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86章 522:如愿以偿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又不是很大问题而已。你们谁够手黑的站出来,直接将他体内的毒血给打出来了,我再用上我特制的药,养个三五七年就没事了。”

    这从体内将血给打出来的,那还真的是有够手黑的。何止是手黑,简直可以说是心黑了。鬼医看着似乎是很有把握,季少师就让顾重九去干这件事情。

    这无奈之下,只能是顾重九去做了。顾重九是天生神力,要是一次能够打多一点毒血出来,倒是能够让季同少受点痛苦,自然是由顾重九来了。

    自然,顾重九也真的是有够手黑的,这一下子季同是吐了不少黑血出来了。看着这些黑血,季少师也觉得触目惊心,他却是如何都移不开脚。

    见状,季同就有气无力地拍了拍床板。

    “季少师,你给我滚出去!我不要你留在这里!你立刻给我滚出去!你一刻都不要留在这里!”

    此话一出,鬼医是直接将季少师给带出去,顺便将门给闩上了。鬼医还是挺有人性的,在这个时候是说赶人就赶人,完全是没有一点含糊。

    也就是因为这样,季少师只能是留在外面了。为了给季少师作伴,鬼医很贴心地将慕成名也一起叫走了。慕成名是不敢惹怒鬼医,只能是赶紧出去扯走季少师了。

    季少师自然是不乐意了,慕成名是一拳打到了季少师的身上。

    “你不要去惹火上身,这是重九请回来的名大夫。你要是让他不乐意了,青儿死了你就真的可以抱着墓碑生气一辈子了。”

    而在另外一边,季同的毒血已然被全部打出来了,就剩下服药的事情了。鬼医也是够特别的,让季同去吃药膏却不让季同喝水。季同很无语,但是也只能是这样了。

    但是吃完了一会儿之后,季同就发现之前很痛的位置已然好了许卓越。不过这药膏有个问题,就是这个药膏很干,差点都要将季同给噎死过去了。

    但是由于鬼医说了喝水会变成毒药,季同就一点不敢喝水了。不然这一命呜呼了,都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季同吃完药没一会儿,他就已然沉沉地睡着了。

    这个时候,鬼医就给了一大罐子的药给顾重九,还吩咐顾重九每隔一天喂一次。顾重九看着里面有个勺子,她还问了一下,确定了一次喂一勺抹平的就可以了。

    顾重九看着这么一大罐子药,应该是能够吃很久了。这要吃个三五七年可能有点难,但是这一年的量是绝对超过的。

    这个罐子交给顾重九,顾重九想是因为鬼医觉得她比较靠谱。毕竟在这几个人之中,顾重九和季同之间的关系是最有趣的。两个人明明是朋友,但是就好像是姐弟一样。

    当然了,季同是觉得顾重九的地位会比季少师要高的。那些他没有办法跟季少师开口的,他都能够告诉顾重九,因为顾重九是从来不会因为这事情嫌弃季同的。

    随后,顾重九是陪着季同一直到他醒过来的时候。季同这一睁开眼就看见顾重九了,还伸手握住了顾重九的手。

    “姐姐,方才是不是吓到你了。我的内伤很严重,谢谢你在这里帮着鬼医的忙。歇哥哥永远不能冷静,那药还是你拿着就好了。”

    “你还真的放心我,你就不怕季少师会吃醋吗?”顾重九这句话是故意逗季同的,因为季少师吃醋那是绝对的事情,那根本就不是害怕或者不害怕能够解决的问题。

    如若只是害怕与不害怕,那么整件事情将会变得非常好解决了。可惜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不论害不害怕,季少师这醋是吃定了。这几日应该有陈年老醋的味道了。

    看着天色也不早了,顾重九就让人上点清粥给季同喝了。季同还是很乖巧的,顾重九喂进去的都给喝掉了,顾重九看着都觉得放心了。

    虽说现在季同重病,但是起码还是能够有机会好好的。再说了,季同要留在这里,其实也是挺好的事情。北岳山清水秀,在这养病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不过一想到在北岳养着的,顾重九突然间想到了安秦风,安秦风那个问题应该要处理好了。这也已然呆了很久了,是时候让安秦风考虑一下回去了。

    故此,晚上季少师来守着季同的时候,顾重九就过去和慕成名谈起了这件事情。毕竟安秦风又还没有人要,留在这里还不知道要留着多久。

    再者,安秦风明显就是对凰凤国的女皇最有兴趣,就算是让他和北岳的女子在一块,那也是为难了他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和女皇说一说,顺道将安秦风给送回去。

    毕竟这谁是愿意远离自己心爱之人的,女皇当年是希望北岳能够护着安秦风一时。但是安秦风的一世,定是要由女皇来守护的。顾重九是很明白这个道理的。

    自然,慕成名也就写信过去问一下了。要是那边还是没有答案,那就继续留着安秦风就好了,反正安秦风可是值二十万两黄金的。而且钱都给了,还能不好好照顾安秦风吗?

    二十万两黄金,也的确是足够安秦风很舒服地过一辈子了。慕成名是希望这不要是将安秦风卖给北岳的价钱。一来,北岳不干贩卖人口的生意,二来,北岳也照顾不好安秦风。

    始终,安秦风是不属于北岳的。这一切就算是不说,也都是能够看得出来的。何必又要让一个无辜人受累呢?北岳能做的本来就不是很多,也就是如此而已。

    因此,慕成名还真的是写了信过去了,而却是一直没有等到回信。慕成名是觉得特别奇怪。这要是一直不回信,也真的是没有办法处理的。

    但是没有想到等了几日之后,慕成名居然是等到了女皇。女皇明显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