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9.烈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把日历翻回七年前。

    那天放了高考前的温书假, 林谨承中午回家换书, 他的书包还在图书馆里占着座。

    这几天他都泡在那,无论如何,不想待在家里。

    钥匙一插.入锁孔,他就知道林肇言回来了。

    林谨承平时尽量避免与他碰面,便绕到一旁的窗台,宁愿等他走了再进去。

    至今记得那扇窗户没打开,连白色窗框上的灰色指印都清晰刻在脑海里, 林谨承走近了往里看, 视线触到林肇言因为急促喘.气而变形的脸。

    他倚靠那架黑色钢琴,气雾剂的喷口对准喉管, 徒劳地按动几下压嘴, 药瓶很快从手上滑落。

    林肇言被窒息折磨,手指抓扯衣领试图多呼入一些新鲜空气。

    可惜没用。

    抬头看到儿子, 他手还来不及伸出,人就一头栽倒。

    林肇言没有立即失去知觉, 嘴大大地张开,五官痛苦地拧绞, 还在笨拙地扭动身躯,宛如被生剥鳞片的鱼。

    再过一阵,他彻底安静了。

    林谨承木然地注视,疑心林肇言下一秒还会爬起来, 劈头盖脸地斥他这样不好, 那样不对。

    疑心哪个房间还藏着脱.光衣服的女人, 随时都会冲出来,无所顾忌地坐到林肇言身上,笑话他儿子少见多怪。

    蝉鸣此起彼伏,他立在房檐下,那具多半变成尸体的人在视野里慢慢化作一堆泡沫。

    林谨承面如纸色,踉跄着后退几步,站到院子里。

    炽热的阳光兜头浇下,他却冷得全身发抖,寒颤沿膝盖升上去,听到牙齿磕碰的声响。

    心里不是不怨恨,为什么要让他目睹?

    同时好像卸掉了体重一般轻盈自在,毕竟从发现赵姝萍偷偷往酒里放.药,林谨承就在等着这一天。

    不用脏了他的手,既能摆脱林肇言,又能把闻萤牢牢地拴在身边,一石二鸟简直不能更周全。

    几分钟后,林谨承恢复镇定,换上惊慌失措的语气拨打120急救电话。

    当救护车赶到时,十八岁的少年悲痛欲绝地摇晃父亲身.体,双手颤抖着尝试把气雾剂喷口塞进他的嘴,仿佛拒绝接受他早已离世的事实,一众医护人员无不为之动容。

    之后的一切理所当然,林谨承的表现不露破绽,他瞒过了所有人。

    *

    “再选一遍,我还会这么做。”

    “我不后悔,不内疚,不向众神祷告,也不和命运讨价还价,反正人终究是要死的,谁来到这个世界,都不可能活着回去。”

    “闻萤,这件事过去很久了,我们向前看好吗?”

    遮光窗帘合拢后,房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万籁俱寂,视觉外的感.官被无限放大。

    他们侧躺在床.上,林谨承的胸.膛紧贴闻萤后背,她甚至可以数出他的心跳,一下下猛烈地撞击。

    闻萤心里也是黑漆漆的,他的话像一团阴霾压得她喘不过气,把路走到尽头一样,再掀不起情绪的波澜。

    他双臂搂紧她,腿也压住她的,不让她有丁点出逃的余地。

    林谨承说话的时候埋头在闻萤颈窝里,呼出的气流吹弹到她脖颈的皮.肤,可她连痒也感觉不到了。

    闻萤大睁着双眼,似乎看到林肇言去世后,那段时间赵姝萍提心吊胆,活得不成人形。

    她们母女相依为命,在外漂泊多年,只为能有一天在某地扎根,可赵姝萍最后不得不放弃了打拼积攒的一切,万念俱灰地跑回家乡。

    她真心地感到对他亏欠。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