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4.第 74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妹子们, 通知下, 防盗订阅比是百分之五十, 感谢支持正版的妹子们

    “别动。”季卿的喉咙像被沙子磨过,声音带着慵懒的沙哑。

    他灼热的呼吸扑在贺兰春白腻的颈处,让她不自觉的蹙起了眉,芙蓉面上带着羞恼之色,她到底年纪尚小,又未曾经过这样的阵仗, 心中不免有些慌张,一双眸子映着几分无措, 偏偏倔强的不肯低头,只不觉得咬着下唇,将水润的唇瓣咬得殷红欲滴。

    季卿低笑一声,用食指摩挲着她的唇瓣,水润的红唇感染上他指尖的温度后艳的惊人, 那种温软的触感让季卿不由打了一个颤,只觉得骨头都酥软了一些。

    贺兰春被季卿这个举动弄的一怔, 随即就咬住他的手指, 她咬合的力道丝毫没有留情,却未能将那双常年握枪的手指咬破,反而觉得两腮有些酸疼, 眼眶便是一红。

    季卿嘴角勾了一下, 伸手扣住贺兰春的下颌, 手指在她贝齿上轻轻敲了两下, 低声笑道:“可硌疼了?”他摩挲着贺兰春娇艳的脸庞,温软的触感让他舍不得放手。

    贺兰春瞪圆了一双眼,在季卿的指尖流连在她的唇上时,她突然弯了下眸子,在他惊艳的目光中突然衔住了他的指尖,贝齿在指腹上咬磨着,听见季卿口中传来一声闷哼,她露出了得意的笑来,眉眼间堆砌出娇媚容光。

    那几乎可忽略的痛感哪里会让季卿感到难忍,他难以忍受的是两瓣柔软红唇衔在他手指的温软触感,让他本就滚烫的身体越发的火热,几乎难以自控,恨不能立即把这朵娇花翻来覆去揉弄个通透。

    季卿呼吸变得浓重起来,他覆在贺兰春娇躯上的重量不觉的沉了下,将她完全笼罩在了阴影之下,那重量让贺兰春痛呼出声,娇美的秀目轻蹙着,清澈的眼底盈出了水光。

    季卿深呼一口气,猛地坐起了身体,见贺兰春像一只受了惊的小猫一般缩进了床里,他忍不住笑出声来,用安抚的语气道:“别怕,我今日不碰你,咱们好好说说话。”

    季卿知今日如此迎了贺兰春进门已是叫她受了委屈,待她进府后不免会叫不长眼的人非议一二,故而想将圆房之事拖至回府之后,到时再大宴宾客,为她正名,如此也不算委屈了这美娇娘。

    季卿虽如此说,可异动几近狰狞,目光灼热的能将人吞噬,瞧在贺兰春眼中不由心惊肉跳,这话她哪里能信,忙将目光移开,却不自觉的想起出嫁前母亲给她看过的那本秘戏图,脸上一热,将眸子垂了下来。

    季卿清咳一声,眯了眯眼睛,对贺兰春道:“坐过来点。”

    贺兰春拿眼睨着他,身子越发的朝里挪动了一些,叫季卿有些哭笑不得:“坐过来,我是吃人的老虎不成?我说了今日不碰你便不会食言。”

    贺兰春歪头打量着他,贴合在身体上的单衣领口微开,露出一片白嫩的肌肤,叫季卿瞧得越发眼热,呼吸难以平缓。

    “过来。”季卿再次说,倒是难得的好脾气,实在是贺兰春生的娇滴滴粉嫩一团,此时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眼中倒映着他的身影,叫他不自觉就软下了心肠。

    季卿露出一丝微笑:“就这般怕我不成?”

    贺兰春唇角翘了下,明眸轻眨:“怕?”她忍住讥讽的笑意,掩饰性的将抬起的粉脸低了下去。

    季卿只当她是害了羞,口中发出愉快的笑声,身子往前一探,将人抓进了怀中。

    柔软轻薄的衣料阻挡着两人肌肤相亲,然贺兰春却忽视不了他身上传来的热意,她忍着羞意,蛾眉轻蹙,娇声道:“王爷放下我好好说话可好?刚刚王爷不是说要与我好好说说话的吗?”

    她眼珠子一转便变了态度,比那小狐狸还要奸诈,乍然转变的性子就像她的身子一般软的没有骨头,叫季卿心下暗笑,索性伸手扶着她弱柳似的纤腰,笑道:“你别乱动,咱们就这般说说话。”

    哪怕是隔了一层轻软的薄纱,季卿也能感觉到手下娇嫩的触感,他忍不住用手捏了捏她的腰,贺兰春腰肢极其每攵感,这一捏,叫贺兰春痒的口中发出一声娇呼,紧接着娇笑声从红唇中溢出,笑的腰肢前仰后合,险些岔了气。

    季卿见她像一朵娇花般乱颤,云鬓微散,湿意浸出晕红的眼尾,偏又含嗔带怒的睨了他一眼,这一眼好似娇花拂水,眼眸透着说不出的潋滟风情。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