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8|吃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什么皇后?”锦书怔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变色道:“你要造反?”

    “只许他杀我,却不许我反击吗?”承安目光黑沉,隐约有些狂悖之色:“锦书,你怎么选呢?还愿意做我的妻子吗?”

    锦书看着他,默然片刻,徐徐道:“我是你的妻子,却不会是你的皇后。”

    承安目中的光黯淡下来,却也依旧看着她,没有开口。

    “永仪永宁是我的骨肉,承熙也是,”她看着他,目光柔韧而坚定:“倘若我做了你的皇后,那承熙算什么呢?”

    母亲另嫁他人,且还是他的庶兄,已经足够叫他难堪,倘若承安做饭,她做了承安的皇后,又该叫他如何自处?

    “所以,”承安有些艰难的问:“你打算舍弃我和永仪永宁,是吗?”

    锦书合上眼,疲惫的叹口气:“我也做不到。”

    内室里一片难言的寂静。

    “该怎么办呢,”她靠在窗边,自语一般道:“抵死不认的话,对不住永仪和永宁,也对不住你,倘若认呢,又对不住承熙。”

    “他知道你舍不下两个孩子,所以已经替你将路选好了,”承安自怀里取出那份檄文,递了过去:“你看。”

    锦书打开那份檄文,缓缓看了几遍,勉强扯出一个笑来,将灯罩打开,信手烧了。

    “你怎么想呢?”承安靠近她些,将她抱住,在她耳边道:“你若是愿意,便是叫我死,我也绝无二话……”

    “你明明知道,我不会的。”锦书如是道。

    “就在刚刚,”承安顿了许久,终于道:“我命人在扬州起事,兴兵造反了。”

    察觉到怀中人转瞬的僵硬,他继续道:“现下,已经拿下了扬州。”

    锦书惨淡一笑:“做都做了,再同我说,还有什么意思?”

    承安低着头,轻轻的笑,有些自嘲的道:“你若是想骂我,那就骂吧。”

    “什么都别说了,叫我靠一靠吧,”锦书伏在他怀里,喃喃道:“我有点儿累。”

    夜色静谧,四周一片昏暗,似乎只有他们面前那盏灯是亮的,烛火晕染出的这方天地,便是最后的安宁。

    “很久很久之前,我还在姚家时,闲来无事翻看史书,见妲己亡商,褒姒亡周,世人皆说女色误国,”不知过了多久,锦书才缓缓道:“那时候,我觉得这话荒谬极了,若是君主贤名,哪里会有倾国之祸?不过是将一切都推到女人头上去罢了。”

    就像是在前世,是先帝夺了她,与她有了承熙,世人说起时,却不会说先帝荒唐,只道姚氏女狐媚,不知廉耻,迷惑君主,致使纲常混乱。

    现下其实也一样。

    虽然承熙先将罪名扣在了承安身上,但市井之间的传言揣测,也同样不会少。

    只不过,她听不到罢了。

    “现在想想,”锦书笑道:“或许,他们说的也有道理。”

    承安低头看她,却见眼泪自她笑容中滑落,一时之间,竟生出一股苍凉之感。

    “别这样说,”他道:“是我心甘情愿。”

    锦书擦了眼泪,别过脸去,声音轻不可闻:“……也许我真的是祸水,只会带来不详吧。”

    外边夜色正深,寒风呼啸,她也不在意冷,信手将窗扇推开,细看天际的星子,心里杂乱非常。

    前世先帝夺了她过去,朝野臣工慑于帝威,无人敢言,只会谴责她狐媚,中伤承安以妻献媚,到了现在,她与承安事发,却有那么多仁人志士跳出来,为先帝声名而战。

    人心真是既滑稽,又可笑,还有点儿可悲。

    她自己,也是一样。

    ……

    檄文到达承安手中几日后,他便找到了事情的罪魁祸首,锦瑟。

    “知道你捅出了多大的篓子吗?”承安蹲下身,盯着瘫坐在地的锦瑟,一字字道:“我真恨不能生撕了你!”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锦瑟战战兢兢,哭的面容一片狼藉:“我只是叫几个乞丐将消息传扬出去,我没想到会闹得这么大,我真的没想到!”

    扬州已经被承安控制住,更有人串联其昔日心腹,共同起事,淮水以南已经有许多地方响应,坊间甚至有人传言,没几日楚王便要登基称帝了!

    锦瑟的确想给锦书和承安弄一点儿麻烦出来,却没想过搞这样大的阵仗,更没想过,几个乞丐而已,就会将消息传成这样!

    “你不知道?!”承安额头青筋绷起,一字字道:“扬州有多少人,你不知道?走南行北的客商,船只往来不停的码头,你没见过?这类事情又多容易疯传,你没想过?!”

    “我真的不知道!”锦瑟见他状若癫狂,心中打战,鼻涕眼泪哭了一脸:“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啊……”

    因她几句话,却使得自己困境若此,死生挣扎!

    “那就不要想了!”承安心头怒极,一脚将她踢开,咬牙切齿道:“带她出去,五马分尸!”

    ……

    天下人心动荡,扬州作为承安暂时落脚之地,更甚一筹,只是他有意维护此前安宁,锦书留居庄园,竟也不觉外界如何天崩地裂。

    永仪与永宁似乎也能察觉到周遭危险,愈发不安起来,夜里接连要醒几次,非叫锦书哄着,才能勉强睡下。

    承安呼应旧部,占据扬州后,迅速辐射周边,以淮水为限,把控江南,大周定都长安,更加注重关中,相对而言在江南地区控制力偏弱,很快便被他占了上手。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说的,许多旧部跟随,甚至有人劝他称帝,直取长安。

    当年李世民也行悖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