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剔尽寒灯 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阴卫离领一队亲卫纵马飞驰到行宫门口,飞身下马,手一挥,令其他人原地待命,状若癫狂地一路踢踢打打,横冲直撞而来。诡异的是,他并未受到阻拦,且入眼所见皆冷冷清清,别说江湖高手,就连铁卫的影子也无,不知道这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脚步不由得缓了几分。

    循着笔直的花径来到后院,阴卫离在关得死紧的房门外徘徊一阵,好一通咬牙切齿后,憋不住抬腿就踢,不过伸出的脚正被一柄长枪架住,一点点被送回来,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对上一双冰寒刺骨的眼睛,阴卫离不觉浑身战栗,暗暗提起一口真气,喝道:“你是什么人?”

    “在下海王!”男子收好枪,也收敛戾气,站如标杆,彬彬有礼地伸出右手,请他离开。

    “海伯伯,这是我父王!”阴晴和脆生生叫唤,朝阴卫离狂奔而来,他身后的花丛突然冒出几个小脑袋,嘀咕几句,同时跑来扑进海王怀中。

    阴卫离抱抱儿子,又放下来上上下下检查一遍,虽然蔫了许多,到底还是没缺胳膊少腿,长长吁了口气,再抬头看看海王身上挂着的小家伙,千忍万忍,怒意却怎么也忍不下去,只觉心头有把火熊熊燃起,顿足咆哮道:“云韩仙,你出来跟我说清楚,孩子们这么小,你也忍心当成棋子!”

    门悄无声息地开了,水长天铁塔般的身躯堵在众人面前,他天生一副鬼煞模样,而且绷紧的面皮多日未见松缓,孩子们个个吓得缩头缩脑,阴卫离一看,还当孩子们果然被欺负了,更是怒不可遏。

    “阴大哥,请进来说话。”一个嘶哑的声音幽幽传来,水长天回头瓮声瓮气道:“你别瞎操心,好好休息!”

    阴晴和小心翼翼探头看了看,欢呼一声,飞奔而去,其他三个不甘示弱,也跟着钻进去,几个小家伙早跟王上对抗多日,滑得像小泥鳅,他一个也没捉着,气得直喘粗气,只得跟着进去逮人。

    阴卫离进门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种天气,云韩仙竟用上了地炉,地上铺了厚厚的地毯和棉被,她娇小的身体陷在棉被山里,只露出苍白的一张脸,不细找根本不会发觉。而那张脸已憔悴得不成人形,眸中的光华被一片灰蒙蒙替代。

    小懒死了,看来她的日子也不好过,阴卫离这样一想,渐渐冷静下来,不等水长天相请,自己在地床阶梯下挑了个地方坐下,冷冷道:“带上孩子出行的时候,你难道没想过有这样一天?”

    “父王,是我们自己一定要跟小懒哥哥走的!”阴晴和跟小懒也算欢喜冤家,眼睁睁看着小懒被刺,镇日里做噩梦,还有几分自责,若不是自己死皮赖脸要跟,说不定大家就不会分心保护。

    “别吵!”水长天低喝一声,打消了几个孩子诉说的愿望,全数围在她周围,一个个脱了鞋袜上地床,趴在王后身边默默地看,满心沮丧。

    云韩仙伸手将小公主抱在怀中,小公主凝视着她的面容,认认真真道:“干娘,你赶快好起来吧,你病了,大家都很难过!”

    她如此算计人心,何尝不是把自己也算进去,阴卫离想起那张漂亮的娃娃面孔,心头一酸,不觉背脊发寒,看着儿子天真无邪的模样,一颗心百转千折,愣怔无语。

    云韩仙恍若未觉,依次抱抱几个孩子,和几人细语寒暄一气,叫海王带他们出去玩,海王深深一躬,将孩子们全数抱起,让阴卫离眼珠子几乎掉下来。

    传说中狠辣无情的海王什么时候沦为王后的随侍和孩子王,难道天要塌下来不成!

    或者,密报所言不虚,王后不但收服了众多不世出的高手,武林大会,只有王上王后大获全胜。

    任他想破脑袋都猜想不出,他们隐居多年,连官府和他都请不动,怎么可能轻易为一个小女子折服,甘为侍从,然而,若想得通这个女人,他也不会落到今日的境地。

    见阴卫离自海王一走就眼睛发直,脸色青白不定,水长天暗暗好笑,把门一关,径自整理一遍乱糟糟的被褥,沉声道:“阴大哥,若要兴师问罪,阿懒身体不便,恕不奉陪,若有别的事情,不妨直话直说!”

    言罢,两人简直视他为无物,一个埋头为她打理一头青丝,一个闭目养神,明明无比静谧和谐,阴卫离却感觉出一缕缕杀气悄然发散,迅猛弥漫,逼得他几乎透不过气来。

    那一刻,他心中掠过无数种念头,千般思量后,却只能遏止心底蔓延的狠厉,平静地开口,“你们也该知道,把孩子送来,我是想换取山南的和平!”

    感觉出手下的身体一震,水长天连忙按在她肩膀,云韩仙立刻给予回应,重重按在他手上。两人不用面对面交流,已然知晓各自心意,水长天赔笑道:“阴大哥说笑,若没有山南,如何有乌余的今天,若没有阴大哥,阿懒早就不在人世。再说我们没有孩子,大哥的孩子叫我们干爹干娘,如同我们亲生的一般,怎么能扯到什么‘换取和平’呢!”

    阴卫离冷笑道:“事到如今,我们也不用兜圈子,你们的目标是整个盘古大陆,只怕收拾了翡翠和元震,第一个就是我们山南。我知道,若论实力,我们三个小国联合起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