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7.057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好的。他们还拍到了我们从常武德办公室出来的画面,更加认为我只是走个过场。而慈善会微博下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不做正面的回应,我看最新的是他们点头承认了我从理事会办公室出来的事情。”

    “对了,还有说你是我傍上的大款。”

    ……

    只要有一条不利的信息出来,那些个嗅出端倪的媒体就会一哄而上。而这件事情分明有人在背后蓄意操纵,不断叫嚣着的水军涌到了她的微博底下谩骂,根本就压不下去。俞霁月这一回是真的生气了,一张脸始终紧绷着,她一边打电话一边在客厅中来回踱步,只听得脚步声在屋中回荡。

    “要平息这件事情很简单。”俞霁月望着叶迦楼担忧的神情,挤出了一抹僵硬的微笑,她又说道,“慈善会那边的沉默,让更多的人相信我虚假捐款。常武德那边因为我之前得罪过他,他不肯说什么,但是其他的人一直没有动作,意味着已经被幕后的黑手收买了。我最担心那比善款最后的归宿,我现在不相信他们。”

    叶迦楼又道:“理事会不是有认识的人吗?他们那边如何回复?”

    俞霁月皱眉道:“支支吾吾,避而不答。”

    叶迦楼笑了笑道:“也不需要他们出面,你知道的,在办公室的谈话我都有录音。”

    “我知道你很聪明。”俞霁月夸奖了一句,又问道,“你猜是谁要陷害我?”

    “常武德?”叶迦楼脑海中最先闪现的就是这个名字,毕竟慈善会跟他息息相关,而不久前得知俞大小姐得罪过这位急-色-鬼。再要拉出其他的人,叶迦楼只能想到唐郁,可她就算被娱乐圈改变了很多,也不至于干下这种抹黑俞霁月的事情吧?更何况她一心追逐着这位呢,怎么会舍得将她给摧毁了?

    “再让事情发酵一段时间吧,正好顺着他们的意,炒炒热度。”俞霁月微微一笑,随着谩骂生的增多,娱乐圈中那些所谓的朋友有人选择作壁上观,也会有人选择落井下石,得意的人很容易暴露出马脚来。

    只不过事情的发展还是有些出乎俞霁月的意料,慈善基金会的一位拒接她电话的朋友,最后发来了简单的两个字,算作是一种提醒,而那两个字就是俞霁月心目中最最不可能出现的:秦天。

    “赵一弦?”叶迦楼眼前顿时浮现了豪门恩怨大剧,为了争夺家产各种明争暗斗。难不成赵舟他们对俞霁月的好都是一种假象?只是用来迷惑她的汤药?这么一想,望着俞霁月的视线顿时写满了怜惜。

    俞霁月心中暗笑,她靠在了叶迦楼的肩头,眨着眼可怜兮兮地说道:“如果我被净身出户,扫地出门,你会养我吗?”

    “唔——”叶迦楼笑道,“我从你那儿赚了不少的钱,都给你留着,够你出去靠自己的脸打拼创业了。”

    “这么残忍吗?按照剧情发展,你不是应该深情款款地跪在地上,说你来养我么?从你我负责貌美如花,而你负责赚钱养家。”

    “为什么不能是我貌美如花?”

    “你要是貌美‘如花’了,出去还不吓死人?”

    小小的戏谑声打破了严肃的氛围,缓解了俞霁月小小的沮丧。她跟赵舟的关系不好,她对待赵一弦母子也不会过分亲近,可这不并意味着俞霁月不了解他们。“不会是赵一弦的,在别的方面我不好说,但是做一个好哥哥,他还是称职的。”俞霁月明白叶迦楼的心思,低低地开口,半晌后又冷笑了一声道,“怕是有人拿着‘秦天’的招牌在作妖。”

    在这种风尖浪口,就算与俞霁月无关的人都沉声不语,尤其是同样参加了慈善晚会的。他们心中无比清楚,可能就是一两个字,就会把他们拉入到漩涡中,成为莫名其妙的牺牲品。可偏偏有两个人发表了动态。唐郁一如既往地维护着俞霁月,只简单地说了句“我相信她。”而万曼秋的态度颇为玩味,她用上了#双生#的标签,并且@了唐郁,说了一句:透过镜子可以看到另一个世界的人,这真的是一种有意思的对比。你手上拿的哈哈镜、铜镜或者是照妖镜,这决定了你到底能够看到什么。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