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章:陵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听闻佘诗汶找到了,唐舍都没回过神来,因为这一切来得太快了。

    缓了几秒,唐舍才问:“人呢?在哪儿?”

    贺晨雪摇头道:“不在蓉城,在舟山群岛的某个岛屿上。”

    唐舍纳闷地问:“怎么会在那里?你是怎么找到她的?”

    贺晨雪道:“不是我找她,而是她找我,因为那座岛是我们贺家的产业,我不是要去那边做手术吗?我就想事先把家里的买卖安排妥当了,没想到,我在清理闲置产业的时候,那座岛上的守岛人却打电话告诉我,说他在海边救了一个女孩儿,自称叫佘诗汶,还是我的朋友……”

    贺晨雪得知这消息后,立即让守岛人接通视频,在看到视频那头的佘诗汶之后,贺晨雪确认那就是他们一直想找的人。

    只是为什么佘诗汶会出现在那里?

    唐舍道:“我们立即起身去那座岛,那座岛叫什么名字?”

    贺晨雪道:“叫蛇心岛,我们如果要去的话,得先飞到甬城,再坐船过去。”

    唐舍道:“你没直升机吗?”

    贺晨雪笑道:“有是有,但我没申请那段航线,如果要申请还需要等一段时间,所以,我们还是坐船吧。”

    唐舍转身就走:“那还等什么,马上动身。”

    贺晨雪追上唐舍:“不叫上其他人吗?”

    唐舍道:“时间来不及了,我有种特别不好的感觉,总觉得佘诗汶又要离奇消失一样,也许这一趟我们去,可以搞清楚她到底是什么人。”

    前往甬城的航班上,贺晨雪向唐舍讲述了关于蛇心岛的历史,几百年前蛇心岛仅仅只是一座有着自然天险的荒岛,明末清初,最后一支明军在这里建立了一座抵抗清朝的堡垒,之后多年,天下稳定之后,蛇心岛被一名叫做孙三的海盗所霸占,将这座当年的抗清堡垒变成了一座黑狱,起名叫磔狱。

    唐舍纳闷:“磔狱是什么意思?”

    贺晨雪解释道:“十八层地狱之中,第十五层就被称磔狱,而磔狱就是凌迟的意思,意为被关押在这里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唐舍纳闷:“为什么这个海盗要开监狱呢?”

    贺晨雪道:“根据史料记载,在民国初期军阀混战的时候,他也摇身一变成为了军队大帅,以磔狱为基础,做起了天底下最奇特的买卖,也就是说,有些不能杀掉,却又很麻烦的人,就会被送到磔狱。怎么形容呢?有人杀人,而这个叫孙三的家伙就负责关人,一直关到被释放,亦或者死的那天,总之,这座监狱中被关押的人,生死都掌握在他手中,而把犯人送来的人,还得按月支付费用。”

    唐舍点头道:“果然是天底下最奇特的买卖。”

    贺晨雪又道:“异道中的地相你了解吗?”

    唐舍想了想道:“我听师父曾经提及过,但不是很清楚。”

    贺晨雪道:“地相,早年叫地师,简称为‘勘’,属风水师的一种,在异道中,地相和风水师、阴阳先生这些不同,俗话说‘川西开棺、湘西赶尸、晋西地师’,其中所说的地师实际上指的就是地相这一职业。”

    唐舍点头道:“这个我知道。”

    贺晨雪又道:“地相之中,被冠以‘衮衣’二字的,就是被认为上可逆转国家命脉,下可主导个人生死前途的佼佼者。”

    地相所学名为辅世兵法,共分“测、兵、贾、权、和”五门,其含义为——

    测:揣摩之术,又称苏秦术。此术以推测、侦查、侦探、解局、游说为主。

    兵:谋战之术,又称孙膑术。着重兵法布局、行军布阵等。

    贾:商训之术,又称范蠡术。此术专攻工农商经营之道。

    权:御墨之术,又称苏绰术。以“诚善、好学、远志、智勇、不争”五诀为要,专攻官场权谋。

    和:匡弼之术,又称荀彧术。以“天下虽平,忘战必倾”、“公则天下平矣”、“天下之天下”、“万民之主,不阿一人”四句为要,研习相人、辅世。

    贺晨雪解释完这些,反倒让唐舍更纳闷了:“你说的这些与佘诗汶有关系吗?”

    贺晨雪道:“与佘诗汶没关系,但与蛇心岛有关系,当年就有一批地相曾经为了寻找一种叫做陵简的东西前往过蛇心岛,但我不知道最终结果如何,只是觉得,佘诗汶此时出现在蛇心岛,应该不是意外,也许与当年异道衮衣地相寻找陵简有着直接的关联。”

    唐舍沉默了,如贺晨雪所说,如果事情真的有关联,那么这件事就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查清楚的,而且还关联三个空间。

    他原以为可以把胡顺唐找回来,然后事情就会得以顺利的解决,但詹天涯不愿意牺牲穿越者来达到这种目的,所以,此事只能暂时搁置。

    两个半小时的飞机到达甬城,又坐了三个小时的船,这才在摇晃中抵达了蛇心岛。

    在看到蛇心岛的时候,站在船头的唐舍被眼前所看到的情景震撼住了,这座岛四面都是高大的山体屏障,按照贺晨雪的说法,完全是绕岛一圈,形成了天然的屏障,而传说中的磔狱就在这些山体之中。

    守岛人住在磔狱山顶的一座石屋之中,就连这座石屋都是孙三时代留下来的产物,虽然石屋外面看似破破烂烂,可在石屋中却应有尽有,而且保持网络畅通,与陆地可以随时保持联络。

    在那座石屋中,唐舍和贺晨雪见到坐在火炉前,脸色苍白的佘诗汶。

    贺晨雪示意守岛人离开后,端起旁边桌上的那杯热可可,走到佘诗汶身边问:“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佘诗汶却是道:“我被放逐了。”

    唐舍与贺晨雪对视一眼,不知道佘诗汶是什么意思?

    佘诗汶又道:“他们认为,是我帮助了你们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虽然还没有接触到核心,但已经很接近了,为了惩罚我,剥夺了我过去的力量,将我彻底放逐到了你们的世界。”

    唐舍试探性地问:“你是说,你就是所谓的边缘族的一员?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想做什么?”

    佘诗汶终于面朝两人:“我们就是你们所称的边缘族,也是你们的拥有者,你们每一个人都是我们创造出来的。”

    唐舍和贺晨雪愣住了,什么意思?难道边缘族才是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