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2.12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此为防盗章

    南峰茫然地望望父亲, 又望望母亲, 又望望他姐姐,不明白发生了何事。什么混淆南家主支血脉, 什么纵然不是我血脉, 也是南家子弟?

    他不是南家少主, 南家家主之子吗?

    南雅也有些站立不稳, 仓促而惶然,她不明所以的望着这一幕, 有些怔然。

    这一切完全颠覆她的认知,转眼间她父亲不再是她父亲, 她母亲成为罪人, 而她也成为了奸.生子。南雅无法接受, 她仓皇地望着母亲, 正好瞧见她母亲跪倒在地, 一副伏诛之态,当即顾不得什么,大喊道:“老祖。”

    南世鸣双目悠远,目光似落在南雅身上, 又似是没有。

    “南雅不是老祖最疼爱的后辈吗, 南雅不是南家最优秀的子弟吗,老祖何必如此!”南雅情绪失控,竟一时忘了身份, 忘了尊卑, 直接诘问。

    “南家主支与旁支是不同的, 主支血缘不容混淆。”南世鸣只淡淡的解释了这一句。

    南嘉木猛然想起南廷与南峰南雅不融合的血,若有所思。

    现场气氛再次冷凝。

    南峰受不了这压抑,朝南嘉木扑腾而去,“都是你,都是你南嘉木,你这灾星,你这祸害,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还不死!”他掌心出现几个震天雷,全朝南嘉木扔去。

    南嘉木好整以暇地望着这一切,既没做防护又没有躲避,只嘴角嘲讽的笑意让南峰瞧得清清楚楚。有老祖在也敢动手,莫不是嫌自己命太长。

    南峰面容愈发狰狞,神情愈发癫狂。

    “小峰——”南雅伸手去阻拦,五长老也同时出手,可是依旧阻拦不了震天雷反卷,直接将南峰打出去的局面,却是南世鸣出手了。

    南世鸣并未想取南峰性命,只小惩大诫一番,然而元婴修士的轻轻一击,也不是练气修士能随意接住的。

    南峰倒飞出去,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小峰——”南雅小跑过去,先探下南峰的生息,忙给他喂了颗回春丹。

    一直惶然跪倒在地的赵秀如终于有了反应,她跪着朝前爬了两步,不断磕头,“老祖,都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孩子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求老祖放过他们。”

    南世鸣不置可否,他垂着眼眸,任谁也摸不准他的心思。

    南雅感知到南峰身上气息稳定了些,才又有心思落到现场,她望着不断磕头的母亲,冷漠旁观的父亲,以及高高在上的老祖,心中一阵悲呛。

    “老祖,”南雅放下南峰,也跪在南世鸣身前,“请看在我师苏映尊者的份上,高抬贵手。我母亲她,”南雅扭头望向赵秀如,“我会带她离开南家,求老祖放我母亲一次。”

    赵秀如听了南雅如此维护她,心中既是温暖又是悲凉,傻孩子,苏映尊者收下你,看的便是南家老祖的面子。她不敢抬头望空中仿若神佛无慈无悲的南家老祖,长叩不起道:“老祖,他俩确实什么都不知道,看在他们还是个孩子份上,请放过他们。”

    南雅依旧在哭诉着求饶,泪眼婆娑的以祈求的姿态望着南家老祖。

    南正心有不忍,他偷偷地觑向南廷,南廷冷冰冰的双眼正凝视着他。南正嗫嚅了一下,低下了头。

    “小雅,你告诉小峰,这一切与南嘉木无尤,”赵秀如忽然伸出右手一拍天灵盖,转瞬间便失去声息倒落在地。

    她知道,只有她死了,南家老祖才不会太过计较,她的孩子才能有生路。

    这就是南嘉木的复仇,不亲自动手,却能让她心甘情愿赴死。

    南嘉木,真狠心啊,生死不过一瞬间的事,可是南嘉木却让她在绝望中死去,死前还挂念着儿女执念难消,狠,真狠!

    赵秀如忽然有些后悔,后悔她当年未曾对南嘉木好点,后悔一直与南嘉木作对,此时悔之晚矣!只希望小雅能听懂她的话,不然她死也不安心。

    “娘——”南雅大喊一声,慌慌张张的想要去接赵秀如的身体,可是爬了几次都颠倒在地,只能眼睁睁的望着赵秀如倒在地面上,气息全无。

    “娘,”南雅瞪大双眼,双手并脚爬向赵秀如,又持续喊“娘。”

    终于爬到赵秀如身侧,南雅迟疑着伸出手不敢触碰赵秀如,她轻声喊了一声“娘”,期望赵秀如如以往那般应她一声。可是这一切都不可能了。

    南雅似是才发觉这一事实,她伸手抱起赵秀如,像幼时那般将头埋在她肩颈。

    南雅将恨意藏起,闭着眼默默流泪不止。

    南嘉木说不出自己什么感觉,复杂地像打翻了五味酱,各种滋味都有。

    他望着南雅,忽然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不过随即,南嘉木就将自己这过剩的同情心收起,赵秀如咎由自取,南雅身世无可指摘,她的身世便是污点,虽然一切罪魁祸首是那阴尸。

    南嘉木目光落到南廷身上,忽然开口道:“五长老不说说,你是怎么做到与家族主母通奸的,是不是有人协助于你?”

    南世鸣闻言忽而抬眸,顺着南嘉木的视线也望向南廷,心中起了个荒谬的猜测。

    五长老瞬间冒出冷汗,他眼珠子乱转,想去看南廷眼色,又控制着自己不去看南廷,显得愈发慌乱无比,一眼就瞧出他的心虚。

    南雅抱着赵秀如默默流泪,分出一缕心神等待五长老的回答。她不信母亲会与五长老相会,她离家之前她母亲对父亲的爱恋清晰可辨,这样爱父亲的母亲,又怎么会与他人通.奸?

    “我,”五长老慌乱了会,胡扯个理由,“家主夫人喝醉了,我色胆包天,两次迷.奸了她。”

    五长老跟着跪倒,哭泣道:“我错了,都怪我色迷心窍,求老祖饶命啊。”

    南嘉木走进五长老,笑道:“五长老这话有点意思,家主夫人自身是个修士,岂会让你轻易得手?说,你是不是有同伙!”

    “你少血口喷人!”五长老怒叱南嘉木,“你是不是因老家主婚约而怀恨在心,不将南家折腾散不开心?”

    “他身上的天婚?”南世鸣忽然开口,“既为天婚,必然情比金坚,有什么怀恨在心的?”

    五长老自知失言,生怕言多再失,讷讷不敢语。

    南嘉木轻笑一声,“老祖宗说得对,我与我爱侣情比金坚,有什么好怀恨在心的,五长老想岔了。五长老何必拿我婚约说事,顾左右而言其他,莫非心中有鬼不成?在老祖宗面前,五长老还是快快将当年之事道来,不然叛族之罪,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五长老眉眼朝两旁横扫,寻不到一个锁定点,他依旧负隅顽抗:“我有什么鬼,我已经说得清楚明白,没什么可说的。”说完后,他朝南世鸣不断磕头求饶,“老祖宗,都怪我狗胆包天,都怪我,都怪我……”

    南嘉木立于五长老与南廷之间,脚步微微错,反倒靠近南廷一些,他再次开口:“五长老别忙着揽罪上身,赵秀如身为家主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