎么?”

    宋渺渺说:“我想先走,这喜宴一时半会应该还结束不了,我有点累了,实在陪不住了。”

    傅竞舟也没强求,“好,我让季程送你回去。”

    “好。”

    随后,他招呼来季程,并亲自送她到酒店门口,吩咐了几句,就关上了车门。

    宋渺渺隔着墨色的车窗,冲着他摆手。

    片刻,季程启动车子,很快,便将那山庄酒店甩在后面。

    宋渺渺降下车窗,暖风扑面而来,季程只看了一眼,并未多说什么。宋渺渺余光一直注意着他,趁着他专注前方路况的时候,她一扬手,将手里的东西丢出了车窗,这条路上没有路灯,四周昏暗,由此并不能瞧清楚她扔出去的是什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