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2.威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烂桃花劫呗。”祁越坐在柜台边按着计算机算着帐。

    司静没有理会他, 而是领着王金泉进了内室, 后面连坐都不想坐,就心急如焚的说道:“大师,本来只是一场意外我也不想跟你说的, 虽然我女儿出了车祸,但养个几月也是能好, 可是……可是自从我女儿出了车祸后, 就再也没有醒来过, 就连医生也说不出为什么,我觉得奇怪,就想到大师的话,买了一只雄鸡放到我女儿病房里,谁知道那雄鸡一进病房就一直叫个不停,还拼命想出去,这不我觉得奇怪就想来找大师看看吗?”

    王金泉急得满头都是大汗, 毕竟就这么一个女儿,之前司静也说过他女儿最近会有一个劫难,只不过没想到还是没有避过。

    “不急, 你带我先去看看你女儿。”司静也不迟疑, 连忙进屋子收拾一些东西。就作势要跟她走。

    来到大堂里时,祁越还在那里按计算机,悠哉悠哉算着帐簿, 司静顿了顿, 不知想到什么, 突然扭扭捏捏的挪动脚步凑了过去。

    眼角一瞥,看她那副奇奇怪怪的模样,祁越只是轻哼一声,“去吧去吧,反正你十天有九天不在店里。”

    轻咳一声,司静靠在柜台旁,眼神有些飘忽,忍不住支支吾吾起来,“师兄,我……我好像……被人非礼了。”

    骤然抬头,祁越拧紧眉心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家师妹,可对面的人一脸迷茫,眼神飘忽不定,小手紧紧攥着衣角,这……这哪是她心如磐石一心向道的师妹?

    “你不要告诉我,那个人是姓唐的!”祁越拳头紧握,语气里透着股蓬勃怒气,在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那个姓唐的能有这个心机骗的了她这傻乎乎的师妹!

    司静眨眨眼,紧接着又把手上的戒指给他看,“他跟我求婚了,我该拒绝吗?”

    祁越:“……”

    你都戴手上了,还拒绝的了吗!

    “好奇怪,我给他算的姻缘应该不会错啊,难道是我失手了?”司静一脸迷茫,一边是多年信仰的道,一边是现实姻缘,她生平第一次对自己信仰的东西产生了怀疑。

    “你——”祁越指着她憋了一肚子的话,最终竟不知道如何开口,说了她这个笨蛋师妹也听不懂,人心险恶,没想到她还是被人给骗了!

    “大师我们可以走了吗?”那边的王金泉不由催促一声。

    闻言,司静立马甩开其他念头,提着袋子就快速跟了上去,那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哪有刚刚那副迷茫的样子。

    祁越叹口气,不由把面上的计算器推开,唉,女大不中留,她这傻乎乎的师妹以后肯定被人家玩的团团转。

    ——

    王金泉的女儿还在医院,等司静过去后,也感觉的到这医院阴气和阳气斑驳陈杂,毕竟这里经常死人,一到病房外的走廊,司静就感觉到前面似乎有着一股怨气波动。

    她一边往前走,一边从包里拿出柚子叶擦擦眼,等病房门一开,王金泉的老婆就立马迎了出来。

    “大师,你总算是来了!”

    王金泉的老婆明显憔悴了很多,眼睛肿肿的,似乎哭了一夜,司静没有看她,目光却被病床上的人给吸引了过去,准确来说,应该是病床上那个男人!

    “王先生,麻烦你和你老婆先出去一下,如果待会有人要进来也最好拦着,我得看看你女儿到底是怎么样了。”司静突然回头认真道。

    合作过那么多次,王金泉对她早就深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