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9.第八十九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此为防盗章

    满桌鸡鸭鱼肉, 并着几样清粥小菜, 荤素搭配有模有样。

    柳黛正在布置杯碟碗筷, 见状,身子朝后头缩了缩,“我、奴婢擅自用了公主家的厨房。”

    赵潋正饿得头昏眼花,没察觉到柳黛口吻之中的怯弱和不自然,大喇喇往上席一坐, 低着头将满桌珍馐一闻,开怀地勾起嘴唇, “这么多我也吃不完,你跑一趟, 让两位先生和令尊令堂一起来用晚膳罢。”

    柳黛福了福身子,总算松了一口气,便听话地出去了。

    晚膳时公主府正堂前厅的大圆桌上坐了六个人,除了赵潋外, 都是初来乍到的, 君瑕、卢子笙以及柳黛一家。

    两个老人家大约是头一回上主人桌,从头到脚写着局促和不自在,赵潋笑道:“不用客气, 我的公主府没世家那些臭规矩,等会用完饭,我教人给二老烫两壶酒去, 近来湿气重, 正好喝两口。”

    二老看了眼女儿, 自知是攀上贵人了,哪敢反驳,赵潋说什么是什么。

    卢子笙也害羞,只赶着近前的青菜吃,至于君瑕,他看不见,都是杀墨在往他碗里挑。

    短短一会功夫,杀墨给君瑕夹了十几筷子的鱼肉了,赵潋忍不住问:“先生喜爱吃鱼?”

    杀墨一时语塞,筷子就顿在半空中,君瑕不着痕迹地将他手里的筷子摸索着接过来,嘴唇微弯,“眼睛不中用,大夫说可多吃鱼,尤其鱼眼。”

    “那好办。”赵潋一不做二不休,手起筷落,两只鱼眼便双筷奉上。

    公主这手法快得像一道闪电,杀墨倒抽了一口凉气,有意无意地看了眼自家先生,满脸复杂。

    君瑕笑纳了她的好意,“谢公主赐鱼眼。”

    赵潋挤着一团和气笑,说“不客气”,然后将明日要参加燕婉生辰会的事儿说了一遍,“我需要两名小厮,一名随身侍女,另,两位先生,谁可以陪我走一遭?”

    话音一落,卢子笙的调羹落入了细瓷的小碗里,铿锵一声,诸人视线不由都落在他身上,少年羞红了脸,默默地把头一低,赵潋疑惑道:“卢生这是?”

    卢子笙悄然将脸颊一碰,烫得紧,他满脸红云地将脖颈一缩,“公主,贵族……的生辰礼,我去不得的。”

    “哦?为何?”

    卢子笙悄然偷瞟了一眼赵潋,立即将手一紧,“会、会丢人……”

    他家徒四壁,这么一副寒酸样儿,全身上下最拿得出手那只竹笛,在那帮公子小姐眼前也犹如一个烧火棒,寒碜得见不得人。

    但赵潋却想到,卢子笙太爱害羞了,一见到姑娘就两腿发软,双颊通红,连看一眼都难得,要在满芍药园的衣香鬓影里谈笑自若,那无异于断他头颅。怪不得他的字画卖不出去,他要上街摆摊儿,顾客来源至少少一半儿。

    于是赵潋不强求,转而望向君瑕。

    杀墨知道,这种贵族小姐的生辰礼,邀请的多半也是一群天之骄女,他们家先生若去了,夹在其间殊没面子,正要一口回绝,谁曾想君瑕竟噙了温润如玉的浅笑,将薄唇微扬:“公主,在下愿意同往。”

    赵潋点点头,笑着又手起筷落地给他夹了两只鱼眼睛。

    但君瑕按兵不动,只缓缓地舀了一勺青菜薏仁粥。

    赵潋见桌上大多不解,便摇摇头,好生生感慨了一番如今汴梁的风气:“当今之世,贵族王孙,骄奢淫逸者众、修身自好者少,明日观芍药是假,少不得我又要被人拉下场。那些舞文弄墨、刺绣作花的贵女,偏爱与人较量技艺,倘若赢了,欢喜无限,能赢到最后,自然能获得满场目光,令一帮人马首是瞻。”

    原来如此。

    卢子笙有点惊讶。

    赵潋摇头叹息,“本公主又很是不入流,文辞书画无一精通,弈棋也是偶尔为之,偏偏身份……却又显贵,我输了不打紧,输了太后的颜面就不大好看了。”

    以往二月二、三月三的,瞿家的几个贵女也要随行出门赏花踏青、曲水流觞、奔赴盛会的,柳黛匪夷所思,为何贵女王孙们总爱结伴而行,便不觉喃喃道:“便不可以不去的么?”

    柳家二老忙一个劲儿给女儿递眼色,怎敢置喙公主?柳黛忙收敛,恭恭敬敬地坐端正了。

    赵潋道:“倒也不是。只不过人后少不得要被人搬弄几句,你们知道本公主在汴梁的名声罢,我倒想看我不爽的出来单打独斗,不行当面指着我鼻子骂几句,只要她骂得有理,我也受着,但我这人就偏偏不惯背着人打喷嚏,整日暗搓搓地勾心斗角,揣摩谁又看我不顺眼了。”

    文昭公主名声不好,汴梁人都知道,但一桌子人,对着这么个敢爱敢恨的公主,虽觉得异类,与前朝几位以才名誉满天下的公主大相径庭,但又……仿佛说不出她有什么不好。

    萝卜白菜,牡丹芍药,各有千秋。

    君瑕将眼睫一垂,一缕若有若无的温柔转瞬即逝。

    暮色如墨,将整座公主府邸笼罩而下,唯独树丛花梢之间朵朵轻红嫩白想着黑魆魆的房檐探出端倪,赵潋的闺房里亮着十几只蜡烛,她正对着皎皎的明月,和暖而亮的烛火,打量着睡了一地的各式裳服。

    要得体,便不得骑马,要骑马,就艳压不得小人。

    燕婉对她几分恩几分恨她不在乎,但暗搓搓在背后对她扎小人的元绥,煞费苦心地花一百两银子挑了一个丫头,分明是冲着她来的,元绥的底子不比自己差,赵潋一点不想在美貌上逊她一筹。

    赵潋的目光随处一落,梨花木的案桌上正垂着一只红粉玛瑙玉佩,她弯腰,将玉佩摘了下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