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1|缱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夜色深深,微风习习,旖旎像是缠绵的梦一般,萦绕在人身侧。

    床帐内二人肌肤相贴,连彼此喘息声都听得一清二楚,直似一人。

    承安伏在锦书身上,觉得自己一颗心似乎都被她捏住了,忽上忽下,不知何方,不知过了多久,方才重重呼一口气,呻/吟出来,大口大口的喘息。

    “夫人,”他拿自己脑袋蹭了蹭锦书肩头,语气轻柔,倒像是在撒娇:“咱们早些成婚吧。”

    锦书也出了一身薄汗,将他推开,拿帕子擦手:“急什么。”

    “怎么能不急,”承安凑过去,在她身上挨挨蹭蹭,不时地揩点儿油:“我都这样了,你也不心软吗?”

    “一边儿去,”锦书拿帕子擦了会儿手,总觉得黏糊糊的,似乎还存在着那种叫人心热的触觉,索性坐起身,点了灯,取木桶中剩下的水擦洗:“偏你毛病多。”

    承安头一回与她这样亲近,方才释放出来,如登仙境,哪里还在意她冷脸,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殷勤的递了另一张干净帕子。

    “你要是受不得,我便再去叫水,”他见锦书额上微微有些薄汗,关切道:“一起擦洗便是。”

    “大晚上的叫水,你不要脸我还要呢,”锦书斜他一眼,末了又笑:“你想说的不是叫水,是‘一起擦洗’吧。”

    她将“一起”二字,咬的格外重些。

    承安没看透了心思,也不脸红,黏黏糊糊的凑过去,道:“肉就在嘴边儿,却吃不进去,你要馋死人吗。”

    “也好,”锦书深深看他一看,莞尔道:“你若要叫水,便去吧,左右我想再洗一洗。”

    “真的吗?”承安呆了一瞬,唯恐她反悔,赶忙披了外袍往外边儿跑,吩咐人准备:“你先等等,我这就去!”

    上塌之前,锦书在桌上倒了一杯茶水,这会儿还温着,她捏着茶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随即才到门前去,抬手将门拴上。

    最后,她又将窗户关的严严实实,确定外头人轻易进不来,这才将重新熄灯,回到塌上去了。

    这会儿不算早,却也不算晚,驿馆中人都还没睡。

    承安见锦书松口,满心满脑都写满了“鸳鸯浴”三个大字,兴高采烈的叫人备水。

    老役这会儿还没歇息,听了这话,别有深意的看承安一看,笑道:“是,老爷稍待,老朽这就吩咐人准备,稍后吩咐人送过去。”

    承安正想入非非,一时之间,得到想要的答案后,满意颔首,随即一路小跑,往自己院落去了。

    只可惜,仅仅看了一眼,他眼里的光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烛火熄了,门窗紧闭,他被关在外边儿了。

    “夫人,”大晚上的,承安有脸叫人知道自己和锦书亲热,却没脸叫人看见自己被关在外边,叫门声音又小又轻:“开门呀,我回来了。”

    显而易见的,内里无人应答。

    “别生气嘛,”他厚着脸皮,继续道:“我不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好不好,快开门,一会儿叫人看见,我脸玩哪儿搁啊。”

    内室依旧寂寂无声。

    “怎么回事,”承安低声嘟囔:“睡着了吗?真狠心,将郎君丢在外边不管了。”

    惆怅一会儿,他也没有别的去去处,索性坐在门槛上,隔一会儿唤几声,期盼锦书能回心转意,放他进去。

    只可惜,还没等到锦书过来呢,老役便带着两个仆从,抬着水来了。

    “哎呦,”老役瞧见他,惊道:“老爷怎么自己在外边儿?”

    承安没脸说自己被赶出来了,拿衣袖扇扇风,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