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1.第五十一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购买比例60%,否则要72小时后才能看到正文, 见谅。  季云非最高, 排在最后。

    他做广播操也是在糊弄,跟小胖两人踢踢打打。

    班主任从队前面走过来时, 他们才收敛。

    解散后,同学陆续回来,人群里,蒋小米还是一眼就能看到季云非, 也许是身高太显眼。

    他跟滕齐几人慢慢吞吞朝教学楼这边走,不时, 小胖跟滕齐还打两下。

    滕齐使坏,握着小胖的肩膀,用力一跳,直接压在小胖背上。

    他们闹着,笑着。

    跟她一潭死水般的生活一点都不一样, 她除了学习做题,偶尔跟曾柯说说心里的小秘密,吐槽一番她的父母,然后就没别的了。

    初中三年也是这样过来。

    其实, 她骨子里离经叛道,只不过被父母的高压线强压着, 她只能做个乖乖女。

    季云非他们到了楼下, 滕齐看到她站在走廊上, 冲她吹了一记口哨, 嘴角的笑肆意又张扬。

    周围同学一起起哄。

    季云非没什么表情,跟小胖上了楼梯。

    “滕齐,你等一下。”蒋小米喊他。

    滕齐本来就一直望着她,也没打算进教室,他笑:“你让我等两下我也等。”

    蒋小米懒得搭理,“你的水,接着。”晃晃手里那瓶苏打水,是昨天季云非带给她的那瓶。

    蒋小米手往下伸了伸,距离不算高,她轻轻一扔,滕齐下意识的朝前一步,拿校服兜住苏打水。

    水被退回来,他早有心里准备,不过这总归是很丢人的,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呢,他晃晃苏打水:“谢谢,我收下了。”

    不知道情况的同学,还以为是蒋小米主动送水给滕齐。

    她赶紧解释:“你以后别送...”水给我了。后面的字还没说出口,滕齐跟几个同学已经走向他们教室,她在二楼走廊看不到他们身影。

    蒋小米原以为当众把水还给滕齐,他就明白是什么意思,哪知他厚脸皮,竟当着那么多人面颠倒黑白。

    季云非从走廊那边走来,目睹了事情全部经过,他扫一眼蒋小米,蒋小米正好垂头丧气的转身。

    两人视线对上。

    “对付这样的厚脸皮,你不理会就行了。”季云非开口。

    蒋小米点点头,“哦。”很乖巧又听话的样子。

    拄着拐杖从他面前经过,直接进了教室。

    季云非没进去,背靠着台子,手肘抵在上面,透过窗户,望着教室里的人,蒋小米开始看书,一本英文原著。

    “诶,我怎么觉得你比滕齐脸皮还厚呢?”小胖刚才已经想明白了季云非现在什么心思。

    他吃着小馒头,戏谑的看着季云非。

    不时有同学从他们跟前经过,季云非没说话。

    静默片刻,走廊上人不多了,季云非小声道:“我跟滕齐不一样。”

    “哪不一样?”小胖仰头,把半袋小馒头直接倒嘴里。

    “哪都不一样,我初一就喜欢她,滕齐算什么?”

    “握草,什么?初一开始?”小胖差点被呛到。

    季云非没吱声,起身去教室了。

    中午放学,季云非明知道她有阿姨送饭,他还是想找她说一句:“要不要我给你带饭?”

    蒋小米摇头:“不用,滕齐妈妈给我送来。”

    季云非拧着眉:“滕齐妈妈?”

    滕齐昨晚回家真的有写情书,只是憋到半夜都没憋出来,也写了几行,自己看着都磕碜。

    他知道蒋小米不好追,不像其他女生,说几句好听话,送点礼物就行,她家好像不缺钱。

    第二天早上起来,他就打起了别的主意,拐弯抹角的跟妈妈说,现在蒋小米吃中饭不方便,他们家是不是要表示一下。

    妈妈好说话,说那就以后让家里阿姨做好了给蒋小米送去,省的她来回朝食堂跑。

    滕齐内心兴奋的无以言表,他主动承担跑腿的活儿,中午由他到校门口拿饭,让阿姨在门口等着他。

    一早蒋小米就接到了滕妈妈的电话,说中午给她送饭,蒋小米想都没想的就拒绝:“阿姨,谢谢,我小姨给我送饭就行,不用麻烦您。”

    滕妈妈:“这个没什么麻烦的,你小姨要上班,也没时间一直给你送饭,你就不用跟我客气,到时让滕齐把饭给你送到教室,也得让他长长记性。”

    蒋小米一点都不想跟滕齐见面,“阿姨,我真不是见外,之前住院就已经够麻烦您跟叔叔,滕齐也不是故意要撞我,你们这样我会有心里负担。”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滕妈妈也没再勉强,言语诚恳,“那这样吧,就送今天中午一次,阿姨表示下心意总行吧?你现在做什么都不方便,阿姨真过意不去,上次给你送去的排骨你不是说好吃么?今天再给你做。”

    蒋小米不好直接驳了面子,应下来。

    于是中午放学后,滕齐两腿就跟安装了小马达一样,直奔校门口。

    拿上保温壶就朝教学楼这边蹿,路上遇到同学,“你干嘛呢?”有人问他。

    滕齐挑眉笑:“给我媳妇送饭去。”

    一副贱兮兮的样子。

    正好他前女友潘茵茵也在放学的人群里,周围人都朝她看,她瞪回去:“看什么看!老娘脸上有花不成?”

    男生面面相觑,打闹着快步离开。

    滕齐跑到二楼,正巧季云非跟小胖从教室出来,准备去吃饭。

    “诶,等等,帮我把保温壶递给我媳妇。”滕齐直接把保温壶递给季云非,然后偏头看向教室,“蒋小米,饭来了。”

    随即拍拍季云非肩膀,“谢啦,兄弟。”

    季云非扫他一眼,没吱声,走进教室。

    小胖看看季云非猪肝色的脸,不仗义的笑了出来。

    史上最憋屈的外卖小哥。

    季云非把保温壶放到蒋小米桌上,淡淡说了句:“你成天坐着不活动,少吃点,吃多了消化不良。”又加了句:“别噎着。”

    蒋小米:“......”

    他转身就走。

    季云非一走出教室,滕齐就把手臂搭他肩膀上,“你作文写的不是不错么?教教我怎么写情书。”

    季云非扫他一眼,“你想上天?”

    小胖一个没忍住,哈哈哈笑了出来。

    他们走远,曾柯合上书本,教室就剩她们俩。

    她在蒋小米前面的位置上面朝她坐下,下巴一扬,一本正经的样子:“这位同学,听说你有早恋倾向,来,跟我说说怎么一回事,坦白从宽。”

    蒋小米抬眸,“你也信?”

    曾柯趴在她一摞书上,“我肯定不信呀,可我在厕所听她们说的有鼻子有眼,说你跟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