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传人之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你也没关门啊!”这强词夺理一定是白如意与生俱来的本事。

    “好吧,你赢了。赶紧回去睡觉吧,我们明天白天做大巴回南栗!”我催促着。

    “啊?不坐火车了吗?”白如意有些好奇。

    “恩,不了,每次坐火车总是遇见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我说道这里不禁想起白如意也是我在火车上认识的。

    “比如说遇见了我是吧!”她的话让我一时语塞。

    “好了,赶紧去睡吧,我们明天恐怕要做一天的车。”我说着盖上了被子,只是白如意却始终不愿离开,我又坐起来望着白如意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那个吧!”白如意有些难为情的说道,这可还是我第一次见白如意的脸上会出现这样的表情,于是更津津有味的享受着。

    “说吧,有啥事和哥说,哥绝对帮你啊!”我拍了拍胸脯。

    “切,就是今晚你能不能到我的房间去睡?”白如意说道这里脸上绯红,这句话简直让我脑子充血,这是邀请吗?

    我故作矜持的说道:“还是不要了,等到什么时候我能为你负责再说吧!”

    谁知我的话一出口白如意上来就是一脚道:“你想什么呢?就是今天你说的那个秦羽的事情让我觉得好像确实有谁在盯着咱们,晚上睡觉有些害怕。再说了今天下了半天的雨,阴阴森森的,借你点阳气用用而已。”

    “那我睡哪里啊?”我辩解道。

    “哎呀,你只要答应,本姑娘绝不会亏待你的,早给你准备好了。”白如意摆出一副无赖的嘴脸说道。

    我心想难不成今晚会发生某个狗血电视剧里面的所谓经典镜头,我也玩一把正人君子,身边睡着美人儿而坐怀不乱?我胡思乱想着跟着白如意来到了她的卧室,确实的说在白如意没有霸占之前这间卧室的归属权始终是我。

    谁知道一进去我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只见她在床下给我铺了一张地铺。白如意关上房门道:“请吧,沈大少爷!”

    我汗了。

    躺在地铺上,白如意从双上探出身子,一只手拄着下巴望着我说道:“小叔,你是不是还在想着秦羽的事情?”

    我睁开眼睛,微微笑了笑然后摇摇头。

    “哎,不说实话啊!”白如意倍感失望的叹了口气道:“你是个怀旧的人,我想肯定是旧情难忘啊!”

    “才没有呢。”我伸了伸胳膊说道。

    “那你的钱包里怎么还夹着孙悦彩的照片?”如意的话让我心头一惊,确实在孙悦彩去世之前我曾经答应过她,如果以后带着如意一起出去旅行的话一定会带上她的照片,让她和我们一去旅行,不过让我奇怪的是如意是何时发现我的钱包里有孙悦彩的照片的呢?

    “这……”我想辩解,却始终还是没有将其中的缘由说出来。不一会儿如意便发出了轻微而均匀的喘息声,想必已经睡着了吧!而我却再无睡意,黑暗之中一直大睁着眼睛,耳朵里除了如意的喘息声之外便是窗外传来的隐约的雨声。

    不知辗转了多久,我终于睡着了,这一夜我梦到了很多人,只是却都记不清这些人的面孔。

    这是第一次做大巴回南栗,而今天的天气似乎格外的好,因为昨天下了一夜雨的缘故,所以七月的天气穿着短袖竟然有一丝凉意。在下楼的时候我还禁不住向对面的楼里望了望,却始终再也没有见到那个长得几乎和秦羽一摸一样的女孩。

    大巴上的人不多,因为今天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本来可以乘坐三十多人的大巴,此时也只有十几个。我和白如意挑选了一个靠前的位置坐定,白如意今天似乎很兴奋,一直冲着我微笑,却让我觉得有点发毛,这丫头难不成心里又在想着什么鬼点子呢?

    车子刚刚离开S市长途汽车站,我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拿出手机竟然是父亲的电话。我接通了电话。

    “小拓,你是今天回南栗吗?”爸爸的声音低沉而严肃。

    “恩,是啊!”

    “好,到的时候我们去接你。”父亲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没有任何寒暄,这是老爷子的一贯作风。

    因为昨晚上的休息不好,因此一路上我都昏昏沉沉的,随着汽车的颠簸时而清醒,时而迷糊,虽然睡不安稳,但也算是解除了些许疲乏。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此时车已经进入了承德市,这个小小的山城因为有现存最大的皇家园林而闻名遐迩,每年到此旅游的人络绎不绝。

    “小叔,你睡了一整天了!”如意抱着机关鼠笑眯眯的望着我说道。

    “已经到了啊!”我感觉一直蜷缩着的腿已经有些发麻了,伸了伸懒腰,车便已经驶进了承德市长途汽车站。

    因为只是回到南栗小住,所以我们带的行李并不多。走出汽车站的时候便发现父亲母亲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们了,母亲和白如意见过两次面,加上白如意最甜如蜜,两个人的关系非常融洽。

    一家人上了车,母亲和白如意坐在后面,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父亲沉默不语的开着车,只有母亲和白如意两个人在不停的寒暄着,接着谈了一些女人之间的话题。

    南栗位于承德市以北六十里左右的小山村里,四周被郁郁葱葱的群山包围着,虽然并不像云贵的山那般绮丽诡怪,但是也别有一番味道。

    车子在山间的小路上快速的行驶着,忽然父亲轻轻的咳嗽了两声目视前方,淡淡的说道:“小拓,你愿不愿意做墨家传人?”

    父亲的话让我一愣,同时母亲和白如意两个人也停止了讨论,两个人关注的听着我们的对话。

    “爸爸,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已经是墨家传人了吗?”我不解的辩驳道。

    爸爸扭过头瞪了我一眼道:“你只回答我愿不愿意做?”

    “这……”我瞥了一眼白如意,她的脸上满是期待,大概在一年之前的那个夏天父亲带我回到了南栗,被选定为沈氏的墨家传人,身为墨家传人的规矩极重,不但是隔代选出,而且要在结婚之后一直留在南栗这个村子。而女友白如意却不希望我真的一辈子不离开村子。

    “这什么这?”父亲显然有些恼怒了。

    “我愿意……”我的话一出口便发觉白如意有些失望,不过我立时避开了她的目光。

    “哎……”父亲长出一口气,轻轻的松了松油门然后缓缓的说道:“小拓,如果……如果家族之中因为墨家传人人选的问题发生了争执,我希望你退出来。”

    父亲的话让我的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地,难道我这个墨家传人不是既定的吗?难道现在要将我换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爸?”我想要问清楚却见父亲轻轻的摆了摆手道:“回去你就清楚了。”

    我点了点头,靠在座椅上,蜷缩着身子,心乱如麻,像是一个受伤的孩子一般。原本在我大学毕业之后可以找一份相对体面的工作,过着和大多数同学一样的日子,结婚,买房,每周工作五天,休息两天。谁知去年夏天却一下子改变了我的命运,让我成为了这个家族的墨家传人,于是不得不面对不属于我这个年龄的人应该面对的问题,一个隐藏在历史迷雾中的神秘人物散宜生,一只具有你永远想不到的奇怪能力的灵异机关鼠,还有那时不时出现在噩梦深处的猫恨猴,这一切的一切让我难以应付。

    就在我即将适应的时候,为何又要将这一切硬生生的夺走呢?我想不明白,不知不觉泪水竟然已经在眼眶中打起转来。

    不知不觉车子已经驶进了南栗,因为拆迁的原因,居民大多已经搬了出去,只剩下寥寥几户而已。村口的那颗歪脖子老槐树已经完全枯萎,剥落的树皮上满是虫孔。

    大伯的家是一栋两层的楼房,在南栗最里面依山而建,院子很大,此时院子里停了七八辆车。车子刚刚驶进去,大哥和大伯便迎了出来。

    几个月不见大哥已经略微发福,可能做饭店的确养人。大哥见到我显得格外亲切,一把握住我的手道:“小拓,不是说你和弟妹去丽江旅行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呵呵,因为中间发生了点意外!”我觉得大哥有点热情过头了。

    “恩,这样啊!不过……”大哥似乎欲言又止望了望大伯发现他正在盯着我们于是将话咽了回去,大哥咬了咬嘴唇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一脸无奈的长出一口气。

    “小拓,大哥刚刚和你说了什么?”白如意似乎也察觉到了大哥表情的怪异。

    “没有说什么!”我摇了摇头,发觉大伯似乎一直在盯着大哥,直到大哥退到我的身后,大家究竟在隐瞒着什么事情呢?

    我忽然想起前天大伯的电话里似乎大哥正在和大伯争吵,会不会与大哥要和我说的事情有关呢?这件事一定要找大哥问个清楚。

    这时候父辈的几个长辈都纷纷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让我有些惊异。本来以为五叔回来已经很意外了,此时一直身在青海的大伯也出现了,这个已经七十多岁的老人我印象中只见过两次而已,距离上次见面已经是十五年之久了,现在他已经更加苍老了,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米八左右的个子,微胖,平头,脸上堆满了笑容,在他身后跟着一个女子。

    他见到我便伸出手说道:“这就是小拓吧?”

    我求助般的望了望父亲,父亲似乎根本没有在意我的目光,一直和大伯在寒暄着。

    “恩,是的。你是?”我从嘴角挤出几丝微笑问道。

    “我是你大哥,沈志海!”男人说着瞥见了白如意,笑眯眯对我说,“早就听家人说弟妹是个模特,果然名不虚传啊!”

    “白如意是吧!”说着沈志海满脸笑意的伸出手拉住白如意的手,硬生生的握住她的手上下摇摆着。

    “你好,你好!”白如意尴尬的抽出手,轻轻地揉了揉然后看了看我。

    进屋才知道原来这家族的人已经全部到齐了,包括两个姑姑和五个叔伯。难道是为了改选墨家传人的事情?何必如此兴师动众呢?

    这两层的小楼已经完全住满,我和白如意又被安排在了一个房间。似乎家人早已经默许了她这个儿媳妇,那么住在一个屋子里也便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了。

    白如意一下子扑在床上,又坐起来看着站在门口的我说道:“小叔,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你家还有这么多亲戚呢!”

    “呵呵,是啊,平日根本见不到人啊!”我拿出手机再次拨打了于孙武的手机,依旧是无法接通,已经是三天了,孙武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你说他们这次回来是不是因为爸爸说的改选墨家传人的事情?”白如意猜测着。

    “谁知道呢?只是一个墨家传人嘛,何必兴师动众呢!”我无奈的收起电话,也躺在床上,做了整整一天车,虽然睡了一会儿但是始终觉得疲惫异常。

    “哎,还有刚刚的那个你大伯家的大哥,总是觉得这个人也太假了!”白如意说着不忘轻轻揉了揉自己的手。

    “哈哈,可能是因为热情过度了吧!”我安慰着白如意说道,正在此时机关鼠从口袋中跳了出来,深处粉嫩的小舌头轻轻地舔着白如意的手,似乎知道白如意的手疼一般。

    “还是我家机关鼠好。”白如意亲了机关鼠一口。

    正在此时我的房门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我连忙从床上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推开门,进来的正是大伯家的大哥沈志海,身后跟着的那个女人是他的妻子。大哥的手里拿着一些礼物。

    “小拓现在方便不?”沈志海大哥向内中望了望说道。

    “恩,请进。”我让出身子,大哥和大嫂走了进来。

    “小拓,你们小两口没有去过青海吧,我给你们带来一些青海的特产。”说着大哥打开盒子,里面是雪莲。

    “谢谢大哥。”虽然我们是有血缘关系的叔辈兄弟,却总是觉得有一些陌生的感觉。

    “别那么客气,也不知道大模特弟妹喜欢什么,想不出带什么礼物好,于是就买了这个。”说着大哥推了推嫂子,嫂子拿出一个小盒子,盒子不大,却很精致。大嫂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对黄金耳环。

    “大哥,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白如意推脱着,说实话白如意虽然是模特,平时的时候却不喜欢带太多的饰品。一面推脱一面望着我,似乎在向我求助。

    “没什么,没什么,第一次见面嘛。早就听说弟妹很漂亮,今天见到了果然是名不虚传!”大哥说着将盒子放在了床上。

    接着是一番虚假的不能在虚假的寒暄,白如意一直沉默不语,只是我不停地附和着而已。忽然大哥盯住了机关鼠机关鼠,然后问道:“小拓,这就是墨家传人的灵物吧?”

    “恩。”我点了点头,谁知未等我的话音落下,他已经伸出手去触摸机关鼠了,机关鼠平日里异常温顺,没想到这次却一激灵跳了起来,前腿微弓,后退紧绷,喉咙中发出“噜噜”的声响。

    大哥连忙缩回了手,“没想到这小家伙还挺凶啊!”他嘴上虽然这样说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有些愤怒。

    又待了一会儿,他们终于离开了。

    白如意将那个盒子拿起来递给我说道:“这东西还是还给他吧,我不需要这种东西的,再说要多好的我都有。”

    我点了点头,说实话不知为什么我一直对这个大哥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我将这种感觉归结于初次见面。

    一直到晚饭十分始终没有见到大哥的身影,本来想找他单独谈谈,问问他究竟南栗古香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刚刚似乎欲言又止,究竟在对我隐瞒着什么事情。

    晚饭足足有两桌人,因为我的身份是家族的墨家传人于是被安排在长辈那桌的上位之上。白如意则被安排在了另外一张桌子上。

    开始的时候大家一直在扯一些不咸不淡的话题,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五叔忽然打开了话匣子。

    “你说咱们老爷子当时立遗嘱的时候是不是老糊涂了?怎么让这半大小子去当家族墨家传人呢?”五叔的话立刻引起了在场几个叔伯的赞同,这话让我心头一紧,我望了望父亲,他正在沉默的抽着烟。

    “但是这是老祖宗的规矩啊!”大伯叹了口气说道。

    “规矩是人订的,咱就应该改一改了,这样不是成了土皇帝了?”五叔借着酒劲说道“再说了,你看看这小子都做了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