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一十章 血战(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晓幕峰已改换了模样,漫山被血色浸染,但在歌行烈眼中,却处处是自己曾生活过的足迹。

    十三年。在这里,与贺连山一并参悟剑神的奥义。贺连山学会了“义”,歌行烈领悟了“杀”。

    但剑法同源,歌行烈又何尝感受不到贺连山剑中之“义”?

    昔日与同门连一句话都不肯说的孤僻少年,再次踏足这片土地时,满怀心酸和沉重。

    雁荡山不曾负他,他也不曾负了雁荡山。

    命运将他与雁荡山变成陌路,但他始终不曾或忘,众多疏远目光中的一丝丝温暖。

    背负恶魔之名,满手血腥的他,剑下却无一个雁荡山的亡魂。‘真是丢脸啊,浩师兄!你常常自诩为雁荡山下一代的希望,可在雁荡山生死存亡关头,只能狼狈地在山脚下奔杀,眼睁睁看着祖师祠堂被那些妖人毁坏。哭泣,忏悔,发

    誓要报仇……你所做的也就只能这样了吧!啧啧!光会蛮干可不行,到头来还得指望我!’

    歌行烈抬起头。

    天际苍穹如墨,黑云沉沉。

    没有了以往的云淡风轻,格外陌生。

    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看到晓幕峰的夜空了吧……

    祖师祠堂前,战火轰鸣,护山法阵发出难以支撑的呻吟声。

    该动身了!

    路过一丛被践踏过的花海,忽有一团色彩斑斓的云朵从中飞出来,那是一只只蝴蝶,聚拢到歌行烈面前,围绕他上下飞舞。

    “难为你们还记得我。”歌行烈伸出手,一只蝴蝶停在他象征死亡的手掌上。那只曾夺走无数人生命的手掌,此刻却这么的温柔。

    真想让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啊……

    “行烈哥?”游夏菡轻轻呼唤。

    歌行烈双手一扬,漫天蝴蝶腾空而起,乱彩缤纷,飘零如雨,“走了。”

    蝶雨中,他的微笑是那样的柔和。生长在魔门中的弟子们,恐怕永远也想象不出恶魔会露出这样的笑容。

    祖师祠堂前,众妖狰狞,用巨大丑陋的身体一波又一波撞击着护山法阵。血肉横飞,惨叫连连,无数妖兽就此倒下,后面又有更多妖兽扑上来。

    莫先生的伏魔剑,王龙的四象掌,都接近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但妖兽之潮依然看不到尽头。

    两道人影从远处杀了过来。

    魔剑燃动着紫色的鬼焰,挥出纵横凌厉的剑气,伴随着滚滚雷声,所过之处,神鬼辟易。

    歌行烈和游夏菡势如破竹地冲入护山法阵中。法阵对于这个魔门弟子竟没有任何阻拦。

    歌行烈一进祠堂,看到莫先生枯坐堂前,面色灰败,周身缠绕着浓郁的死气。

    “你来了。”莫先生抬起眼皮。

    “你好像快要死了。”歌行烈面无表情。

    莫先生笑容苦涩:“死在这祠堂里,倒也是个好归宿……”

    “但如果祠堂被攻破的话,下场就凄惨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