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7.057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就知道做吃的,是想让我胖成猪吗?

    俞霁月嘴上这么说, 可是在看到叶迦楼发出的微信时就蹭蹭蹭地跑出来了, 完全不记得自己之前还做好了冷战一小时的准备。就算吃不胖, 她在饮食上还是要克制一些的,可偏偏叶迦楼喜欢吃甜食、也爱做甜食,她一下子经不住美食的诱惑, 只要食物说着需要她,她立马化成为一个善解“食物”意的好人。

    “我不会说情话。”叶迦楼看着俞霁月,别扭地说道。

    “我知道,你会打游戏嘛。”俞霁月哼了一声, 伸手护住了盘子,顺便挡住了叶迦楼伸过来的手。

    “我、我——”吞吞吐吐半晌, 脸都憋得通红一片,叶迦楼还是没能够挤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磨磨蹭蹭到了俞霁月的身侧,手悄悄地揽上了她的腰, 正打算在没有做出抗拒的时候再进一步,哪里知道俞霁月忽然间转头, 将夹心软欧的甜腻蹭到了她的唇角。她只做了少量的甜点,原本还想着两个人一起分享, 可是俞大小姐护食,存心不让她碰。这下子更为可口的甜点送上门来了,怎么能够推拒呢?

    “说的好不如做的好, 再动听的情话都比不上实际的行动让人来的踏实, 对不对?”叶迦楼拥着俞霁月贴在了她的耳边, 总算是扳回了一城。只不过甜蜜的话谁不想听呢?就连她都忍不住想要从俞霁月的口中获得更多的话语。“我爱你”这三个字让人心安,而海誓山盟则是生活中的甜点,平平淡淡的日常固然好,可依旧需要一些点缀,不是么?

    叶迦楼最终还是开了口,虽不负她素来的才女之名,可是那言辞却让俞霁月羞恼万分。可恨的是不只耳边的低语呢喃,在次日还偏偏从书房翻出了红笺,用整齐的蝇头小楷题着那阕露骨的词:问到江南第几桥?吴娘颜色胜花娇。罗裙漫褪楚宫腰。腕上凝肤横玉钏,鬓间香汗湿红绡。销魂只合在今朝。

    两人相处的时光从不嫌少,从那偶然的相逢再到那惊险刺激的“蜜月旅行”,最后又绕到前女友的身上,缘分就是靠着一次又一次的巧合累积起来的。说到叶迦楼恶劣的态度,俞霁月还有小小的埋怨,她也不知道被这人气到了多少回,那莫须有的罪名让她十分委屈,她能够理解叶迦楼的迁怒,她明白这是人之常情,可是还有些时候,翻腾的怨念还会浮上心头,化作了小小的报复。

    “喂,霁月,你上网了吗?看到那些言论了吗?你打算怎么回复?”俞霁月私底下跟李演的联系不多,有些时候她能够自己解决就不会去麻烦其他的人。在看到李演的名字时候,心中浮现了一抹诧异,果然正如她预料的那样,网上似是又掀起了新的风波,她的名字始终被顶到了热门,就算休息时候也不放过她。

    俞霁月一般刷手机一边回想着发生的事情,她也没做什么吧?就发了一条微博,还只是简单的配了一张戴着戒指、十指交叉的秀恩爱图而已,底下的一群粉丝在叫好呢。再者网上的人猜测她有女朋友不是已经很久了吗?就算接受不了也不会闹出什么样的大事情吧?已经无数次被卷入到了八卦中,应付这些事情俞霁月可算得上是轻车驾熟。只不过在她的视线扫到了“诈捐门”三个字的时候,那轻快懒散的笑意很快便不见了,面上变得极为严肃,她从叶迦楼的怀中站了起来,一双秀眉几乎拧成了一个结。

    其他的绯闻只不过是一些捕风捉影的小事情,对她的生活几乎造不成影响,她甚至还能与粉丝们一同讨论自己的cp。至于那些一直诟病她爱钱如命为了钱什么烂剧都接的,她也不会去反驳,因为这是既定的事实。但是这次“诈捐门”不一样,是对她人格和名誉的一种极大污蔑。俞霁月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大善人,但是在做慈善这件事情上她没有亏待自己的心,也没有亏待其他的人。

    “怎么说的?”叶迦楼也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皱了皱眉问道。

    “有人分析我从出道后,就一直接一些高片酬的烂剧,也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提到自己的亲人,通过一些可笑的剧照认为我是从山沟沟里走出来的无情无义不孝的穷苦人,所以现在才会将钱当做最重要的东西。”俞霁月转述微博上的言论时,自己都气笑了,她又说道,“这些只是前期铺垫,在文章的表述中穷就是原罪,穷造成了我爱财且吝啬的性格,笃定了我不会捐钱,一切都是串通好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