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前世·国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宽敞静谧的宫道上,一辆华贵圆顶的马车急行而过,车壁上画有云纹仙鹤,那鹤呈冲天之状,隐隐有凤凰之姿。

    马车驶得很快,上好的西域马,很是轻松的拉着马车,马蹄的“哒哒”声传得极远。

    车里的人似是不耐,抬手将流苏车帘挑起,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的手,隐隐可看到一双凤眸,正微微眯起,寒光流溢,“再快点!”

    沿途洒扫或是疾行的宫人,纷纷退让垂首贴靠红墙,诚惶恭敬,不敢抬头望上一眼。

    待马车行驶过后,那些宫女太监这才纷纷从那严峻的威压中,解散出来。

    一个刚入宫的粗使宫女,疑惑的望着那匆匆离去的马车,拉着一旁比她略长几岁的姑姑问道:“车里坐的是何人?怎敢在宫里行车?”

    那年长宫女左右看了看,拉着小丫头往红墙靠近了些,“你说话可得仔细着些,那人是昌平侯,惹怒了他,有你好果子吃!”

    “呀,昌平侯?不就是那个长歌楼里的戏子吗?”小宫女惊讶道,她在宫外可是听说了这位的很多传言,什么以色侍君,祸国殃民,媚上做乱。

    年长宫女连忙捂住她的嘴,低声在她耳朵斥道:“你不要命了!小心你的舌头,这话以后可不能再说了!”

    狠狠的拧了下小女孩的脸,凶狠的警告。

    小宫女被吓到,连连点头,“是是,姑姑我知道错了。”

    宫女姑姑这才点头,却也拉开和小宫女的距离,这宫里最怕的就是那些个忌讳,有时就是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祸从口出她见多了,让一个人无声无息的失踪太容易了。

    马车一直行驶到内宫这才堪堪停下,内宫入口早已停了一抬轿撵,驾车的玉顺手脚麻利的将步梯放好,轻声对车里人说道:“爷,到了。”

    昌平候这才掀起轿帘,走了出来,青眉绛唇,丰神俊朗,说一句龙章凤姿也不为过。

    轿辇旁等候的太监迎了上来,垂手行礼,“侯爷请上轿!”

    沈君卿甩袖,负手而立,微微颔首,眸光淡淡,全然没有之前在马车上焦灼之色,缓步上前坐上那人人都羡慕的御赐轿撵。

    待他坐稳,领头太监疾步而行,身后的人紧随其后。

    轿上的沈君卿,心却是慢慢的往下沉了,低垂着眼,手无意识的捻.弄腰间的青黄玉佩。

    到了清和宫前,沈君卿依旧步伐沉稳,背脊挺拔,一步一步的稳稳踏上台阶。

    等候在宫门外的大内总管金顺,连忙迎了上来,嘴角带笑,冲沈君卿行礼,“侯爷来了,皇上在里面等您。”

    皇帝身前的大太监,不说给别人行礼,就是王爷宗亲都要对他毕恭毕敬,沈君卿当然也无例外,扶住了要垂拜的金顺。

    借势的撑起身子的金顺,临了又低声加了句话,“皇上,怕是不好了……”

    “公公,无须多礼。”嗓音清凉,泠泠泉玉,很好的安抚了金顺急躁的心。

    历经两朝的老太监压下眼角的湿意,垂手扬了下拂尘,将沈君卿引了进去。

    刚刚入秋,清和宫便已经铺上一层毛垫,每个大柱底下都放置了一个熏笼,铺面袭来的热意却让沈君卿面色一变。

    不复之前的淡定,快步的进了内室,内室的温度更是高得吓人,明黄色的龙床上躺着一人,床前轻纱飘抚,看不出气息。

    长年的病痛摧残着他的身体,脸上的额骨高突,眼窝深陷,眼睑浮肿曾暗青紫色。

    沈君卿脚下一踉跄,差点撑不住自己的身体,略带颤音的问道:“怎会如此严重?”

    金顺垂首在床尾,往常尖细的嗓音不复存在,哭道:“太医已经看过了,说是……回力无天,怕是不好了。”

    墙角的几名太医闻言缩了缩脖子,身子抖得更加厉害。

    本就道,活不过仲夏,是沈君卿寻来那皇室都不曾享用过的深海蛟珠,吊着命,多活这些日已然到了大限,终究逃不过天意。

    沈君卿双目赤红,一眼都未看那几个吓得半死的太医,紧紧的咬着下唇,强硬的令自己镇定下来,半响过后,堪堪哑着嗓子开口:“公公别哭了……”

    拿着发着热气的帕子,给床上失去意识的人擦脸,动作轻柔,生怕弄疼了他。

    “将那些太医赶至偏殿,不需过多责怪,只命人看着,莫让他们传出消息去便是。”稳定好自己的情绪,沈君卿的思绪清晰了许多。

    金顺道了句是,便让沈君卿身边伺候的玉顺领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