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9.第 69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妹子们, 通知下,防盗订阅比是百分之五十,感谢支持正版的妹子们  季卿微微点头,侧开了半个身子, 将贺兰春暴露在人前,魏氏目光一闪,眼底难掩惊艳之色, 她已能料想到贺兰氏必是姿容不凡,却不想是这样一位美艳绝伦的女娘, 许是一路劳顿,她云鬓微微有些松散,带着几分慵懒之态, 鬓间珠翠环绕,艳丽的眉目之间不经意流露出几分骄矜之态, 不用想也知她必是受着万千宠爱长大的。

    贺兰春提了提拖曳在地沾了水渍的披帛, 唇角微弯,露出明媚的笑,她这一笑好似拨开云雾见青天, 艳色容光叫人不敢直视。

    魏氏笑容一滞, 随即脸上挂上了亲和之态,笑问道:“王爷,这位想必就是锦侧妃了吧!”

    季卿眉头一拧, 道:“日后府里勿要提这个锦字。”

    魏氏笑应一声, 见贺兰春上前福身见礼, 忙伸手将人托起,笑道:“贺兰侧妃快别多礼,今日也是天公不作美,竟下起了雨来,妹妹长在洛邑,想来是受不得幽州的天气,快快随我进府,我已叫人备下香汤。”

    “可叫人抬了软轿来?”季卿问,他府里女眷倒无这般多事,只是他在别庄见贺兰春出门必有软轿代步,又见她生的纤弱娇气,只当她是身子骨羸弱,想着今天细雨绵绵,倒怕她害了风寒。

    魏氏微微一怔,随即回身问道:“软轿怎还没到?叫人去催催。”

    魏氏身后的侍女亦是一怔,随即忙应了一声,转身进了府去叫人抬了软轿来,只是心中不免犯了嘀咕,这贺兰侧妃刚一进府便如此张扬,日后这府里怕是难以安生了。

    贺兰春从魏氏步行至门前已知这府里的规矩怕与家中不同,她瞧了季卿一眼,见他脸上无甚表情,眉宇间皱出丝丝纹路显出少许不耐,便垂下了眸子,掩去眼中零星的玩味笑意。

    没一会便有粗壮的婆子抬了两顶软轿来,魏氏笑道:“贺兰侧妃快上轿吧!”

    “王妃先请。”贺兰春细声细语的说道,眼睛微弯。

    “你身子骨弱先上吧!”季卿不耐烦的催了一句。

    魏氏略显诧异的看了季卿一眼,笑劝了贺兰春一句,待她上了软轿后便对抬了轿子的婆子道:“青石路滑,且仔细脚下。”

    “你也上去吧!”季卿对魏氏说。

    魏氏笑道:“我身子不比贺兰侧妃娇弱,王爷不用担心。”

    季卿微微颔首,许是他府上的女眷都是北人之故,身子骨素来都康健,没有哪个一袭娇态,就连身姿纤细的李氏也比贺兰春要高挑一些,无娇弱之相。

    季卿倒是犯了以貌取人的错,贺兰春自幼就被容氏找人精心调养,身子骨哪会娇弱不堪,只是她养的格外娇,为了养得一袭娇肌嫩肤,便是学走路之后,地上都是铺着厚厚的长绒摊子,事后容氏还会叫人用特质的香膏细细的为她按揉脚掌,生怕她身上有一丁点的瑕疵。

    “我已叫人将贺兰妹妹抬去了春分坞,瞧我这记性,是庭知山房才对,王爷早先提的字我已叫人做好了匾额挂了上去,王爷不妨先去梳洗一番,之后我唤了李氏她们过来,日后一个府里住着,总得叫贺兰侧妃认认人才好。”魏氏含笑说道:“还有母妃那,贺兰侧妃也得去见个礼才是。”

    “不及,稍后我带她去给母妃见礼。”季卿淡声说道,顿了一下,脸色微有缓和:“这段日子幸苦你了,且先回去歇着吧!”

    魏氏弯唇一笑,与季卿一道进了府,只是两人分作了两路,一个回了疏桐院,一个去往了长云居。

    贺兰春入主庭知山房不过片刻消息便传的满府皆知,李氏恨得咬牙切齿,庭知山房原是春分坞,冬暖夏凉,最是宜居不过了,她之前与魏氏开过口想要讨要这个院子,谁知魏氏未允不说,竟转手将院子给了那个小狐狸精,当真是可恼可恨。

    “侧妃,王妃刚刚吩咐下来,说是府里日后须得唤贺兰氏为贺兰侧妃,听说这是王爷的意思。”李氏的侍女茜雪从外头进来,小心翼翼的说道,怡倩院的下人都知近来李氏心情不佳,生怕哪一出招了她的眼,惹得她发作了自己。

    李氏杏眸微挑,冷笑了一声:“什么王爷的意思,王爷素来哪曾管过这样的事,不过是魏氏想卖个好罢了,她倒惯会做人,打人一巴掌再给一个甜枣,那锦字从何而来魏氏莫不是忘记了?”

    茜雪不敢应声,这话李氏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