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2.心病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起因是林会长的会所被查封,林会长本人因为涉嫌利用比赛设置赌局,操控比赛,被拘捕。

    而轩辕卓又是林会长推荐去的新人,一个第一次参赛就位列三甲,拿了最具潜力枪手奖的新人,十分容易惹人怀疑。

    就连本俱乐部的厕所里,都能偶尔听到议论声:“一定是暗箱操作。否则怎么可能一个毫无比赛经验的新人,能够拿奖?”

    “我也觉得蹊跷,还以为又来了一个天才呢。咱们俱乐部有一个天才已经够让人受的了。”

    “郑义桥确实是天才,实战成绩在那摆着呢。但是这个轩辕卓是什么东西?整天跟着郑义桥,就真以为自己能成天才了。”

    “可笑。”

    “喂,别说了……”

    ……

    轩辕卓面无表情从议论他的少年们身后走过去,洗了手,又面无表情走了出去,留下众人站在水池边面面相觑。

    后来有了更难听的流言,说林会长喜欢小男孩,曾经举荐过很多少年枪手,每一个都跟他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轩辕卓再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因为以他的长相,实在太适合被安排在这样一个不太光彩的故事里。

    那个时候的轩辕卓到底还是年纪小,觉得耻辱无比,很久都没去俱乐部参加训练,就连郑义桥去看他,他就拒不开门。

    就这么逃避了半年多,流言终于淡了许多,这期间郑义桥又参加了许多比赛,拿了很多奖杯,天才枪手的帽子牢牢戴在他的头上,再没人能够分去他的光彩。

    轩辕卓鼓起勇气去俱乐部请求教练让他恢复练习,路过更衣室,听到里面几个大男生在嬉笑打闹。

    “轩辕卓好久没来了,是不是放弃了?”

    “唉,他那件事传出去实在不好听,估计也是没脸来了。”

    “对了,阿桥,轩辕跟你最好,你真的不打算劝劝了?”

    更衣室里静默了一下,传来熟悉的轻笑声,郑义桥用稀松平常的声调说:“现在去劝,当初何必将他介绍给已经被射击工会盯上的林会长?”

    “你的意思是,你故意的?”

    “哇哇,你故意的?”

    “阿桥,你好坏哦哈哈哈哈。”

    “不过啊,我也看不惯轩辕那副傲慢的模样,而且一天到晚要求教练增加训练时间,搞得好像全世界就他一个人最勤奋一样。”

    郑义桥又笑了一声,“我可什么都没说,是你们自己理解的。好了好了,别偷懒了,去训练。”

    全身僵硬的轩辕卓在听到开门声,下意识躲进了楼梯间。楼梯间的门没关,风吹进来冷飕飕的,他却毫无知觉,握紧的拳头和僵直的后背,全被汗浸透了。

    那天他怎么回的家都已经不记得了,等回过神来,自己正坐在房间里发呆,面前的地板上,是被他砸得变形的奖杯,有个地方更是直接断掉了,金灿灿的涂层下,里面是黑乎乎的不明金属,就像是在嘲笑他,也许这个奖杯一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即便是到了现在,说到这里,轩辕卓依旧忍不住握紧了拳头,自嘲地笑道:“我当时真得很崇拜他,将他当作自己的目标在努力,每一天艰苦练习也并不是为了出风头,只是想早点跟他站在同一个赛场而已……”

    然而那一天,他的信仰崩塌,多年来坚信的追随的东西全部被推翻砸碎。流言从不曾真正打败过他,他却用了那么轻飘飘一句话,轻易地将他推进了无间的地狱。

    吴空看着轩辕卓发白的脸,握住他的手,义愤填膺道:“小小年纪就那么坏心眼,长大了肯定更不是东西,气得我现在就想上门去抽他一顿,以解我心头之恨。”

    轩辕卓扬了扬唇,脸色缓和了许多,神情却愈发郑重,“今年冬季运动会的射击项目,他也参加,我要在赛场上堂堂正正打败他。”

    “我支持你!”吴空使劲握着他的手,紧绷着小脸,“与他绝一胜负。”

    “比赛过后,我打算将这件事彻底忘记。”轩辕卓望着她,笑了一下,“从今往后,再也不想让他影响我的生活了。”

    这一抹笑,坚定而从容,让吴空的心脏冷不丁漏跳了一拍,随即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她的话。

    但没有出声,她说不出话来,与准备斩断痛苦的过往,从容向前的她不同,最近的她时常在做噩梦,梦中镜像中的一切,梦见自己不是自己。

    她低下头去,轻轻握住他的手,伴随着自己心脏的跳动声,下定了某个决心。

    *********

    吴空偶尔会瞒着所有人,偷偷去看心理医生,镜像世界发生的事,对她来说并非全无影响,她被噩梦缠身,梦见自己掉落到镜像那头,成了镜像里的吴空,再也回不来了。

    心理医生是个帅哥,吴空最喜欢的物种,但是却无法理解她口中的一切,只当她是个臆想症患者。

    “今天也跟我聊聊那个镜像世界吧。”医生坐在吴空对面,那是一个米色的圆沙发,跟他身上穿的米色长裤十分搭配,看着人心中一暖。

    吴空半躺在舒服的柔软躺椅中,眯起眼睛,梦呓一般慢慢叙述镜像吴空的一切,还有镜像轩辕卓,说到好笑的地方还会笑出声,说到伤心的地方,则咬唇沉默半晌,然后再继续说下去。

    就这么持续了两个小时,吴空觉得畅快多了,才起身跟医生告辞。

    医生送她出门,微笑道:“试着接受它们,梦里的那个世界也好,你在那个世界里发生的事情也好,接受它们,不要与这个梦或者梦里的记忆为敌,当你真正能够接纳这一切的时候,也就接受了真正的自己。”

    吴空猛然间想起,轩辕卓说过的那句话,“我打算将这件事彻底忘记,再不让它影响我的生活。”能够忘记,也是接受的一种表现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