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轮回世界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黑色方块看起来像是金属。

    实际上更像是一种幻影, 进入秋小寒的脑中后,直接变成了一些文字信息, 留在了她的记忆里。

    据黑色方块所言, 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魔族。

    所有的魔族都是人类, 没有任何例外。

    并且王国一部分权贵知道这个事实,但仍旧对外宣称魔族是全大陆的敌人,要求将他们全部剿灭。

    这部分人为何坚持剿灭魔族们, 原因有,但无法显示。

    另外, 拜伦也是知情人。

    他的所谓知情,因为线索内容不详,暂时不知道他了解到了哪种程度。

    只知道他触及到了“波段”。

    至于波段是什么,也因为线索内容不详, 无法显示。

    要不是秋小寒本身有对精神类的魔法免疫的身体体质, 并且她这个体质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她都要怀疑是不是暗中活动的魔族余孽, 在对她进行洗脑。

    如果想要知道真相, 从拜伦口中能知道更多。

    所以她同意拜伦跟她谈话,就触发了线索点吧。

    更重要的是,艾尔提到积分的时候, 说了“对方”。

    也就是在这个世界里,还有跟她一样遇到这种事的人。

    秋小寒心里有种感觉,自己必须主动出击, 寻找真相。

    否则晚了一步, 就会输。

    输了会怎样, 她现在心里没有底。

    “你什么时候到那里去了?”拜伦走到了秋小寒身边。

    秋小寒拍了拍拜伦的肩头,掌心向上,手指往里微微一动,示意他靠近一点。

    拜伦一脸茫然地望着她。

    秋小寒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微笑,对拜伦低语道:“我的团长大人,虽然我被封为第一勇者,但你是不是忘记我本身是个女孩子?”

    拜伦的脸稍微有些红,他是个不满25岁的青年,还是个在王国十分受欢迎的贵族,经常混迹花丛中,怎么可能忘记对面仿佛明珠般珍稀而漂亮的少女是女性这件事。

    有时候,他知道自己是故意的。

    成为战友和兄弟的话,就能更加接近。

    现在被秋小寒这么直接指出来,他仿佛觉得自己的心事被人看穿了,窘迫不已。

    秋小寒说完,指着宫殿扶栏下方的一处花园石桌:“我毕竟还是女孩子,你跟我单独在房间不妥,咱们去那里谈如何?”

    拜伦逃似的飞快地起身,保持了跟秋小寒的距离,清咳一声:“都可以。”

    花园里散发着迷人的花香。

    对于拜伦来说,这种甘甜而诱惑的味道,与他跟前这个女人很像。

    虽然她本人没什么自觉就是了。

    “一直没有感谢你,”秋小寒从随身的牛皮口袋里摸出了一块鸡蛋大小的东西,放到了拜伦面前,“背我走了三百里,全靠你我才能及时找到牧师救治。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虽然不贵重,但胜在稀有。”

    那是一块金色的石头,晶莹如水晶,在阳光下还能折射出五彩的光芒。

    拜伦辨认了数秒,惊诧道:“天啊!这是龙之眼!”

    秋小寒咦了声:“这不是普通石头吗?我去过宝石商人那里,他们说这个不是宝石。”

    拜伦不知道怎么说眼前这姑娘了,他直接把石头推了回去,郑重地道:“这的确不是宝石,而是龙之眼,要说它具体是什么,我也不能准确说出来,从我家的典籍里的记载来看,传说龙之眼是真正的龙的眼睛化成,而且需要在极端的条件下,龙失去了身体的同时,才可能产生。与其用贵重来形容,不如说这东西价值连城,是稀世珍宝。”

    秋小寒:“真的?”

    拜伦:“绝对没错。龙之眼看起来像是石头,但里面有的龙之精华是活物。你在阳光下就能很清楚看见,石头正中央会出现一条线,跟龙眼的瞳孔形状一模一样,而且会随着光线的变化而扩散收拢。那是因为龙之眼里的精华跟龙眼的状态差不多,而不是光线造成的错觉。”

    秋小寒拿起这块石头,仔细看着,突然觉得它是很像梦里那只黄金龙的眼睛。

    同样的纯净无暇,但又带着压制一切的霸道光芒。

    它在她的手里,好像其他的万物都失去了色彩。

    “你也知道,我是被人从龙穴里捡到的,或许那时候我就悄悄顺走了龙穴里的东西了吧。”秋小寒把龙之眼收了回来,贴身放好,“所以这东西自我小时候就一直跟着我。”

    提到龙穴,拜伦好像想起了什么笑话似的,看着秋小寒,他脸上荡漾起笑意:“因为你这个经历,之前军团里很多人还猜测你是不是龙的化形,毕竟能一剑劈开一座山这种事情,我们人类可做不到。”

    秋小寒理所当然地道:“那是因为我双修魔法,我的剑带着魔法的加成啊。”

    拜伦点头:“是啊,你自己告诉我们这个秘密后,才增强了军团的总体实力,魔法师跟剑士第一次这样搭配作战,而不是各自处于一个阵营,在消灭魔族的时候,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比起你斩杀魔王的功劳,我倒是觉得你这点最让人佩服。”

    在这个力量至尊的世界里,一般人是不会把自己的强大秘诀随意透露出来的。

    可是秋小寒毫不藏私。

    就闪光的人格这点,拜伦觉得其他人永远都比不上她。

    秋小寒倒是觉得没啥大不了的:“我们既然是同伴、是战友,我当然希望每个人都能活着回来,能多一份希望也是好的。而且我倒是不担心你们掌握了秘诀后,就比我强了,结果上来看,你们都不如我吧。”

    拜伦想起战场上被秋小寒救的数十次,露出无可奈何的笑:“虽然是事实,但你还是不要当着本人的面来打击人呀。”

    “所以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秋小寒话锋一转,直视着拜伦,“我想了想,如果是封地的问题,你有异议,当场就提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