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8章:网曝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回到别墅,里头亮着灯,宋渺渺摁下门铃,等了一会,不见人来开门,便自行拿出钥匙开了门,唤了一声琴姐,无人答应。

    从后面跟进来的季程说:“傅哥给琴姐放了假,今天不在。”

    宋渺渺吓了一跳,没想到季程还会跟进来,侧头看了他一眼,扯了一下嘴角,只淡淡应了一声。

    她换了鞋子,往楼上走,季程也跟着。她走到楼梯平台时,停下了步子,季程还跟在后面,她回过头,一脸疑问的看着他。季程的样子倒是坦坦荡荡的,看了她一眼之后,就垂了眼帘。

    她不动,他也不动,就那么静静的站着。

    两人僵持,宋渺渺也没主动的问,看了他一眼之后,收回视线,手指在扶手上跳动了两下之后,继续往上走,走了几个台阶之后,就听到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季程依旧跟着她。

    这是要干嘛?

    她再次停下脚步,直接转过身,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瞧着他。

    季程说:“傅哥让我帮你处理手上的伤口。”

    他简单的解释了他此时的行为。

    宋渺渺挑了下眉,整场喜宴下来,除了在给傅海平敬酒的时候,宋渺渺并没觉得傅竞舟有多关注她,他竟然连她手掌心的伤口都知道!

    这让宋渺渺有点诧异,但很快就恢复心神,本想拒绝,可转念一想,又答应了。

    两人一道上了楼,宋渺渺去了主卧,季程则走向了书房,过了一会,拿着药箱过来。

    这会,宋渺渺已经换下了身上繁琐的衣服,穿了简单的睡袍,坐在椅子上,等着他过去。

    季程将药箱放在桌几上,拉过椅子,在距离他一步之遥的位置坐下,戴上手套,用两根手指捏住了宋渺渺的手。

    宋渺渺见他那拘谨的样子,心里觉得可笑,嘴边还真是泛起了一丝笑容。

    伤口很深,到现在也还在流血,他一边清理伤口,一边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显然这伤口比想象的要深,他说:“要不然,去趟医院?”

    “也不是很严重的伤,应该不用去医院吧。你随便帮我包扎一下得了,要去也明天再去,今天结婚的日子,就进医院,这多不吉利。”

    宋渺渺如是说。

    “我给傅哥打个电话。”

    她笑,说:“你当初在缅甸丢下我的时候,也没见着你弄醒傅竞舟征求他的意见呀。”

    季程顿了顿,看了她一眼,目光凉凉的。

    宋渺渺与他对视片刻,季程的表情格外的严肃。

    数秒之后,宋渺渺嗤笑一声,摆摆手,说:“你打吧,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不用那么认真。”

    说完,她就进了卫生间。

    季程吞了口口水,拿出手机,给傅竞舟打了个电话,给他详细的说明了关于宋渺渺手心伤口的状况。傅竞舟在那边沉默了好一会,然后轻轻嗯了一声,似乎有点醉了。

    季程也不太敢耽搁,就带着宋渺渺去了医院,因为伤口过深,需要缝针。

    宋渺渺怕疼,这种伤口也不打麻醉,她更害怕,问:“没别的医治方法吗?非要缝针吗?”

    医生看了她一眼,说:“是。”

    缝针的时候,她揪着季程的大腿,狠狠的掐,往死里掐。嘴唇紧紧的抿着,许是太用力,嘴唇都发白了。

    季程两条浓黑的眉毛拧在一块,宋渺渺这力气真是大的可以,他感觉自己的肉都快被他给拧下来了。

    缝到一半的时候,有人擅自进了急症室。

    听到动静,季程回头看了一眼,见着来人,心里开心了一下,并喊了一声,“傅哥。”

    宋渺渺现在全身的感觉就只有一个痛字,太痛了,连季程这句话都没注意听,就只有痛。直到傅竞舟走近,坐下来与她说话,她才惊觉,傅竞舟来了。

    缝完针,宋渺渺仍觉得掌心的皮肉,有一种被针线穿过的疼,拧着眉头,抿着唇,直勾勾的看着傅竞舟。

    这会,季程已经走开。

    两人就坐在医院里的休息椅上,互相看着。

    夜里的急症室也不平静,他们挑了个安静的地方休息挂水。

    傅竞舟看着她包着纱布的掌心,白色的纱布上,透着点点的血迹。

    他说:“疼吗?”

    宋渺渺的眉头又紧了一点,反问:“你说呢。”

    “知道疼,还干这种事,是不是活该?”

    “我干什么了?”宋渺渺装傻,继续拧着眉毛,不等他再说什么,扬着下巴,说:“你来干什么?人都陪完了?喜宴结束了?”

    傅竞舟幽深的眸子,静静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