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9.孤狼(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夏一南跋涉在茂密的蓝色丛林中, 大部分见到他的生物, 都惊恐地避开。

    这里一切看上去都很祥和,可他的精神力早就覆盖了整个星球表面, 知道从高空人类观测不到的威胁,会在夜间降临。

    但此刻他不能轻易说出,于是慢悠悠踱步在柔软的天蓝色草地上, 这些特殊的植被好似天鹅绒一样细腻柔软。调度员一直监视着所有复杂的数据,在通讯里提醒着他周围的环境。

    夏一南就依着他的提示去做, 尽管早就清楚了所有状况。

    到了晚上, 调度员几乎把所有能叮嘱的注意事项, 都和他重复了一遍。联盟给每个探险的兵士都装备了紧急脱险的装置,只要启动, 飞船就会自动定位飞行员,悬停在半空放下升降装置。

    尽管如此,地表情况还是极度复杂, 加上技术不成熟,这种救援的成功率很低。

    要不是这几个月来, 这个星球的表面仍然风平浪静,调度员也不会允许他轻易降落。

    黑暗悄悄笼罩住了蓝色的星球,将一切隐没在其中。寒冷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 短短几秒钟,丛林里就从热带的温度, 到呼吸时都有白气冒起。

    很快树梢上都挂了冰碴子, 动物以奔逃的速度, 各自回到了巢穴。

    夏一南找了一处洞穴,准备暂时度过这个晚上。他没有什么睡意,在黑暗里,有些在高空检测不到的东西在运动。

    那是树木。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如果仔细观察,能看见那些树木在缓慢地移动。

    这里的动物大多是穴居,这么快速地在黑暗降临前离开,畏惧的也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捕食者。

    一片漆黑中,夏一南看到离他最近几棵的树木,因为感知到了他这个仍然留在地表的生物,开始向他这里移动。

    它们垂在枝干间的藤蔓慢慢移动,好似什么钢缆。夏一南看到上头卷着许多骸骨,随着它们的运动,如小雨一样落在地面。

    几分钟后,已经有不明生物的头骨滚到他的脚边。

    夏一南抬头望去,只能看见那些数百米高的树木,有着漆黑的剪影,横在眼前形成不可越过的坚盾。身后也有新移动过来的古木,将他包围。整片树林犹如张开的巨口,贪婪地扑向它的猎物。

    又该让监控系统下线了。夏一南漫不经心地想。

    整个阿尔法都在他的监控下,想要瞒过一个那么远的调度员,不是什么难事。他只心思一动,所有监测的数据都回归平稳,没有半点异常。

    第二天清晨,调度员发现在阿尔法的数据里,竟然有树木移动的痕迹。

    阿尔法很快推断出,这些树木是以生物为食的。他赶快通知了夏一南,让他重回飞船上。

    “这里太危险了,”调度员说,“幸好昨天没出什么意外。”

    “是啊。”夏一南笑了笑,“我现在就回飞船上。”

    飞船降落在了合适的高度,夏一南准备回去。在他身后已经是大片枯死的树林,蔓延足有数公里,看上去它们在瞬间就已经被巨力尽数摧毁。

    小半片大陆的地貌都被这短暂的战斗改变,点点淡蓝色的荧光漂浮在枯干旁边,那些蓝色皮毛的生物再次出现了,因为环境的变动开始惶恐不安。

    飞船起飞。这个气候宜居的星球被记录在档案内,作为一个不理想的选择。

    旅程还在继续。夏一南喝完最后一口咖啡,调度员休息去了,换了临时的值班人员。他微微垂眼,某种奇特的物质划过指间。

    那是时间。

    经过这么多年,他终于完全掌控这种力量。

    再抬眸,眼前仍然是飞船的屏幕,只是变得不同。环顾周围,已经是比刚才先进太多的设备了。

    冰冷的太空也不再孤寂,从左侧看出去,能看见巨大的屏幕悬在太空之中,播放着新闻,大小各异的飞船在它前方飞速经过。

    此时是2354年,新联盟成立的百余年后。周围的星系都在被改造,太空殖民发展得如火如荼。巨大的擎天堡漂浮在星球轨道上,里头是完善的建筑,无数新增的人口居住其中。

    得益于“信”,航空技术在飞速发展,如今星辰大海都将被人类化为领土。

    在前几个月,甚至人类还获得了其他遥远星球发来的信号,也许有新的太空文明正在与他们进行接触。

    不论那文明是友善或者敌对,联盟都有足够的信心去应对。

    在这里人尽皆知,本来百年前联盟还在统治崩溃的边缘。情感机器人以及两个人类的谋反分子,在母星阿瓦隆中的南方城市阿卡迪亚,进行了革命。

    大量联盟的黑料被黑掉的阿尔法揭露。在情感机器人全部报废,人类谋反者死在机枪扫射中后,无数反对的声音开始涌起。

    这些声音很快在几年内汇为庞大的风暴,席卷了联盟的统治。大量官员被免职或入狱,全新的体系在长达十余年的政治动乱里,被设立起来——这随后,被称为“新联盟”。

    新联盟吸取了过去的教训,花大量心血将权力分设,保持相互的制约。

    经济在随后的几年开始恢复,科技发展,终于在今年,联盟进入了太空时代的爆发点。

    遥远的星际在呼唤,普通民众也拥有驾驶私人飞船,前往深空的权力。今年第三个殖民星球被开拓,整个联盟都在为此欢呼。

    此时此刻,在夏一南面前的太空屏幕,还在循环播放新星球的影像。

    过一会又出现了所谓的历史学家,一本正经分析着如今盛况的原因,其中永远离不开那场发生在阿卡迪亚的革命。

    历史学家还在试图分析,过去那两名谋反者的动机究竟是如何。

    他坚持这两人是为了私欲,而非另一党派所说的“为了不公而战”。

    这两种观点一直是他们乐衷于辩驳的话题,谁也找不到准确的答案,毕竟,这已经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他分析得一本正经,还在硕大的屏幕上放出了两人的照片,有战斗中的有平时的证件照,还有与克莱尔站在一起的身影。他尤其指着他们在摩天轮下亲吻那张,洋洋洒洒诉说着所谓的“不纯动机”,分析感情在其中的推动效果。

    夏一南听着听着就笑了。

    飞船行驶向深空。阿尔法仍然在他的掌控下,他轻而易举就突破了警戒区域,前往还没探明的星海。

    这还是漫长的旅程。夏一南闲着无聊,就启动小屏幕想找些东西看。

    他的手在其中一个视频资料上停了下,还是点了进去。

    仍然是带着厚重眼镜,一本正经分析历史的专家。只是这次分析的内容,变为了多年前那个神秘的组织。

    “本来谁也没意识到他们的存在,”专家颤颤巍巍这样说,“直到有人在阿尔法内,翻出了他们陈年的资料。我们有理由相信,被誉为‘联盟英雄’的乔朗将军,是这个组织内的一员。”

    “包括平城市内发明了D06的夏征教授,大概率也和组织有联系。”

    “所有证据都显示,‘信’是他们研究的成果。他们一直在追寻所谓的高等存在,在明知道极端危险的情况下,窃取它们庞大的力量。这种存在我们至今没见过,也无法确定是否真实存在,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组织的研究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首先是逼迫我们前往太空的启示病毒,其实就是‘信’过度侵蚀人体的结果。乔朗在去世前,下过秘密指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在短时间内离开地球。”

    “我们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但如果不下线阿尔法,地表的死伤率至少将减少百分之六十至七十。这件事情在曝光后,乔朗才被取消了‘联盟英雄’的称号,离开了神坛。”

    “仍然有大量人相信,他这么做是有充分理由的,可惜我们永远无法知晓了。”

    “至于他所属的那个庞大组织,我们认为,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得到穿行时空与永生的力量,也因为自己的私欲,把不属于人类的力量与灾祸带到世间。迈斯特拉的沉没,恐怕也与他们有关。”

    “而至今他们的成员,我们所知甚少,找不到任何记载,也不知道他们从何而来,又去了哪里。”年迈的专家狠狠咳嗽了几声。

    “目前主流的观点是,他们是人类历史上行径最恶劣的组织,如果能上审判殿堂,大概率会以极刑处理。尽管目前我们一切的支柱,‘信’是出自他们之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