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离奇的相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机关鼠呢?”她疑惑的望着我。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拓,我记得上次我们来的时候凌月曾经说过这个村子已经没有人了!”我们回到楼上的那间有电脑的卧室里白如意说道。

    “恩。”其实我不但在考虑着这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从最初来到这里便一直困惑着我,“这个村子里的人为什么会忽然消失掉了!”

    “现在也不知道机关鼠究竟去了什么地方!”白如意望着窗外说道,机关鼠和这丫头的关系一直很好,担心在所难免。没等我回答白如意忽然大叫了起来说道:“小拓,你快来看那边有炊烟!”

    我一愣,难道这个村子真的还有人住?我站起身夺到窗口顺着白如意指着的方向望去,果然在距离这里百米左右的地方确实升起了袅袅的炊烟,此时暴雨已经停歇了因此这炊烟显得格外清楚。

    “走,咱们过去看看!”我拉着白如意走下楼,暴雨下了整整一个下午,此时天空浓密的乌云已经开始消弭了。一缕缕金黄色的阳光透过黑云射过来,让人心里平静很多。

    我们两个人穿过村子那条街道,辗转了几条巷子终于来到了那间升腾着炊烟的房子前面。这间房子与之前的房子没有什么不同,房门紧闭着。我上前轻轻的推了推,那门竟然被我一下子推开了。

    眼前依然是一条短短的石子铺砌而成的甬道,甬道一旁种着一棵杏树,此时已经挂满了绿色的果实。在那杏树的下面依旧是一口井。

    我探身子向里面左右望了望刚想说话却看到机关鼠竟然从房子里走了出来,白如意一步跨进门里将跑过来的机关鼠抱在怀里,轻轻的抚摸着,机关鼠也迎合着如意的动作左右轻轻晃动着小脑袋。

    正在此时一个穿着极不合体的灰布衣服,蓬头垢面的女孩怯生生的从房子的门后侧身出来,一双手背在后面不停地抓着门把手,楚楚可怜的望着我和白如意。

    那女孩看样子不过十几岁的年纪,眼睛里浮动着不安和恐惧。白如意放下手中的机关鼠向眼前的女孩走过去,女孩见白如意过来有些恐惧的向后退了退,白如意停住脚步微笑着说道:“这个村子只有你一个人吗?”

    那女孩望了望我,然后冲着白如意点了点头。

    “其他的人呢?”白如意疑惑的问道。

    女孩子听到白如意的话将头低了下去,然后用手指了指村口的方向,白如意满脸狐疑的扭过头来望着我,我也是一头露水,这女孩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你叫什么名字?”白如意刚说出这句话,机关鼠忽然又从白如意的怀里跳了出来,跳到女孩的身上,女孩见到机关鼠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我走到白如意身旁低声说道:“这女孩可能是个哑巴吧!”

    白如意站起身子有些同情的望着这个女孩,然后我们走到了屋子里,这个屋子的陈设与之前进去的一般无二,似乎这个村子所有的房子都是按照同样的模式建造的。

    女孩将我们引到二楼的房间中,这个房间凌乱不堪,在床上有一个小小的“窝”应该是女孩居住的地方,而在前面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些食物,可能她便是以此充饥的吧。

    白如意讨好般的从背包里拿出一块巧克力递给女孩,女孩仰起头望着白如意,然后一把抢过她手中的巧克力像是饿了几天一样的将巧克力塞进嘴里,看着她吃东西的样子不禁让人有些心酸。

    “你知不知道这里还有什么路可以离开村子?”白如意看女孩吃完问道。

    女孩再次指了指村口,应该是指的那条吊桥吧。

    “那桥已经坏了,还有没有别的路能离开这里?”白如意凝望着女孩说道,女孩似乎完全听不懂白如意的话沉默的低下了头。

    “哎,我们还是等明天早晨去村子周围看看有没有别的路离开吧,我看这女孩应该这里有点问题。”我指了指脑袋说道,白如意点了点头。此时天色已晚,女孩所住的地方又脏乱不堪,我们只能带着女孩来到了华芊芊的家中,谁知刚到家门口女孩便停住了脚步,脸色发青,身体瑟瑟发抖。

    “小姑娘你怎么了?”白如意蹲在女孩面前问道。

    那女孩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眼前的这座房子,如同见到了鬼一般。我顺着女孩的目光望去,眼前的房子与之前一样并没有什么异样。

    “没事的,我们和你在一起的!”我微笑着说道,白如意拉着小姑娘的手轻轻地推来门走了进去。深夜之中的旧宅子总是让人心里有些发慌,不过幸好这个房子里的灯是亮的。

    白如意走进屋子之后掏出一些食物分给我和那个女孩,想起孙浩的事情我始终吃不下东西,便将手里的食物都给了女孩。女孩子吃的很开心,不过似乎一直惊觉的观察着这间房子的某处。

    因为白如意一直有些害怕,所以我们并没有分房睡,只是如往常一样她带着小姑娘睡在床上,而我则坐在距离他们不愿的电脑桌前的椅子上毫无睡意。

    望着床上躺着的两个女孩,和他们中间的机关鼠我心里忽然有种不该有的甜蜜。他们睡着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了,可是我却越发的精神。白天的事情一直在我的脑海中不停的浮现着,匆忙从村子里跑出去的孙浩究竟看到了什么?还有那两名失踪的民警究竟去了何处?最后的噩梦便是孙浩在即将爬上来的时候似乎在悬崖上发现了什么一样,身体一下子失去了知觉坠落,这一切都在一天之内发生了,如果是一场梦的话我真的希望这梦醒来之后我和白如意正坐在开往丽江的火车上,可是这却不是梦。

    半夜的时候忽然刮起了夜风,带着丝丝细雨的味道,窗帘在夜风中轻轻摇曳像是一个女子在轻轻曼舞。我站起身来准备将窗子关掉,谁知我刚走到窗前整个人不禁怔住了。

    在院子之中竟然有一个黑影在游荡,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靠在窗子边上,从墙角向外窥探,只见那个黑影在院子之中游荡了一会儿竟然钻进了这个房子里。

    其实我心中一直有个疑惑,如果那会我们在屋子里听到的声音是眼前的那个女孩子的话,为什么第二次折返到这个房子里那女孩会如此的惊恐呢?如果不是那个女孩又究竟是谁呢?

    我躬下身子轻轻地走到门边,在身后摸了摸,摸到一把墩布,握在手里稍微有了些许安全感。正在此时楼道里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那声音由远及近,一直到我的门前忽然停下了,我的心跳骤然加速。忽然那扇门被一把拉开,我的心头一紧,眼前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昏黄的灯光弥漫着整个走廊,我握着墩布探出身子向左右张望着,却始终连半个人影也没见到,就在我即将回身关门的时候那脚步声再次响起了,似乎是下楼的声音。

    不知是哪来的胆子,我拿起手中的墩布蹑手蹑脚的向走廊尽头的楼梯口走去,当我转过楼梯口的时候眼前的一切让我脑袋顿时炸开了,在那楼梯的房梁上竟然倒悬着几个人,一股过堂风吹过那几个人的尸体竟然随着微风左右荡了荡。其中的两个人穿着警服,难道那两个人就是失踪的那两名干警吗?

    想到这里我脑子嗡的一下炸开了,想往回走谁知身体如同注入了铅水一般,根本动弹不得。

    我猛一用力,整个身体从椅子上翻了过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剧烈的疼痛从身上传来,原来刚刚只是做了一场梦而已。白如意和小姑娘也被我刚刚制造出来的撞击声惊醒,两个人看着摔在地上的我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了?”白如意眯着眼睛说道。

    “没什么,只是刚刚摔了一下!”我站起身,忽然发现手上黏糊糊的,拿到眼前一看竟然是血迹。我连忙站起身来,原来不知何时我的身下竟然出现了一大片血迹。

    “如意,你看,这血是什么时候来的?”我慌忙问道。

    白如意也被吓了一跳,是啊,我们两个刚刚进来的时候并未发现这摊血迹,整个晚上我们都睡在这个房间中,可是这血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难道是在我们睡着的时候有人进来过?想到这里我心头猛然一紧,连忙站起身四处打量着,可是地面上连半个脚印也没有。

    过了良久我看白如意已经靠在床头睡着了,自己一个人坐回到了椅子上,望着地面上的血迹却百思不得其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窗帘在夜风中舞动着,我真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向窗口,谁知梦中的一幕竟然真的发生了,透过窗子我看到一个黑色的背影匆匆忙忙的从门口走了进来。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靠在窗子旁边的墙上,用力的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确定这不是梦境之后才缓缓的挪到门边,站在门后。与此同时耳边响起了上楼的脚步声,“嗒嗒嗒”这声音渐渐地接近就停在我们的门口。

    我咽了咽口水猛的推开门,之后整个人都怔住了。在我的门口站着一个浑身湿淋淋,一米八左右,头发凌乱的男人,那男人见到我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接着便向我倒来。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天下午从山崖上坠下去的孙浩,他从那么高的山崖上坠落了下去竟然没有死。我唤醒白如意,然后将孙浩背到另外一个房间,帮他换下了已经湿透的衣服。

    他身上出了手臂受了一些轻微的伤之外,没有一点伤痕。这简直就是个奇迹,一般人不要说没受伤,不死已经是万幸了。在给孙浩盖上被子之后白如意和另外的那个女孩子走了进来,站在我的身旁。

    “孙浩竟然没有死!”我激动的简直想跳起来了。

    “吉人自有天相!”白如意拉着女孩坐在床边上,大概十五分钟左右孙浩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孙浩,你醒了!”我匆忙抓紧他的手,孙浩微微笑了笑说道:“总算是从鬼门关转了一圈,阎王爷却不想收我!”

    “孙哥,你是怎么回到这里的!”白如意迫不及待的问道。

    “哦,当时我掉下去的时候几乎毫无知觉,在这悬崖的下面伸出很多灌木,就是靠着那些灌木的阻力缓解了我下降的速度。最后更是一棵大树将我挂住,我这才停了下来。再看距离谷底也只有数米而已。于是我顺着那可灌木爬了下来。”孙浩显然此时的精神已经恢复了很多。

    “那你是怎么回到义庄的呢?”这次发问的是我。

    “哦,这个还得说我在谷底转了半天,忽然发现一个洞口。洞口大概有一人多高的样子,我在谷底饶了几圈,这山谷正好是围绕着这个村子的,是一个圆形,根本没有出路。只有这么一个出口,当时也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于是我便走进了那个洞口,谁知顺着那个洞口一直往里走竟然走了上来,到上面则分成数十个岔路,我随便选了一条路走,你猜怎么着?”孙浩这家伙扔包袱从来不分时候的。

    “晕,老大你快说吧,这都什么时候了!”我埋怨的说道。

    “你啊,你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孙浩指着我说道,“那岔口竟然直通到人家的井底。就这样我就上来了,回到义庄之后便看到这间房子里有灯光,而且门也是敞开着的,所以我就过来了。”

    “什么?你说这门是敞开着的?”我不可思议的望着孙浩说道。

    “恩,难道不是吗?一直敞开着的。”孙浩淡然的说。

    “不可能,是我关的门,怎么会是敞开着的呢?”我不可思议的说道。

    “他们回来了!”一直站在白如意身边的“哑巴”女孩竟然开口说话了,我连忙扭过头望着那个女孩子,只见她将身体躲在白如意的身后低着头说道,“他们回来了。”

    我躬下身子抓着女孩的两只小手说道,“你说的他们是谁?”

    “他们……他们就是你看到的那些人!”女孩子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楚楚可怜的望着我,我抬起头看见白如意,她也在不解的望着我。

    “小拓,你见过什么人吗?”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自从来到义庄之后我谁也不曾见过,忽然我脑海中闪了什么,连忙抓着那个女孩说道:“难道我刚刚梦见的那个……”

    “那根本不是梦!”女孩子幽幽道。

    “那是什么?”我惊讶的说道。

    “等等。”孙浩皱着眉头望着眼前的小女孩说道:“昨天下午我是不是见过你?”

    我和白如意都是一怔,扭过头望着孙浩,“对,我看到的那个女孩应该就是你吧,我一直追着你走到了一个宅子,然后看到了……”

    “孙浩,你看到了什么?”白如意追问道。

    “所有人都死了,所有人都吊死在了家里。”孙浩一面回忆一面说道。

    “是不是所有人都在厅堂里上吊了?”我试探着问道,孙浩慌忙点了点头望着我说道:“难道你看到的和我看到的一样?”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因为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自己看到的那些东西究竟是属于现实抑或是梦境。

    “你说他们回来了,是说那些已经上吊而死的人吗?”我蹲在女孩的面前像是哀求般的问道。

    女孩子连连点头。

    “你是说那些死了的人?”孙浩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忽然扭过头望着白如意道:“美女,我问你一件事,昨天下午你说在悬崖上看见很多吊着的尸体对吗?”

    白如意点了点头,“但是不知怎么回事那些尸体忽然就不见了。”

    听了白如意的话孙浩忽然沉默了下去,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小姑娘,你知道除了那座吊桥之外还有别的什么办法离开义庄吗?”白如意蹲在女孩的面前问道。

    女孩子摇了摇头,“这座吊桥是通向外面的唯一的一条路。”

    白如意有些失望的望了望我,之后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孙浩的眼睛一直微微闭着想必已经睡着了吧,我轻轻给白如意和眼前的女孩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两个人先出去。我在孙浩的耳边轻轻的唤了两声,见他没有反应,自己便也退了出去。

    此时白如意和小女孩两个人站在走廊里等着我。

    “你们也去休息吧!”我的话音刚落只听那个小女孩说道:“我曾经见过你们两个!”

    “啊?”我和白如意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难道我们第一次来到义庄的时候这个女孩子就已经在了吗?

    “小姑娘,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们?是一年前吗?”白如意激动的抓着小姑娘的肩膀说道。

    只见眼前的小姑娘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想了想说道:“我们是一年前见过,但是却不在义庄!”

    小姑娘的话让我们两个人面面相觑都皱紧了眉头在脑海中回忆着是否曾经遇到过一个这样的女孩。只是一时之间竟然毫无印象。

    “小姑娘我们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白如意望着小丫头说道。

    “火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