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4.第28—30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徐昀还是寻得机会和赵清漪出去, 走在家附近的一座小桥上说句话。

    徐昀说:“沈俊搬来这里,你要有什么难处, 只管来找我。”

    赵清漪却自己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心境, 说了句:“你是我什么人,恁地这事也来找你?”

    但是徐昀回了她一句:“你说我是你什么人?”

    赵清漪忍不住一阵慌乱,说:“你不就是个傻瓜。”

    徐昀微微一笑道:“那你是什么?”

    赵清漪收起游恩, 正色道:“你要再这样乱来, 将来你闹出这什么麻烦,我可不来收拾。”

    徐昀笑道:“那你可要收拾,要是我们在一处, 你便不能不管我。”

    “好脸白, 谁要管你了,我要管也管我儿子去。”

    “我来管儿子, 你管我好了。”

    她心中有种别扭,但又不讨厌, 千般滋味说不情、道不明,她二嫁一途, 进不得、退不得,退一是万丈深;她亦有点心动,进却也是前途未卜。

    “你以后别来我家了。”

    “那你来我家好了。”

    自他和家里说了,王府再没有请她, 她也不敢主动主门。

    “我才不要, 王爷王妃要用扫把将我赶出来……”

    “我教你个方法, 他们定不赶你。”

    “我不要你教。”

    “我教……我们成亲, 你生了娃娃,他们再不赶你。”

    若是现代,赵清漪能一脚踹过去,可现在是古代。

    赵清漪正要反驳,忽见不远处走来一个粉衣公子,正是李笑,心下没有多想,一把拉住徐昀就跑。

    跑到附近一条小巷子中,徐昀捏了捏她的手,她才松开了他。

    “你别误会,我是看到……”

    “我表哥?你怕他干什么?”

    “他要是看到我们站在一块儿,就说不清了。”

    “哦,他知道,我跟他说了。”

    赵清漪:……

    ……

    傍晚,英亲王回府来,刚到自己院子,就见儿子在那候着。

    “许先生?您老辛苦了。”

    英亲王白了他一眼,抿了抿嘴,进了屋子,王妃正去曹家做客还未归。

    看着两个小厮提着东西进屋子里,尽然是一个完整的蛋糕,一个食盒的卤味,一坛子的酱菜。

    “许先生,原来你是‘劫贫济富’的大侠呀!”

    英亲王骂道:“臭小子,你再敢多说风凉话,你就直接去相国寺出家!老子再生一个!”

    而徐昀闻着几种食物完全不同,却都令人口生津液的香味,忽看着那如艺术一样漂亮的水果蛋糕、味道渗入骨里的卤味、还有那令人胃口大开香味的酱菜。

    本朝的烹饪饮食虽然比前朝有了发展,但是和后世是没法比的。赵清漪有钱后就爱吃,本就阅历多,基础好,用了食神技能后,闲时就会做菜,或是教母亲、嫂子做菜。

    徐昀不禁咽了咽口水,英亲王已经忍不住夹了一个鸭掌吃起来。

    徐昀也跟着夹了一个,第一口感觉刺激,但是味道实在太醇厚浓烈,欲罢不能。

    “留点给你母妃……她念了几天了。”

    “……”

    英亲王用手帕擦擦嘴,说:“你要是真想娶进来,会做菜倒是可以考虑。”

    ……

    赵李氏和赵王氏两个最喜欢一早一晚出门逛街买菜购物的东京新市民,由两个小厮推着家中的一辆独轮车跟着,到街上买了许多新鲜的菜和调料、香料。

    她们还想买一桶活鱼,家中的鱼吃完了,赵清漪说了孩子们要多吃鱼才会聪明。

    周五家的鲤鱼素来好,她们一来,周五就扔下一个犹犹豫豫不买的老妇,迎了上来:“夫人、少夫人,你们今天气色真好呀!”

    赵王氏呵呵一声笑,说:“今天,你这些鱼怎么卖呀?”赵王氏的官话学得比赵李氏好得多,赵李氏听得懂,说得不太好。

    周五说:“少夫人可是老客,不瞒您,这里有三十二斤,我算您三十斤钱,还是原价,给您送上府去再给钱,怎么样?”

    赵家婆媳一听合算就同意了。

    周五喜道:“好咧,收摊啰!”一早收摊,剩下的时间都可以再去捕鱼,便宜个一二斤是合算的。

    赵李氏和赵王氏正要走,却见一个五十上下的老妇瞪老大的眼看她们。

    赵李氏也认出了来:“亲……原来是你!”

    这老妇不是别人,正是沈张氏。

    赵李氏却见沈张氏手上戴的正是当年她给赵清漪的嫁妆镯子,头上的银钗也是。

    张氏怒道:“原来你们也在京城!”

    赵李氏也火上心头,从前她不好插手太过让女儿为难要忍,现在可不管,再则张氏手上头上的首饰刺激到她了。

    赵李氏道:“京城是你的吗?我们不能呆?”

    张氏道:“你神气什么,生出那么个不贤不孝不贞就会坏事的女儿,哪里配得上我儿子?我儿子可是状元!”

    赵王氏都忍不了了,说:“我呸!你儿子不过是个下流胚子,小姑多好多能干的姑娘,被他误了十年青春!你那什么状元儿子呀。小时候靠着我公爹、之前十年靠着我小姑,现在找到新靠山,都等不及说清楚事儿,就要攀上去了。”

    张氏怒道:“我撕烂你的嘴!”

    当然有小厮拦住张氏,而张氏身边也跟了个婆子,结果小厮对上了婆子,不一会儿开封府的李捕头带着人来了,隔开了人。

    一问人家,居然是碰上了沈状元的母亲和状元前妻家的母亲、嫂子,张氏骂赵李氏江南脏话,李捕头当差多年,在东京地头见过不少人,还有些听懂了,就让她闭嘴。

    张氏说:“快将她们关进牢房去!她们想打人!我可是沈状元的娘,我儿是朝廷命官。”

    李捕头却对张氏的品德并没有多少信任,想当初那十四个女人拥着十四个差不多大的儿子,那画面冲击力是十分大的。有这样的前夫,糟糠实在可怜。

    “谁都知道你儿子是朝廷命官啦,但是老夫人你身上可有诰封?”

    “什么?”

    “对了,也不是一中状元就能让母亲或夫人有诰封的,沈状元怕是有也给新夫人了。老夫人身上也无诰命,所以不要命令我一个当差的怎么做事。”

    张氏看他颇为威严,不禁气短。而赵李氏和赵王氏朝李捕头福了福身,谢过他们,转身离去。

    张氏偷偷跟着她们却没有想到都要回到家了,而赵李氏和赵王氏却是知道张氏住隔壁,以她也是回家。

    张氏看着赵家的宅子,不禁瞪大了眼睛,心中惊骇莫名,然后回了家。

    在家中她与沈二良说起,讨论后将此事告诉了沈俊。

    多时没有想过赵清漪的现状,没有想到她竟然住在隔壁。沈俊原本是最为府中状况烦心,现在却是不能不恨。

    赵家住在隔壁的事没过两天,王薇也知道了,张氏管不住嘴,下头的人自然会报给王薇。王薇倒是奇怪,按说赵氏去年就应该死了呀。王尚书知道一些事,却是没有和女儿说的,而沈俊原想坏泼脏水给赵清漪的事,也没有和王薇说过。

    王薇原以为到现在赵清漪已死,便宜她了,她不能亲手报复了。现在听说她没死,心想是情况改变了的关系。她心中一计较,喊了沈晓云和沈归云来,吩咐如此如此。

    ……

    上午,赵家门房的小厮,听到敲门声,打开门却是两个小孩,他一开门就喊着娘,想要往里闯。

    赵清漪听到消息,赶到却见赵李氏和赵王氏正在客厅,用府中点心招待沈晓云和沈归云。两人今年一个十一岁、一个八岁。

    沈府火食并不好,两个孩子忍不住狼吞虎咽。

    赵清漪铁青着脸,走进屋来,说:“是谁放他们进来的?”

    沈晓云和沈归云看到一个青衣丽人进屋,一时之间不敢认,因为她实在相差得有点多,

    赵李氏道:“清漪,这孩子知道找娘,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赵清漪道:“娘,他们没事找来不是太奇怪了吗?他们真这么念我,会去跟一个五年不见和从来没见过的所谓爹吗?不要太天真的。送他们出去吧,以后再也不要放进来,我只有纯儿和悦儿两个孩子,至于他们是沈俊的孩子,跟我无关。”

    这时沈晓云终于确定了,跑了上来:“娘!”她的娘好像过得很好,而且她穿的衣服好漂亮,她也想要。

    赵清漪避开了身子,说:“来人,将他们两个送出去,再不许进赵家大门!”

    正说着,忽听外头嘈杂。

    王薇不可能没由头的就上门去,这带着张氏上门讨回孩子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们理由充足,果然就冲了进去。

    赵李氏和赵王氏听了小厮的禀报不禁讶然,赵清漪冷笑,看着沈晓云和沈归云,说:“你真是好孝顺王薇呀,她能给你们什么好处?”

    王薇看到赵清漪的时候也不禁怔住了,她见过多少闺秀美人,但论秀逸气质,却无人可与眼前的女子相比。她哪里是她印象中的那个乡下粗妇?张氏也同样如此。

    王薇说:“你是赵氏?不可能!”

    赵清漪道:“你们来的正好,你们家的孩子擅闯民宅,我正要赶出去。他们还偷东西,吃了我家桌子上摆的点心。你们既然来了,快领回去吧。”

    王薇回神,道:“赵氏,你休要倒打一耙,明明是你们拐了我们家的孩子到你们家,私自扣住孩子!我们正要讨个说法!”

    赵清漪道:“不然怎么说你和沈家这么合呢?有的人不管出身是否是一二品官家的小姐,做的事怎么都往下流里钻。”

    王薇气得脸色发白,说:“赵氏,你别逞口适之利,孩子总是在你家找到了,你要给个说法。晓云、归云,过来,我问你们,他们是不是要强骗你们进来的?”

    沈归云邀功似地说:“是他们骗我进来的,说让我不要爹。”他的爹爹是状元,新娘是大官家的小姐,她是有很多银子,有很多好东西的。

    沈晓云想起赵清漪的态度,不禁道:“我不会要离开爹和母亲的。”显然她说的母亲是王薇。

    赵李氏和赵王氏不禁目瞪口呆。

    王薇道:“现在你们还有何话说?晓云和归云是沈家的孩子,你们想要抢孩子,我可以让你们见官!”

    赵清漪道:“你想见官?正好,我也想见官,不然去开封府走一趟?”

    王薇怒道:“赵氏!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赵清漪道:“你好大的官威呀,你在这里闹,你爹知道吗?你需不需要问问你爹再决定找不找我麻烦?”

    王薇不禁疑惑,暗想爹两年来是没有和她再提过赵氏的事,让她好好过日子,难道爹也是这样算了?

    原本是想借此一探虚实,然后给赵氏一个教训。现在赵家还在东京落脚,还能住得起这样的宅子,只怕不会简单。

    王薇忽想到了明霞郡主,因为她当时出面,爹都不能以权势和人手将赵氏处置掉。

    “以后你给我小心一点,东京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赵清漪说:“说完了就带了你们家的孩子走。”

    王薇忽邪恶笑道:“是呀,是我的孩子,他们要孝顺我这个嫡母。你只是个下堂妇。”

    赵清漪也是凡人,实在是太恶心到她了。有些女人就是觉得抢到一个男人就是她所有的人生价值了,最恶心的是还要在眼前炫耀。

    赵清漪道:“府中人都给我听着,沈家的孩子,无论是谁,再要往家里闯,乱棍赶出去就是!”

    “慢!”忽见赵怀方和假扮许先生的英亲王过来了,赵怀方道:“清漪,不要冲动,如果孩子还心向你,何必这样?”

    赵清漪不禁道:“爹,他们是受王薇指使,想过来找麻烦的。他们心术不正,我们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心术不正就好好教导。子不教,父之过,你身为母亲,难道没有责任吗?”

    赵清漪道:“当初我已仁至义尽。他们的人生会很多艰难,但是在这个社会上,人必须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无关孩子与大人。”

    若非她的执念委托人不是将来的赵怀方,此时她更不会客气。

    赵怀方道:“若是孩子走错路而不教,要我等教书育人的先生做什么?”

    赵清漪道:“可我们有资格教吗?他们是沈家的孩子,他们就是要抓住你的这点弱点来攻击你。孩子为了利益出卖我这个亲生母亲。”

    “所以,你就要否定他们?若能教导,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如果他们是骗你改过,卧底于你身边,然后帮沈家捅你一刀呢?”

    “因为这种可能,便要不认亲生骨肉吗?”

    赵清漪:“爹,你看清楚。”

    说着,赵清漪冲沈晓云和沈归云说:“谁是你们的娘,是我,还是王氏?你们认了我,就不得认王氏当娘。”

    这是让孩子当面选择,没有蛇鼠两端的可能。

    沈晓云知道王薇的身份,虽然娘现在看着很好看,但是官和民是有区别的,她知道,这个选择关系到自己的将来。

    沈晓云躲到了王薇身后,沈归云扑进了张氏怀里,王薇道:“赵氏,你好恶毒,你居然教唆挑拨我和孩子的关系!你再敢对两个孩子下手……”

    赵清漪抢道:“你心中的仇恨来自于什么?光明正大和离让位给你,你不满意?”

    王薇道:“赵氏,我告诉你,你以为在东京就凭你就可以横行霸道吗?你恬不知耻攀附明霞郡主就可以狐假虎威吗?你是草民,你只是个草民,你凭什么猖狂?”

    赵清漪:“现在跑人家家里来猖狂的是你吧。”

    王薇道:“我总有一天,要你跪在我的跪下,给我磕头求饶!”

    “你是自个儿跟自个儿排行,你算老几呀!”

    王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