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1.04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是提示订阅不足分割线------  裴景泽拉着范桃戈直接上了33层, 天行传媒的33层是整栋大厦唯一不对外开放的楼层,所有人都知道这里是裴影帝的专属领地。

    作为公司最早签约的艺人,又是整个娱乐圈目前为止最年轻的“大满贯”影帝,裴景泽在天行传媒享受的特权和常年屈居第二的沈承斌有着天壤之别。

    范桃戈是第一次来33层, 出了电梯口不能免俗地轻呼出声。放眼望去整层楼都是裴景泽的地盘, 办公区、运动区、休闲区、休息区……而这并不是裴景泽真正的住所, 他一年来公司的次数加起来超不过三十天。

    跟着裴景泽走到正对电梯口的超长沙发上坐下,范桃戈还处于好奇宝宝的状态双手不识闲地这摸摸那瞅瞅:“奢靡,简直太奢靡了。”

    裴景泽好笑地摇头:“这里是公司的。”

    “可你拥有这里的实际使用权。”范桃戈撇嘴。

    天行传媒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只有公司里每年各方评定综合分数最高的艺人才有资格拥有33层的使用权,所谓综合分数就包括了一个艺人的影响力、商业价值、粉丝量、票房号召力等等有据可查的数据。

    自从裴景泽在十年前入主33层后,这里就再也没有易过主。

    沈成斌对天行一哥的地位觊觎已久, 可惜拼了多年依旧只是个万年老二。若说混到他们这个级别的艺人不可能缺这一处住所, 拿裴景泽来说,被媒体曝光的名下产业就有三处, 实际数量必然只多不少。

    可天行传媒的33层是地位的象征, 远不是一处领地这么简单的事。

    将艺人之间的等级差距用最直观的方式呈现出来,这一直是天行老板陈朝牧坚持的理念。

    就是要告诉所有艺人只有不断往上爬才能有资格享受更好的待遇,而越是顶端之间的差距也是越大。

    裴景泽大概是早就习惯了, 转身朝不远处的吧台走去。范桃戈回过神, 双手托腮盯着男人的背影——

    “找我有事要说?”

    刚刚裴影帝拉着她在众目睽睽之下霸道离席惊掉了多少人的下巴……也不知道现在热闹成什么样了。

    裴景泽转身过来时手里端着一杯牛奶, 动作自然地递到范桃戈的手里:“先喝了。”

    “……”猜不出男人的心思, 只好接过牛奶, 热的, 但不烫,一口一口地轻抿。

    “我刚看你老是捂肚子,不舒服?”见她乖乖喝掉牛奶,裴景泽才开口解释。

    别看这丫头刚在会议室跟个战斗少女似的斗得不亦乐乎,可他还是注意到了她时不时轻抚小腹的动作,所以等到江凯把事情解决后便毫不犹豫地拉着她走了。

    范桃戈愣了愣,随后反应了过来,大方点头:“嗯,大姨妈来了。”

    男人犹豫了几秒后说:“这时候说多喝热水是不是会被笑?”

    范桃戈很给面子地笑出了声,不是为这烂大街的梗,而是他此刻微囧的样子太稀罕。估计裴大影帝心里一定很迷——多喝热水有什么错?

    “就因为这个就把我拉走了?”她笑眯眯地问,有点开心。

    裴景泽瞥了她一眼,淡淡开口:“你还想继续在那对撕?”

    如果主角不是她,就这种没内涵的扯皮他留的时间不会超过五分钟。

    “我这是在为了谋求自己的自由之身而奋斗,那有你说的那么没营养!”范桃戈撇嘴不满,“对了,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我当时在陈潇的办公室,听说你和经纪人吵起来了,就跟过去看看。”

    说话时坐到了范桃戈右手边的沙发上,微微皱眉:“你想让江凯带你,让他出面去对付沈晓菲就好,何必自己和她对上?”

    “报仇的事哪能假他人之手?”范桃戈自嘲地笑了笑。

    其实只要她要走就必然会让沈晓菲记恨上,与其让江凯出面当次坏人还不如自己来,反正沈晓菲对她已经是“仇多不压身”了。

    下意识地打了个哈欠,眼睛也有些泛红。她这一周为了准备试镜的事基本上没怎么休息好。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妥了,身体的疲乏感就跟着涌了上来。

    “你要不要在这儿先睡会儿?”眼前的女人已经有睁不开眼睛的趋势了。

    范桃戈犹豫了几秒,到底是困得不行,挣扎了几秒后才状似无意地询问:“那你呢?”

    男人先是一愣,随后笑道:“我就在这儿,哪也不去。”

    范桃戈放心了,直接躺在大沙发上闭上了眼,不到五分钟就传出了轻微的鼾声,可以说毫无戒心了。

    见她完全睡熟后裴景泽起身给她拿了件自己的风衣盖上,调高了几度室内温度。

    做好一切后他盘腿坐在了范桃戈面前的地毯上,平视她睡熟时的面容。

    老实讲今天见识到这丫头如此彪悍的一面其实有些惊讶,她上次和沈晓菲发生争执时还知道见好就收,可这一次她完全是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狠决——不在乎有没有退路,更不在意她这么做会引起旁人怎么样的议论。

    不是没想过替她直接揽下这些糟心事。范小幺儿打小就被周围的哥哥们宠着娇着,哪里让她受过这样的委屈?

    可每每那一时的冲动撞上这丫头彼时决绝的眼神后,就如同一盆凉水倾盆而下给浇灭了。

    就好像……他不费吹灰之力的袒护会毁了她辛苦维持的坚强一样。

    可不就是辛苦维持的坚强?明明身体都已经微微发颤,手指不自觉地蜷缩到了一起,却还是要屏着一口气和她的经纪人在那里死战到底。

    范桃戈为什么要这么逼自己的原因,他懂,也正是因为懂,所以才不忍破坏。这是从她走进这乱象丛生的名利场那天起就注定了的。

    她不再是当年那个顽劣调皮的泥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