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7.完结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正午阳光炽烈, 步行街只撑开零星的阳伞,像沿河而下的花朵,行人纷纷避到两旁屋檐的影子里。

    闻萤在饭店门外等纪飞镰,这里他第一次来, 找不到地方。

    潘蕴慈说了, 出狱是大事, 人生三十从头始, 林谨承的父母两边必须都要来人。但她又决计不肯和林肇伦见面,只好叫他儿子过来代劳。

    林迦雯也巴望着纪飞镰,她一岁多的时候, 闻萤就没办法抱太久, 是他帮忙分担。

    那时他刚被女朋友甩了, 便去考助理园艺师,打算把养花当作事业发展,闲时常来陪小侄女玩耍。

    林迦雯很黏他, 纪飞镰一现身, 她顷刻收拢臭脾气, 展露招牌甜笑, 像有电视台的主持人等在旁边采访, 闻萤惊叹不已。

    听过那句“只要你和飞镰叔叔”,林谨承当然能估出纪飞镰的分量。

    他如何相比?

    缺席那么多年,他要怎么弥补?

    林谨承立在阳光中, 垂眼看向她脚下的台阶, 感到身体发出一种快要融化的轻响。

    他以为自己可以不在意, 如当初决定坐牢那样洒脱,冲动地,自大地选择了近乎毁灭的快.感,还觉得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可为什么触到小姑娘抗拒的眼神,心脏会传来郁卒的疼痛?

    “你不用非要等我……”沉默了许久,林谨承嗓音干涩。

    闻萤神情疏冷,“你不用说这种风凉话。”

    “不是吗?我们没结婚。”林谨承无心与她拌嘴,诚恳语气透着几分真情,“……迦雯,她需要一个爸爸,你不用对我愧疚。”

    闻萤凝视他。

    她看清这个男人,总在用无谓的英雄气概掩饰内心的自卑。

    期待纯粹的爱,又害怕破坏了纯粹,便连疑似也拒绝,排斥任何掺假的可能。

    林谨承见闻萤不说话,抬头看着她:“成年人了,你有得选。吃到难吃的菜可以吐掉,不要勉强自己……”

    “迦雯是顺产,生下来身高五十二厘米,体重七斤。”闻萤踩下台阶,站到他面前,不想任他沉浸在救世主的情绪里,要把他拉回现实,提醒他才是迦雯的爸爸,“我也没有痛很久,你妈妈和我妈妈都陪在身边,产后一切正常,顺利到我们有些不可思议。除了……”

    除了你不在。

    林谨承突然伸手抓住她的肩膀,闻萤分不出这是让她别说了,还是继续说下去。

    那只手很快剧烈颤抖起来,指甲快陷进肉里,她疼得就要叫出声。

    他似乎没有察觉,眼睛一下失去了光彩,像坠入无底的深渊。

    有那么一瞬间闻萤错觉他要抱她,但林谨承仅仅低下头,喉咙沙哑:“还有呢?”

    还有——

    在刚当上副总经理时,让以前的销售部经理摆了一道。

    她到底还是经验欠缺,合同里疏忽了一处,被对方逮住话柄。而曾经的领导力挽狂澜,拯救了鸿海被罚的命运,收获众人交口称赞。

    闻萤不得不挺着八个月的大肚子,向总经理道歉,承认是她的错。

    哪怕几天后事情反转,有人在某KTV撞见销售部经理与闻萤的合作方勾肩搭背,笑话她想上位,哪那么轻巧。

    她从此必须更加谨慎,更加细致,挤在一屋子男人里也要拿出不遑多让的气场。

    还有——

    拿到那张怀孕化验单后,身体仿佛慢一拍地正式接收到信息,反应剧烈。常常上一秒还在和别人讲话,下一秒就逃去洗手间呕吐。

    发展到后来,连喝水都吐,不得已去医院挂了葡萄糖。

    当初怀孕的目的,主要是为压住潘蕴慈的怒火,闻萤想一定因为这样,她才受如此折磨。

    但是林迦雯出生后,这些都不重要了。

    怀里抱着那个皱巴巴,不怎么好看的小孩,闻萤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毕竟连这样的疼痛都经历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一想到这个柔软的小身体从此依附于她,参与她的生命,所有流失的力气都回来了。

    “‘迦雯’是你妈妈取的,我没有意见。”

    林谨承垂下的脑袋快碰到她胸口,双手握紧她的肩头,听到她淡然地收尾:“好了,就这些。”

    他摇头,反复问:“闻萤,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你该让我们定期去看你,迦雯就不会这么认生。”

    “可我欠你那么多,却没有什么可以给你。”

    “没有就不要勉强,你收好我的就行。”

    什么叫“收好我的”?

    他没听明白,缓缓抬头,片刻又停下,只够露出睫毛。

    闻萤盯着他长而微翘的黑睫,想起迦雯的,简直照着他印出来。

    收回心思,她解释:“不许再说让我离开,不用等你这种话,不要试探我。我的感情早就被你拿走了,没有多余的分给别人。”

    这些年他们争吵过,也冷战过。

    渐渐摸索出相处的法则,等回过神,才发现把“磨合”、“耐心”与“包容”等留给对方,进化为不用猜测想法,一眼就能判断的直觉。

    闻萤当然爱他。

    可比起爱,只有说出更具厚重感的比如时光,比如感情,才更能抚慰他的心,让他收起那些悲悯孤独的念头。

    台阶上有小男孩踩着滑板疾驰,从不远处朝闻萤冲来。

    林谨承还抓着她双肩,理所当然地往自己怀里一收,靠上他的胸膛。

    他穿的还是几年前那一身,一件铅灰色衬衫洗干净了,大太阳底下泛着发白的陈旧。

    闻萤摸出他真的瘦了,隔着单薄的棉质衣料,感觉到胸腔里又急又重的心跳,不由得鼻尖一酸,她双手从腋下伸向他后背,心疼地抱紧他。

    熟悉的温度和气息填满她的知觉,沉溺着不愿起来。

    泪水蓄在眼底排遣不去,世界在眼中模糊了清晰,清晰后又模糊。

    林谨承托住她的后脑勺,脸压近,呼吸近在咫尺。

    他低头吻下去,闻萤没有拒绝。

    轻触的耐心磨不过两秒,林谨承另一只手扣住她的腰,将她压向自己。

    舌头迫切地探入,带着他掠夺性的力道。闻萤透不过气,用胳膊推了一下,可惜没推动。

    扣在腰上的手忘乎所以地不安分起来,林谨承沉迷在她的气味里,恨不得将这些年欠下的一并补上。

    直至两人身后传来一道轻咳——

    “咳!”

    纪飞镰看了眼腕表,试图化解尴尬:“等多久了?”

    闻萤说:“没多久。”

    林谨承握紧她的手,看向纪飞镰的目光有些抵触。

    纪飞镰不以为意,朝他笑笑:“你妈妈该等急了,我们进去吧。”

    *

    林谨承从小和父母疏远,这世上他唯一亲近的人是闻萤。

    错过了成为父亲那一刻的懵然和激动,他从来没有想过,跟一个快六岁的小孩子如何相处。

    这个小人美得仿佛出自画里,皮肤白皙近乎透明,清澈狡黠的眼中开始有了自己的主意。

    他隔着屏风看到林迦雯嫌弃奶奶喂的猕猴桃太酸,把头摇成拨浪鼓,撅着嘴就是不吃。等纪飞镰走进房间,小女孩立马张嘴咬一口,皱了皱眉毛。

    潘蕴慈看她忍得辛苦,逗她:“甜吗?”

    林迦雯朝她使劲点头,眼睛却是看向纪飞镰,“甜!”

    外面的林谨承扯动嘴角,转头附在闻萤耳边小声说:“从小这么虚伪,确实是你亲生的。”

    闻萤恨恨地睨他,手还被他拽着不放,不甘示弱地说:“脾气大得不行,这点随你没错了!”

    “鼻子要是随我就好了。”

    “晚上睡觉手里总要抓着东西,跟你一模一样!”

    “我哪抓着东西?”

    “还敢抵赖?我偶尔起夜去洗手间,你都不肯放手!”

    林谨承低眸一笑。

    他想说这几年没有睡过好觉,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