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南山楼(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老徐其实不是个老家伙,他才二十三岁不到,还是个刚到镇派出所工作不到三个月的新人。

    只是年轻气盛的他总怕别人笑他是个新人笨鸟,所以凡事都爱装,还要把自己装成百事通天下灵的样子。

    这不,刚来所里上班没几天,他就要办个学习班,扬言要帮助那几个年青辅警年内完成脱单计划,其实他连初恋都未曾有过。

    结果,当然是笑料百出,糗事连连。于是这不懂也要装懂的他就被同事们干脆的送了他一个“老”字。

    没想到他还很满意,你不叫他老徐他还不乐意了,于是,知道他外号“老徐”的人就远远的比知道他全名叫徐东来的人要多了去了。

    老徐不是一个罗嗦的人,他也不是一个爱诉苦的人。

    但是刚从某高级警官学校毕业的他,在参加了工作不到三个月的一个早上,他就拉着他的恩师曹教官诉了整整一个早上的苦,一付惊惶失措的样子。

    而且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人生观被彻底的毁了!”

    这勾起了曹教官的好奇心,到底是什么能在短短几个月里把这个堂堂的警校生吓成这个鸟样?还一开口就二十几年的人生信条被毁了,还要是彻底毁了的那一种?

    “你知道的。”老徐苦逼的腔调让人感受到他内心的不安,他梗咽着说:“我是一个接受了国家正规教育十多年的科学新人类,是一个绝对的无神论者,可我来到这个鬼地方不到三个月,我的无神论就要被有鬼论代替了!我对不住你呀老师!我辜负了你的教诲了。”

    因为家里穷,老徐警校毕业后没有选择再进修,而是一心想早点参加工作,以便尽量的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

    很快他就在他的粤西老家的一个边远小镇的派出所里做了一个实习干警。

    最多就是工资少点,那也没什么,趁年轻多熬熬经验,等有一定的工作经历了再谋求进步也是一种迂回的进取方式,这是老徐自我安抚的想法。

    本来普通警察工作那里都一样,基本上不外是有刑事就办刑事,没刑事就办警务,大案要案有市里省里特派的专案组了,也不用自己参与。

    镇派出所管辖的人口不过万把人,大部分劳动力又都在大城市里打工去了,剩下的人都是老街坊老邻居,一个个熟头熟面的,来来回回就这么些个人,哪有什么大的案子,别说偷蒙拐骗,即使是捡了东西不还的都少有。

    所以在曹教官的眼里,老徐应该活得像个南海仙翁一样,无所事事而又悠闲有“鱼”的那种,谁会想到,才分别不够三个月,他就哭着喊着要回炉再造了,到底怎么回事呢?

    “本来就只是一件普通的自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