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章 他会醒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电子屏幕上,主持人的声音不间断。

    安生的世界仿佛被按了静音,只有那一句话在循环播放,还未脱离生命危险,茫茫涌来的痛苦使她不知所措,她伸手捂住自己疼痛的胸口,看着电子屏幕,慢慢的蹲在地上,低声哭泣。

    血从紧咬的唇边丝丝渗出来,心仿佛被分成两半,无尽的痛楚悄无声息的蔓延,疯狂的泪瞬间打湿了精巧的小脸,肆野的占领了面庞。

    “他一定是在找我我……他在找我……”她抽泣和站起身看着顾子业,“子业哥,他是为了来找我,才出车祸的……”

    “安生,回去吧,去找他吧!”顾子业看着痛苦的安生,轻声说道,“他一定是在等你!”

    “子业哥……”

    “快去吧!”顾子业安慰她,其实他知道,肖寒这三年过的一点都不好,他对安生的心,和他的悔过,都是真的。

    他拿起安生的机票,在安生面前狠狠的撕碎了。

    “去吧,安生!”

    “子业哥……”安生不可置信的看着顾子业。

    “快去找他吧,安生!这三年他过的一点都不好,至于良生,相信子业哥,一定会安全把他带回来的!”

    安生随即转身就往医院跑去,而顾子业看着她奋不顾身的背影,眼底尽是暗淡,这样的结果始终是在他意料之中的。

    安生,不论如何,在你心底,始终是放他不下,对吗?

    医院里,嘈杂不绝。

    安生急切的往抢救室跑去。

    突然一个护士从她身边跑过去,急急忙忙的对谁叫喊,声音急促,“快去叫院长来,周医生说这手术怕是做不了了,患者出现了短暂性的反复休克,你快去看看!”

    话语传入安生的耳朵,就如同晴天霹雳,在耳边响彻--。

    她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看着门顶上的红色灯,忽然觉得那样的刺目。她背靠着冰凉的白墙,用力的抱着自己,身体不住的颤抖,本就苍白的面孔更是失了血色,变得惨白。

    院长换上手术费进了抢救室,之后那扇门就没有在开过,死一样的沉寂。

    安静的走廊里忽而变得噪杂,急促的脚步声向她这边走来,是肖父,安生看到老爷子,忽然就哭了出来。

    “爸爸,阿寒他……”

    肖父这两天大致听说了他们之间的事,但没想到安生没死,肖寒却为了她出了车祸。所以即便当年的事心有愧疚,肖父也并没有给她什么好脸色。

    “阿寒不会有什么事的!”

    “对不起,爸爸!”

    肖父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却是有再多的责备也说不出口了。

    直到凌晨5点,门顶的灯忽然灭了,们被从里面打开。

    医生一脸疲态的说着:“谁是病人家属?”

    肖父走上前,“我,我是,里面的人是我儿子!”

    “病人因为长期酗酒造成胃穿孔,外加上当年的伤,此次车祸又伤了心肺,手术虽然比较成功,但不免留下病根!”一声看着肖父,声音沉重而又暗哑:“手术中我们已经尽力了,但在抢救过程中我们发现,病人基本上没有什么求生欲,希望家里人能多在身边给他希望,让他的求生意识强烈一点。”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