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九章 绝境旱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道士却依然没有醒过来。

    在我最绝望,以为即将失去这个朋友的时候,道士大声咳嗽了几声,口里吐着泥水微微睁开了眼睛。

    道士醒来后第一句就是:“你娘的,压得我胸都快炸了,你能轻点吗?”

    见到道士醒了过来,我捶着他的胸口喜极而泣。

    “我还以为你要翘辫子了,以后要死必须得给我说一声。”

    我慢慢将道士扶了起来,拍着他的背,道士将嘴里的泥沙吐干净了后,嘴里骂着:“这是什么地方?”

    道士的一句话将我们点醒,既然我们三人都安全,找到出去的路最重要。

    我拿着手电筒朝着四周射了一圈,这地方石笋石钟乳怪石嶙峋,丝毫没有人工的痕迹。

    人工开凿的水潭和暗河相连,满月时地下水溢出形成了水潭里的龙吐水,回潮的时候形成了龙吸水。

    一般来说地下暗河会通过溶洞汇聚到河流之中,只要我们三人顺着地下河的水流往下游走去,就能走出地下河。

    我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秀秀和道士,他们没有更好的建议。

    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物品,我们三人踩着浅滩里的水朝着下游继续前进。

    顺着水路往下,水道里的水越来越深。

    从开始的淹没脚背,到淹没膝盖,到后来竟然齐腰深了。

    暗河里的水冰凉刺骨,冷得我们三人嘴巴不停颤抖,嘴唇的颜色也变得乌黑了。

    在水里行动步履艰难,仿佛这条地下暗河延绵无尽,我们心里没有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尽头。

    道士的心有些慌张了,一边走一边嘀咕着:“这条河会不会越来越深,如果很长,我们根本就游不出去的。”

    我和秀秀谁都没有正面回答。

    如果我们三人中任何一个人会心丧气了,前路未知,也许我们面对不是这条和到底有多长,接下来有多深的水。

    走了至少一两里路程了,并没有发现大伯和二爷爷的踪影。

    这着实有些奇怪,如果是掉入水潭,在龙吸水的时候肯定也会随着水流冲到地下的暗河了。

    暗河里的水流速度很慢,没理由我们走了这么久,还没见到大伯他们。

    继续走了一会儿,水已经很深了。

    我们三人不得不停下来了,手电筒照射前面的水道,空荡荡,一直延伸到了很远的地方。

    道士在一旁嘀咕着:“要不我们先爬到旁边的石笋上休息一会儿,水里太冷了。”

    他打了一个喷嚏,喷嚏声在偌大的地下暗河里回荡着。

    走了这么久我们都很累,我和秀秀同意了道士的建议,我们爬到了暗河旁边的石笋上。

    身体趴在巨大的石笋上,整个人疲倦得就快要闭上眼睛了,旁边的道士打了一个哈欠,唠叨着:“不行了,我得休息一会儿。”

    秀秀受了伤,本来在愈合的伤口被冰冷的水泡得发白,我将身上已经泡湿的衣服脱了下来披到了她的身上。

    “这地下的暗河你婆婆提起过吗?”我小声问着。

    秀秀轻轻摇了摇头,显得有些沮丧。

    “你和道士先休息一会儿,这里有我守着就行了。”

    “只要陪在你的身边,就好了。”秀秀在我的旁边突然伸出了手插到了我的臂弯里,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

    秀秀只是想找一个依靠而已,我轻轻伸出了手搂着她的肩膀。

    现在暗河里很安静,安静得似乎能听到我们的心跳声,脚边河水缓缓的流淌。

    就连溶洞洞顶的水滴声低落到河里都能听清楚。

    可是怀里的秀秀却一直没睡着,不停扭着头朝着黑漆漆的洞里四处望去。

    我问她:“你在看什么?”

    秀秀也不说话,她如此紧张的样子,我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朝着黑暗里望去,手电筒没有照到的地方什么也看见。

    也不知道是我听错了,还是河道里的水滴声变得急促了,在河道上面就像是下起了密集的雨,滴滴哒哒的。

    我将手中的电筒朝着密集水声的地方望去的时候,并没有密集的水滴掉落下来。

    “什么声音?”我将嘴巴凑到了秀秀的耳边,小声问。

    秀秀忽然站立了起来,指着河面。

    我站立起来,顺着秀秀手指的方向望去。

    刚刚蹲身在石笋上面,只能看到水流的波纹,看不清楚水面下的情况,站立起来手电光打到水面上水中似乎有一大群一大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