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 胜城剑法(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起初,刀疤范在祠堂遇到美人图之时并不敢确认,但当他看到美人头上的发钗之时,他恍然发现,这正是自己的妻子。

    刀疤范从未听过妻子提起她和蓝城有何恩怨过往。因为,文景儿在嫁给刀疤范之前,改名温景儿,将过往的前史恩怨全部隐藏。只不过,她没有忘记,步佐,也就是后来的刀疤范,就是那个害死自己父亲的人。可在接近步佐之后,她已经完全舍不得杀掉这个男人。于是,她费劲心力,拿到两粒“清”,一粒给了丈夫,一粒给了自己,二人陷入无限苦痛的噩梦折磨之中。

    这算是对自己的惩罚,也算是替父亲报了仇吧。

    刀疤范蓝府之行本是为了寻找双剑之死的秘密,而这幅妻子画像乃是意外所得。同样,方略和陈骏乃是为了拿到价值三千两的物件,但是没想到却意外获得了“胜城双剑”的剑谱——胜城剑法。

    那夜,刀疤范和方略在祠堂相遇,王快在原地打转,力图找到刺客的真相,却不知道全部的真相就在那美人图和剑谱之中。

    同样是在那一日,王快在柴大人家自伤脚筋,救回了彬彬。

    当时柴大人以彬彬性命相要挟,王快不得已对自己举刀。但是,他在江湖上行走一世,对各种伤势力道都了然在心。他当时一刀下去,看上去深入肌理,直切脚筋,其实他的刀刃一直在后脚跟皮肤上打转。当时虽然流血不止,但其实并没有伤及筋骨——只是皮肉伤痛,修养三五日日便可。

    可王快又哪里是哪种爱惜身体的人。归家之后,他趁着妻子不注意悄悄给自己巴扎好,上了药。

    王快不想休息,但他不是铁打的,再轻的伤口都需要漫长的愈合。

    他需要休息,但他只休息了两天。

    第三日傍晚,王快又来到三百两的废墟上。

    他知道,刀疤范即使不是刺客,也和刺客一案逃不脱干系。当时,自己为了救彬彬匆匆离开,却没想到,再回来的时候,不仅刀疤范不在了,三百两已经在火海之中化作一片废墟。

    王快此次前来,既为寻找,也为等待——寻找刀疤范留下的点滴证据,等待刀疤范重新归来。王快知道,那个老头即使跑到天涯海角,也会回到三百两的。

    王快在废墟上仔细摸索打量,他看到一片银色的金属。走近之后,他却发现,这不是别的,而是银子在烈火中融化又重新凝结的样子,是被烈火重新燃烧和打磨过的银锭子。王快俯下身,用刀挑开银子上的灰烬。

    大片银色,足有百斤重。

    一千两啊!

    王快摸了摸这笔银子,脸上露出漠然的神色,他苦笑着,方略那个孩子不正是为了这坨废铁才走的吗!

    爷俩辛苦忙碌半辈子,竟然抵不上这片废墟上的残渣。

    老王跺了一下脚,直接将这坨银锭子踩入地下,银锭子入土,完全被废墟掩埋住,和灰烬融为一体。

    夜晚,老王归家,依旧寝室难安,那个一直萦绕耳边的问题再次浮现:刀疤范哪里来的这么多银两。

    千两白银对于他来说似乎就是九牛一毛啊。

    哪里这么多钱。

    老王带着这个问题,一夜未眠。

    翌日清晨,王快才有了困意,准备睡去。这时,早已经起床多时的王夫人急促走到床边,把他催醒。

    王快有些不解:“怎么了?”

    王快看着王夫人诧异的目光中好像带着某种难以难说的欣喜。

    到底怎么了!

    王夫人指着门外,说道:“你自己看。”

    王快起身,一个身着粗布黑衣的人走进来。

    对方半遮半掩着自己的面容,但这眼神太熟悉了!

    方略!方略回家了!

    这是方略逃跑的第六天,他竟然回来了!

    王快看着方略,眼神里反而没有责备,他轻轻说了一句:“外面冷,进来吧。”

    随即,王快像是怕被人发现一般,立马将门关上。

    “你怎么回来了!”王快问道。

    这句话的语气像是在问候自己的“同党”,好像在提醒他,这个时候,一个贼,不该出现在捕快的家里。

    方略扑通一声跪下,头重重往地上一磕,说道:“孩儿错了。”

    这是方略第一次自称“孩儿”。

    王快像将他扶起来,却又定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