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579:宿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琨城,仙琅阁台下方,地穴内。

    谢辞君在听完天魔女那看似漫长琐碎,却惊心动魄的往事后,居然有了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白清绫原来是这样被天魔女从极堃殿的敛星洞“偷”的。

    然后因为被极堃殿的大司御们紧追不舍,天魔女就随手将白清绫抛入了溪流当中。

    根据天魔女的描述,她当初被围追堵截的地方,应该是十万大山极外围所在,周围孤峰错落犹如棋子。

    那么那里距离香茅子出生的偏远山村,倒是相隔不远。

    这大概就是天意不可违的地方。

    星御仙君机关算尽之时,绝对想不到这一切都会为她人做嫁衣裳。

    最后便宜的人居然是一个根骨奇差的凡人女娃,香茅子。

    白清绫阴差阳错的顺水漂流,当中也不知道经历过什么,最后落入了那个蛮荒落后的凡人小村子,成了一个粗鄙农夫的妻子。

    所以,哪怕是星御仙君暗中监控了天下的修真坊市,智计殊绝,却没有办法监控到一个连最破败神殿都没有的蛮荒小村。

    而后来,白清绫又生了香茅子出来,这个女婴继承了母亲的灵脉,却又因为白清绫根骨曾经被残暴的抽取迫害,最后就得个天地间最差、最绝望的根骨——寒鸦漏风体。

    灵脉残损,根骨破缺。

    寒鸦漏风体,本是不可能引气入体成功的天残之体。

    但香茅子,最后偏偏遇到了混沌。

    这就是天道之运,天道之命。

    香茅子跟吞吞,分别继承了白清绫那万年不出世的绝品根骨的一部分。

    白清绫是硬生生被星御仙君,以极为恶毒的阵法抽取了根骨后,强行融合促生了混沌,虽然星域仙君看似成功的育化出了“混沌之卵”,但天道岂是这么好算计的?!

    那枚混沌之卵不仅荏弱,还是天残。

    哪怕没有天魔女异军突起的盗走混沌,孵化出来的混沌,多半也是个有目不能视、有口不能言,有耳不能听的废物。

    别说让混沌去刺破天道的桎梏,就算是存活都成问题。

    星御仙君机关算尽的去筹谋天道,是注定要失败的。

    可天道也有自己的宿命,这个宿命就是香茅子的诞生。她一出生就没有了母亲,继母不慈,出身穷苦,境遇坎坷艰难。

    这个小女孩,一直遭遇的是命运的不公,一直在生死的边缘挣扎活着。

    哪怕历尽千辛万苦走到修真路上,她依然会获得“寒鸦漏风体”这种无法修炼的宿命。

    因为香茅子,本来就是天道的“劫”。

    天道注定不会放过她。

    劫兽在宿命的安排下找到了香茅子,她们契约的成功就是逆天改命的开始。

    有了香茅子的庇护,混沌才能平安成长;而混沌的平安成长则可以补足香茅子先天根骨的不全。

    难怪修真界从来没有过这样诡谲的情形,灵兽和修士契约,只要任何一方提升修为,都会补全双方的根骨灵脉,甚至可以进化出更优越的品质来。

    这一切的机缘,都是天劫必然的契机。

    香茅子和吞吞不仅仅是互为契约,她们本就是双生一体的半身,合起来才是天道的“劫”!

    天道有劫,宿命难违。

    而这个时候,有个人却让谢辞君从心底升出一股敬意。

    这个人,就是白清绫。

    造成今日这个局面的人,促成后续一切巧合,终于让混沌遇到了香茅子的人——其实源自白清绫。

    别人不清楚,但谢辞君这么多年在明察暗访的过程里,早就发现了极堃殿悄无声息的在洛洲白家的宗门附近,布置了各种人手。

    谢辞君原本还曾奇怪过,极堃殿为何要在洛洲安排如此多的司御驻守。

    极堃殿当然会给出冠冕堂皇的托辞,对外宣称因各地女修接连失踪,需要在白家附近多加防护,保护其他的白家女修不再遭遇侵害。

    对此,白家上下还对极堃殿感恩戴德,恨不得把极堃殿迎进白家供奉起来。

    谢辞君当年就觉得这种说辞怪怪的,但他找不到极堃殿的其他动机,只能按压下自己那股怪异的情绪。

    直到今天,谢辞君才算真的找到了极堃殿的目的。

    什么怕白家女修发生意外?什么守护洛洲出一份修真界的力量?

    呸!

    分明是严防死守,在等着白清绫自投罗网。

    倘若当年清醒过来的白清绫,有一丝消息传递过来,那么极堃殿绝对会在白家之前截获这个消息,再次绑走白清绫。

    谢辞君不知道白清绫是什么时候清醒过来的,但既然香茅子都能出生,想必她一定清醒过。

    但她,没有选择回归白家,甚至连一丝消息都没有传递过来。

    这不是不能,而是不为。

    也许,这是一个女修因为自尊和羞耻心,而不愿意以如此不堪的场景去面对族人们。

    也许,这是白清绫能想到,最好的保护白家的方式。

    毕竟只要一天没有找到白清绫,极堃殿就不会白家痛下杀手。

    显然的,如果极堃殿再次抓到了白清绫,为了防止走漏风声,神鬼不知的屠戮白家满门,从此苦主皆无,才是最安全的封口之策。

    白清绫的隐忍和自绝于白家,不仅保护了她自己,还变相的保护了白家,也保护了香茅子。

    如果这些也是天命的一部分,那天命真的太过强悍,让人敬畏。

    从白清绫到极堃殿,从混沌到吞吞。

    谢辞君因为从天魔女这里补全了消息,几乎把所有的因果逐渐推导了出来。

    但他的内心,却凭空升出一种悲凉又无力之感。

    如果这一切都是注定的,那自己的小徒弟,应该就是天道选择的“劫”。

    她要面对的,是天道。

    无可逃避,无可规避,无可选择。

    想着自己小徒弟那懵懂的样子,谢辞君心头微微感到刺痛。

    这个孩子,她知道自己必须要面对的是什么吗?!

    怎么会就是她呢……

    谢辞君的脑子里,不由的浮现出小徒弟看着自己的眼睛,又圆又大,瞳孔清澄纯粹,浑然如赤子之心。

    谢辞君这个人,一生有很多缺点,但他却有个难得的好处,就是极为护短。自己的每个徒弟,他都会好好护着,虽然看起来粗枝大叶,可在各种剑符和保命符箓上,其实谢辞君准备的比别人可要多得多。

    别的元婴圣君,一年也灌注不了一道的剑意符箓。可他却能为徒弟灌注出百十来道攒到一起,让他们随身带着,用来保命。

    但他真能护住小徒弟么?

    这一次,谢辞君可是半点把握都没有了。

    一切,皆为命定。

    兴许,当初昊天殿占卜出来关于天命圣女的那道卦,其实应对的不是白家的白清绫,而是指她的女儿,辛夷。

    天道之劫并非全是厄运临头,与危机并行的则是层出不穷的机缘。正因为是天道之劫,所以香茅子和吞吞才会不断有各种机缘和考验。

    可这些机缘的背后,亦是天道顺势埋下的一根根宿命之线。

    最终,天道是要灭劫。吞吞和香茅子如果不能破开天道,就一定会被天道所灭。

    谢辞君不会认为香茅子和吞吞两个小东西,有可能成为破天道的“奇兵”。

    就凭她们两个,别说是反制天道,寻隙破劫。倘若真让旁人知道了她们真正的身份,估计当下连自保都难。

    星御仙君王星极这么多年,怕还是对混沌念念不忘吧。真要让星御仙君知道了香茅子和吞吞的身份,她们两个再有八条命,也难以逃过极堃殿的算计。

    谢辞君已经打定主意,要想办法隐瞒小徒弟的真实身份了。

    这件事目前看来,难度不算大。毕竟知道真相的人,整个元炁大陆也只有他跟眼前这个吊着最后一口气的天魔女。

    谢辞君没有注意到,被他击昏倒在一旁的容与,体内的气息正在一点点的平复下来。

    ……

    ……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