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1.白姐谈话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此为防盗章,在晋江补买之前的v章后显示正文

    和乔默确定包养关系后, 叶故带着经济人白青打包签到了环球影视。

    但他的这个性子却怎么也改不好了。

    所以昨夜才一路横冲直撞直接推开包厢大门截胡了莫嘉宁。

    所以今晚才突然表明心迹向乔默表白。

    他知道这不是一个好时机, 但就是忍不住。

    乔默多内敛的一个人啊, 冷静自持, 话说起来滴水不漏的, 你永远都无法从他的表情和话语中窥探到他的真实想法。

    即使相伴七年, 叶故都不敢说自己了解乔默。

    他知道打开乔默的心要花长久的时间,最好的做法应该是步步为营, 用耐心长久的陪伴和温情慢慢让乔默慢慢对自己敞开心扉。

    可想和做对叶故来说永远是两回事。

    在乔默继续以金主的身份给他介绍裴寻时, 叶故再一次地将他那漫长的设想和计划抛掷脑后,直白坦诚地向乔默说出了他的想法。

    这是一剂猛药。

    但过猛的药量只会让病人重新缩回龟壳当中。

    在叶故说出那句“我们像普通恋人一样在一起”后, 乔默的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几秒也可能是几分钟,总之他意识不到时间流逝了多久——才能重新思考,而他在理智回笼的刹那就不自觉地就把自己的内心保护起来。

    他开口:“不。”

    他总是这样,高高在上地端着自己, 从不肯表露真实的想法, 似乎被窥探到内心对他来说是一种难以接受的羞耻。他的控制欲让他对自己的情感也有着超强的界限范围, 但情感从来都不是人能控制的, 对叶故的感情过界让他惴惴不安、辗转反侧, 他便更不允许自己表现出这种过界。

    于是昨夜叶故问他是不是对莫嘉宁感兴趣时,他想否认,却说了“是”。

    于是今晚叶故对他告白时, 他想接受, 却说了“不”。

    教科书般的口是心非。

    叶故咬了咬牙, 对乔默的拒绝有点无奈,却并不意外。

    就像裴寻说的那样,乔默这人说的话,你永远不能全部信以为真。

    但心底深处还是因为乔默的拒绝而升起了一副酸涩与沮丧感。

    “宝贝儿,抬头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叶故道。

    叶故的眼睛一直都很好看,比普通人的要大一些,聚光感很强,看上去总是黑亮亮的,仿佛蕴藏着星光。视线相接的刹那,乔默从他眼神里窥到了无限的温柔与爱意。

    那样汹涌澎湃的情感让乔默一下子被淹没,他艰难地动了动嘴唇,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叶故头一低,狠狠地吻住了他,将他的话语堵在了唇齿间。这个吻带着发泄的味道,少了平日的温柔与缠绵,更像是一种侵略和惩罚。

    叶故的舌头在乔默嘴里一路攻城略地,逼的乔默只能颤抖着双唇被动承受。结束时,乔默因呼吸不畅而满面绯红,叶故却是一脸未曾餍足的意犹未尽。

    “裴寻说得很对,你说的话和你内心想的从来都不是一个意思。”叶故道,“但我发现,在某个时候,你总会诚实地吐露真实想法。”

    乔默喘息着艰难地思考着叶故的话,随后脸色一变——

    温润的吐息喷在他脖颈最敏感的地方,叶故贴着他的脖子,带着几分勾引的意思沉声说道:“做|爱的时候。”

    “你知道吗,我特别喜欢你高|潮时的样子,那个瞬间你会卸下所有的防备和面具,将你的欢愉与舒爽完完全全地表现出来。”叶故用语言挑逗着他,“那个时候……你才不会说假话。”

    乔默难堪地别过了脸。

    抱着乔默的身体突然感受到了什么,叶故惊讶地睁大眼睛:“宝贝儿,你这就硬啦?”

    他一直知道乔默的身体特别敏感,却没想到会敏感到撩拨一下就情动的地步,还是说……是因为那些话?

    叶故的眼睛一转,突然坏心眼地道:“而且,那个时候你的腿总是夹得特别紧,眼神是失焦的,但眼睛里水光潋滟,呻|吟的声音比起平时更撩人,尾音会长一点,整个人都泛着淡淡的粉色,像刚出炉的蛋糕一样诱人”

    叶故每说一句,乔默的呼吸就急促一分,这是叶故第一次当着他的面说如此直白荒唐的荤话,效果简直是立竿见影的。

    他被挑逗得浑身酥软,情|欲像崩了堤的河水一般将他完全淹没,下面湿得一塌糊涂。。

    于是顺理成章地被抱到床上开始了今天的做|爱。

    叶故这一次做得特别的凶狠,比起以往的温柔,多了几分逼迫的味道。他一边顶弄一边荤话不断,对乔默来说简直是身与心的双重凌迟。

    比起叶故的喋喋不休,乔默这一晚都沉默得近乎异常,嘴里溢出的声音都是隐忍不住的呻|吟。

    在最后,叶故一次次狠狠地撞击在乔默最敏感的地方,将乔默一层一层地推向高处,不停地在乔默耳边逼问:“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乔默被快|感冲击得近乎窒息,却始终不得解脱,终于在口中被逼出一个“好”字时,叶故兴奋地抵着他的敏感点不住地厮磨,让他射了出来。

    这一次得高|潮持续得有点久,乔默大脑混混沌沌的,只觉自己大概会溺死在这次性|爱当中。

    叶故趁着他高|潮的余韵大力抽|插了几下,在最后关头退出来,射在了纸巾上。

    乔默被叶故抱在怀里,两人的每一寸皮肤都紧紧相贴着,半晌之后,他才终于回过神来。

    算了。他自暴自弃地想,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在做|爱时被逼出心里话,他对叶故的感情早就失了控,又何必装模作样地守着那个界限,至少叶故留在他身边,他就不会像母亲一样,做出令人憎恨厌恶的事情。

    叶故时不时地亲吻着他,偶尔落在头发,偶尔落在额头,像是安抚小动物一般。

    两人都没有说话,默默感受着难得的温情时刻。

    片刻之后,乔默侧头勾住叶故的脑袋,往下一压,交换了一个吻。

    “唔……再来一次?”

    于是又被抱着从背后做了一次。

    第二天乔默起来时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不适感,毕竟叶故昨晚一直克制着没有射在他体内,事后还耐心地抱着他去浴室清洗过。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