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5.番外--梦中的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番外--梦中的结局

    国庆节的时候, 路然和齐硕举办婚礼。

    婚礼前夜, 路然睁着大眼睛躺在家里的大床上,竟然兴奋到睡不着。

    婚纱就摆在客厅里。

    路然踩着拖鞋下去, 看着那洁白的婚纱,有点恍惚。

    这婚纱跟上一世齐硕给她买的婚纱一模一样。

    路然睡在沙发上,歪着脑袋,视线紧紧地锁在那纯白的颜色上, 思绪好像打了个盹,紧接着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意识好像渐渐脱离了身子,飘在了半空中。

    周围的场景慢慢变幻着,黑暗的客厅好像慢慢消失了, 变成了上一世, 她在路盛隆家主的房间里。

    她整个人就飘在半空中,床边坐着的另一个自己——那个二十二岁结婚的自己。

    房门外面热闹的声音靠近了, 路盛隆一家, 还有她那一众小姐妹们堵在房门口, 要让齐硕给了红包才开门。

    路然飘在一旁, 看着齐硕在他们的刁难下, 俯卧撑做到满脸汗,最后眼看着胜利在望了, 却又有人递来一把花生米。

    “要吃了这个才给进!”

    齐硕对花生米过敏……

    路然飘在旁边, 看着齐硕眼睛眨都不眨的把花生米丢进了嘴里, 一边嚼一边嘴角似乎还带着温柔的笑……

    心里暖暖的。

    真可惜, 上一世的她坐在房间里,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房门推开的一瞬间,路然仿佛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拉扯着,周围场景继续变幻着。

    等四周重新稳定下来,场景又变了,这次她来到的地方是齐家老宅。

    电子表上的时间告诉她,那是她去世后的第三年,大年三十。

    每年这个时候,齐家三兄弟都要聚在一起吃年夜饭的。

    路然一眼看去,饭桌上只有齐如海和齐宏、齐荣,并没有齐硕的身影。

    路然心里一紧。

    是啊,这时候齐硕也去世三年了。

    路然低着脑袋,正在忧虑,却听见齐如海开口问:“小硕还没回来?”

    路然呆住了。

    齐宏点头:“爸,他每年这个时间都要先去陪陪小然再回来的,走之前特意叮嘱了,您胃不好,先吃着,不用等他。”

    齐如海静默片刻,长长的叹了口气:“算了,再等等。”

    电视机里,春晚已经开始了,饭桌上却依然没有人说话。

    路然看着齐如海一分钟三叹气的,整个心都揪了起来。

    是她的错,她做的决定太决绝,完全没有替他们着想……

    正想着,大厅的门被打开了。

    路然视线抬起来,等看清楚进门的人的样子后,泪水在眼眶中泛滥,视线已经整个儿模糊了。

    ……齐硕?!

    齐硕从门口进来,走到桌边,皱眉道:“不是让你们先吃吗?怎么又等我。”

    齐宏看着他:“爸想等你回来一起吃。”

    齐硕还要再说什么。

    齐宏已经打断他:“好了,人都齐了,先吃饭。”

    热腾腾的饭菜被端了上来,终于让安静的大厅里有了几分节日的氛围。

    路然找了个角落站好,看着他们一家人吃完饭,最后齐如海把齐硕叫上了楼。

    “儿子,你这心里还是放不下吗?”齐如海坐在床边,看着自己儿子这张帅气又成熟的脸,轻声叹气。

    齐硕没吭声。

    “我知道你,这么多年来不仅把路盛隆送进去了,还把路家的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这都是……”

    “爸,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齐硕把这句话接上。

    齐如海叹气:“小然是个好姑娘,这么多年,我是看着你们俩吵吵闹闹走到一起的。可是小硕,人死不能复生啊……”

    齐如海顿了顿,看了眼外面的月色:“我知道,你一直觉得是你害了小然,可当初你车祸昏迷,被外面人误传了,小然一时想不开,也不能怪你啊……”

    齐如海的声音很轻,像烟一样,不肯再加重他这个小儿子的负担。

    可齐硕的呼吸还是明显的加深了。

    “爸……”

    “你听我说完,”齐如海小声说,“小然这孩子,跟你感情是真好,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她知道你现在这样,她一定也会放心不下的。”

    齐硕抬眼,咧嘴轻笑了一下:“爸,我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齐如海借着灯光,看自家儿子下巴上的青胡茬,还有眼睛里的红血丝,处处透着沉痛的模样,哪里像是挺好的?

    齐硕知道齐如海的想法,不想再大年夜跟他起争执,于是站起来抢先说:“爸您先睡,我就不打扰您了。”

    他说完,冲齐如海笑笑,转身出了房门。

    路然赶紧跟着齐硕走出去,临出门的时候,耳边正好留下齐如海的一声长长的叹息。

    心里的痛一点点积攒蔓延。

    小硕哥哥没死,他竟然没死……

    路然心脏慢慢收缩着,感受到神经拉扯一般的疼痛,从心脏,蔓延到整个胸腔。

    她一直以为他死了,死于车祸。她甚至猜想,这场车祸会不会是人为的,会不会是路盛隆下的黑手——

    可没想到,原来是一场误会。

    路然他跟在齐硕身后,看着他明明正是壮年,却透出了几分沧桑的背影,胸口痛到不行。

    齐硕的房间里一片黑暗。

    他走了进去,把自己丢进床里,没开灯。

    路然就站在窗边,背对着月光,看着他抬手把眼睛盖上,呼吸一起一伏,满是颓丧。

    三年了,他还没有从她去世的消息中走出来。

    路然低头看着他,最后忍不住伸手,碰了碰他的脸。

    “谁?!”他警觉地睁开眼。

    路然愣住了。

    继而更让她惊愕的是,他竟然看见了她——

    因为她准确的抓住了她的手!

    路然惊愕万分,却看见他的手直接从她所在的位置穿了过去。

    她还飘在半空里,身子是虚的,没有实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