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三十章 父与子(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腥臭至极的黑色烟雾从我脚下向着四处弥散开来,周身嗡声大作,四五条黑色的裂缝凭空出现于我的周围。

    咔嚓……

    “吼——!”  裂缝破碎,恶吼响彻,无数双漆黑的利爪划动着空气,在我的身边飘荡悬浮着。利爪之上,一张张满是利齿的血盆大口和利爪混为一体,此刻,正在不断地咆哮着,

    似是在诉说对鲜血的渴望。

    这一变故,令陆池大为震惊,它操着焦虑的声音说道:“恩人,为什么你可以召唤出魙的武器?”  “因为我是李向阳!”我咧开嘴角露出了一道狰狞的笑意,“这还多亏了我那老爹让我知道了我这个特殊的体制。全阴全阳之体,无限的生命……既然如此,那就让我尽

    情的耍闹一番吧!”  脱鬼饿魙剑,原本是只有魙才能掌控、用于掠夺阳间生物血肉的东西,理应我是无法使用的。但此刻,身为魙的陆池正附身于我的体内,这就让我有了这么一个大胆

    的想法——寻常人是看不见魙的,既然如此,那我何不利用这个特性,来将他们置于死地呢?

    尽管不知道作为血肉之躯的我强行唤出脱鬼饿魙剑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但我是全阴全阳之体,无限的生命足以支撑。

    “嘶——吼!”

    心神一动,漫天的黑爪顿时激射而出,如影一般穿行在人群之中,所过之处,尽是一片片爆裂开来的血雾。

    “什……什么东西啊……”

    “不知道……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

    “啊——好痛、好痛苦……”  复苏教众人终于不再沉默,面对着未知的攻击,他们毫不隐瞒的爆发出了内心的恐惧。此刻,所有的人如乱群之马,此起彼伏的哀嚎声之中,无数断头断肢的尸体掉

    落在地,滚滚血流交错融合着,汇聚成了一条冗长的血河,荡漾在地面之上。

    “噗……”

    一口血雾从我嘴中喷出,身体也似断了线的木偶瘫坐在了地上。五脏六腑如浴烈火,撕心裂肺的灼烧感流遍全身、窜进了血管经脉之中。

    手疾眼快的宁瑞一把扶住了我,看着眼前莫名其妙死去的复苏教众人,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老板,那……都是你做的吗?”

    艰难地翘起了嘴角,我压下猛烈跳动着的心脏,颤声说道:“寻常的道术根本无法伤人,我……只能借助其他的力量了……”

    噗通。  当最后一具尸体掉在地上之后,我的体内猛地涌起了一阵阵空乏的疲劳感。撤去脱鬼饿魙剑后,我死死地盘着宁瑞的衣服,就算此刻陆池依旧附身在我体内,但我仍

    旧无法站稳身体。  老爹他低着头站在杂货铺门口,看到自己的人尽数死亡,依旧面无表情。过了半晌,沉稳的声音从他口中发出:“儿子,你……成长了,已经变成了一只羽翼丰满的雄

    鹰了。”

    “哈……那又如何?”我粗喘着气嗤笑一声,“老爹,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收手?”老爹闻言神情一滞,随后摆了摆头,“命运的齿轮一旦开始旋转,就没有东西能够阻挡它前进的步伐了。我们的计划接近成功,只要能够将幻蛊投入到政府之

    中,这整个天下,都皆由我们掌控。儿子,你……还是想的太简单了。”

    给政府下蛊?

    听到他这么说,我本想狠狠地嘲笑他一声,不过,我的瞳孔,瞬间紧缩凝固——

    两道身影,被五花大绑地从房中押了出来,虽然脸上被蒙了一层布袋,但我依旧看出了她们的身份。

    左边那个身材娇小、身穿白色校服的女孩儿,从发出的呜咽声和形体来看,应该就是我当初救下的张绍然。而右边那个……竟是素盈盈!

    “怎……怎么会……”  不同于我的诧异和愤怒,老爹他伸手摘下了套在两人脸上的布袋,而后从身后拿出了一柄匕首丢在了我身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儿子,我给你三个选择。第一,你自杀,两个人都可以得救,第二,你选一个人带走,另一个人将会魂飞魄散,第三,你将我们全部杀死,然后埋在两人体内的阴种不过多时就会让她们爆体而亡。选择权

    ,在你手里。”

    说罢,老爹背过了身,捧着水杯小口地抿着:“你只有三分钟的时间。”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素盈盈明明被我留在了左卫国的家里,为什么现在会被带到这个地方?就算左卫国刚好有事外出,凭王柔和钟海铃两人的实力,也不可能让人再次绑走素盈盈啊?  老爹的话刚说完,张绍然直接被吓得瘫坐在了地上,抽动着身体,口中也是不停地呜咽。可素盈盈……素盈盈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异样的举动,就那么静静地站在原地

    ,向我眨着眼睛。

    她的意思……是让我救她吗?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