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9.06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听得平川家的战马声, 后宫都紧张了起来。迟素将后妃们都招回来了福宁宫避难。这头徐征带着凌乾的御前亲兵,护在福宁宫门前抵抗。

    平川驸马谋反, 亲兵十万早就囤积在京城之外。而凌乾的大军,都在外征战。最近的镇西大将军也在京城往北十里开外。若等他们回来,怕是平川驸马早就将这大魏的江山,覆朝改姓了。

    平川蝶在福宁宫内坐立不安,外面攻城的, 是自己的亲爹,而这后宫里的, 是自己一年相处甚欢的姐妹们。德妃丽嫔都细声议论着平川蝶, 若不是她那反骨父亲,当下众姐妹也不会陷入如此窘境。平川蝶自幼性子骄傲,容不得这些话语, 可如今正是自己的父亲, 让自己左右为难。

    迟素冷静, 修书一封给城北的镇西大将军徐年功,让徐征亲自送信。自己则换上了一身男装, 统领凌乾的御前亲兵。

    “皇上生前待你们不薄, 如今他尸骨未寒, 平川安康就带兵谋反。你们说如何是好?”

    这些亲兵,都是护在凌乾身边的死士, 迟素如此一言, 他们各个昂起了斗志, “末将誓死保护圣上遗体, 保护娘娘们平安。”

    迟素满意点头。亲兵在迟素令下,搜集宫中武器,将福宁宫重重包围。福宁宫中一干嫔妃,这才觉得几番安生。

    可平川安康攻势极猛,不过一日时光,就从城外攻到了皇城根下。迟素领着亲兵,正要出城抗敌。福宁宫的大堂里,极其了众妃嫔,一一对迟素不舍。

    德妃嘱咐:“妹妹可要小心,别伤了自己。”

    丽嫔嘤嘤嘤:“姐姐若要有事,妹妹便随你去了!”

    仙乐妃换了男装,跟上迟素的脚步,“姐姐,我在北方学过骑马,和你一起迎战。”

    平川蝶却穿上了她皇贵妃的朝服,盛装打扮,“姐姐,那是我父亲,我去劝他!”

    迟素看了看仙乐妃和平川蝶,对她们二人点了点头,眼下正是用人之际,便要带着她们出去迎敌。

    一旁身负皇胎的安嫔也撑着腰杆,走来迟素身边,“姐姐,妹妹无能不能和姐姐们一道帮你。”

    迟素安慰她,好生诞下皇嗣便好。

    安嫔腹中却一阵闷疼,昨日凌乾驾崩,她也生生跪了几个时辰,今日听闻平川安康谋反,本就心神不宁,如今孩子该是要出世了。

    迟素见她脸色不好,忙将她扶着坐了下来,“思婉,你大可不必担心。有我在定会保你和腹中孩子安全。你且在宫中,好生将孩子诞下,日后我们才有好日子。”

    德妃和丽嫔也忙过来扶着安嫔,德妃对迟素道,“妹妹,我和丽嫔妹妹帮不上其他,定会在这里照料安嫔平安生产。你放心去吧。”

    迟素对她们点头,又嘱咐了安嫔几句,才带着仙乐妃和平川蝶出了福宁宫,带着亲兵,往皇城墙上赶去。

    平川安康的大军,从三面攻城。其他两面,迟素提拔亲兵中两名将领,独当一面。平川安康本人,带着五万大军,从东皇城门攻城。他以为此行势在必得,新王自然要要从正门入宫,即位称王。

    迟素一行,仅带着三百御前亲兵与他对峙。

    见迟素一身男装,迎来城楼,平川安康在马上叫阵,“怎么,大魏朝这是气数尽了,竟是让一个女子来守城?”

    迟素不紧不慢,大声对城楼下众人道,“本宫,是大魏朝的皇后。而你平川安康,是大魏朝的反贼。大魏朝此战值生死攸关之际,不光是本宫,城内男女老幼,接欲饮你的血,吃你的肉,将你的人头拿来祭奠先皇之灵,才能解恨。”迟素不是没打过以少胜多之战,打胜仗之根本是人心,军心齐则无往不胜,军心不齐则一盘散沙。

    迟素一名女子之声,从皇城墙上传入宫里。躲在墙角地窖里的宫女太监们,听得迟素一言,纷纷从暗处站了出来。

    “是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在迎战逆贼,我们怎能坐视不理?”

    “是,我们上城墙,反正也是一死,要和皇后娘娘一起,死的光明磊落!”

    宫内之人,不论男女,纷纷往东边城墙下赶。站在亲兵之后,对着城门外的平川大军喊了起来:“誓死跟随皇后娘娘,守护大魏皇城!”

    老太监王福是宫里唱戏的好手,掉起了老生嗓子,一句戏词在城墙内优柔传来,“平川狗贼,你敢入城,今日我等就要你的狗命!”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