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2|第一百四十二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晋江防盗提醒:订阅率需满40%才能看到正文。

    郑如琢冷笑一声,“帮手来了, 你就狂起来了是吧?”

    郑如琢一身蓝衣, 模样清俊, 双眸更是宛若山涧溪水, 只可惜他脸上那副老成持重的模样硬生生的破坏了这份美。他白色的腰带下悬着一方一圆两枚玉, 这玉便是荥阳郑氏子弟必须佩带的“方圆玉”, 意图告诫子弟行事方圆得法, 要有分寸。以往他无论做出何种动作都能保持这两玉不相撞,足以见君子端方。然而此刻,他腰间的玉“叮叮当当”作响,都快要碰碎了。

    王子尚“嘿”了一声,唇红齿白的笑模样越发像个小妖孽了,他掐着腰笑嘻嘻道:“你太看轻我了吧, 我狂难道还非要别人在眼前。”

    郑如琢对此无言以对, 王子尚确实是一个狂放到不要脸人物, 去人家的闹洞房, 非要躺人家的婚床上要与新郎新娘共眠。人人都说不要从别人晾的亵裤下钻过去, 他却非要这么做,还嚷嚷着:“若是这么简单就折辱了面子, 那我的脸就不要算了。”

    对上这么一个没脸的混账, “好学生”郑如琢还当真没有了办法, 只能死死瞪着他。

    王子尚也笑嘻嘻地回瞪。

    王子尚早就看不惯假惺惺的郑如琢了,只是两家通好,郑如琢行事又小心谨慎, 没有机会整治他罢了。

    王子尚一直怀疑偷偷通风告密,在老师面前刷好名声的人就是郑如琢,如若不然,为何他与李行仪刚做了些坏事,就被老师抓了现行?大家同属于五姓七望,即便不能同流合污,啊不,是同气连枝,也不能做出告密这等不义气的事情吧?

    所谓五姓七望,是指博陵崔氏、清河崔氏、范阳卢氏、陇西李氏、赵郡李氏、荥阳郑氏和太原王氏七个望族世家,这七家居于世家最顶层,底蕴深厚,家传渊源,大多内部联姻,这么多年过去,早已血脉混杂,世家的子弟或多或少都沾亲带故。

    所以,王子尚和李行仪都知道,他们与郑如琢的争执若是放到了台面上,最终只会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李行仪想趁着事情没有问清楚之前先揍郑如琢一顿,没想到郑如琢会率先发难,连累了王子尚受伤。

    李行仪与王子尚对视一眼,两人即刻达成共识——借机发难。

    李行仪一回头,怒道:“你居然敢揍他!”他瞪着一双寒眸,像是沙漠里的饿狼。

    在这样恐怖的目光下,郑如琢却毫不闪躲,他放下捂着鼻子的手,冷冷地盯着李行仪,虽然鼻子上青紫了一块,却无损他清俊的面容,他此时毫不避让的姿态映入李行仪的眼里,倒是比平常那副老气沉沉的样子看着要顺眼不少。

    王子尚用胳膊肘偷偷捅了李行仪一下,递给李行仪一个眼神。

    一直远远站着劝架的郎君扬声道:“诸位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啊,咱们可是兄弟。”

    李行仪甩了甩自己的小辫子,点头道:“好啊,咱们先礼后兵,说说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子尚勾着李行仪的脖子,捂着胸口嬉皮笑脸道:“阿行,你不知,近来我家那老头子新得了一个爱妾,叫前娘后娘还是什么娘的,哎呀,记不得了,老头子宠的要命,不就惹了这祸事?”

    李行仪挑了挑眉毛,肚子里的气也泄了一半,饶是他想找郑如琢麻烦,也不免觉得拿这件事作筏子有些小题大做。

    “一个小妾?”

    “你说什么后娘!”郑如琢咬牙切齿,对王子尚怒目。

    王子尚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郑如琢也许是误会了什么,连忙摆手道:“不,我说的不是你阿姐。”

    郑如琢脸色气得发白,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地捏在一处。

    王子尚摸了摸鼻子,想要道歉又拉不下脸来。

    李行仪见他为难,自然而然接过话头对着郑如琢道:“你阿姐嫁给了他父亲,怎么说都是一家人,何必闹得这么僵呢?”

    王子尚和郑如琢同时扭头瞪他,异口同声道:“谁跟他是一家人!”

    李行仪无奈摊手,道:“好吧,好吧,算我多管闲事。”

    “不过,有一句话我还是要说的,你阿姐是明媒正娶嫁给他父亲的,正妻和那些小妾怎么能一样,莫非这点你都不懂,也值得这样动怒?”

    郑如琢怒道:“我阿姐出嫁之前是家中掌上明珠,是你父亲硬要娶的,娶了却又不知道珍惜,宠爱一个叫什么茜娘的美妾,害的我姐姐整日里以泪洗面。你以为自己又是个什么好东西吗?我姐姐虽然是续弦,对你难道不好吗?你整日里横挑鼻子竖挑眼的。”

    李行仪看了王子尚一眼,王子尚吹着口哨撇开头,一脚踹开了碍事的石头,突然,王子尚才反应过来,大力扭过头,瞪大眼睛道:“你敢骂我!”

    王子尚一身黑衣,一脸狂怒,看上去竟宛如狰狞恶鬼。

    “咦?诸位这是在做什么?”

    李珪和李珉正从一座玉带桥上走下,李珪脸色不大好看,隐隐压抑着一股怒气,眼下还有青黑,想必是熬夜抄书了,同样是熬夜,落后他一步的李珉倒是神采奕奕。

    郑如琢行礼,李行仪转身,王子尚撸下袖子,三人恭恭敬敬道:“见过太子殿下,魏王殿下。”

    李珉侧头看了一眼李珪的脸色,太子李珪扬了扬下巴,明显不想理会这些人。

    李珉笑呵呵上前,道:“好了好了,快起来吧,大家有同窗之谊,何必如此多礼?”

    他歪头看了看郑如琢青肿的鼻梁,惊呼一声,道:“郑郎这是……还不快去找郎中看看?”

    郑如琢用手遮住鼻子,低声道:“是我不小心撞的,有污殿下眼了。”

    李珉温声道:“无论如何总要找郎中看看……”他一转头又看到了王子尚胸前那处鞋印。

    王子尚下意识地遮住,笑嘻嘻道:“哈哈,是我早上穿鞋的时候不小心扑上的。”

    李珉的笑容淡了下来。

    郑如琢注意到太子李珪恹恹的模样,轻声询问:“太子殿下这是……身体不适?”

    李珪“呵”了一声,道:“郑郎不妨猜猜看,本宫抄了一晚上的书,早上还要被你们争执的声音吵,你说本宫的身子能好吗?”

    “……是我们的不对。”三人忙向太子请罪,围拢到李珪身前关心他的身体,只剩下李珉一人孤零零地站在原地。

    李珉低下头,狠狠地捏住了拳头。

    说着说着,几人就将话头转到了王子尚父亲宠爱的小妾身上。

    “好了好了,大家都沾亲带故、血脉相连的,何必闹得下不来台?不如我做和事老,这件事就算了。”李行仪一仰头,耳朵上的金耳坠乱摇,他见众人望来便做了一个手起刀落的姿势。

    远远看到这一幕的叶青微一下子捏住了手中的透花糍,糯米衣碎掉,红豆沙粘了她满手,她盯着几人,一点点舔掉手上的红豆沙,那副样子宛若刀头舔血,是能让男人背脊生寒、阳锋挺立的惊悚美色。

    叶青微记得《周律疏义》中言明:主人杀妾无罪,奸~淫自家婢女无罪。甚至主人奸~淫自家婢女、美妾换马,乃至将自己的妾婢供客人享乐都成了此时的风尚。她上位之后废除此律法,更发了“妓妾改嫁书”,鼓励妓妾改嫁,让这些妓妾不至于沦落到主人死后,被主人子女抢夺贩卖的地步。

    然而,满朝的文武大臣无不对此义愤填膺,说“祖宗之法”不可更改,她一意孤行,却被无数文人口诛笔伐,也失去了世家大族的支持,以至于最后小皇帝发动叛乱,她身边众人无不倒戈,让她成为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一切祸事都是那小妾惹出来的,咱们杀了那个小妾就算了解了,谁也不准再生气,事情了解之后,兄弟请你喝酒。”

    郑如琢微微颔首。

    叶青微在此时走了出来,正好与他们撞上,她肤白唇红,眼睛里烧着一团烈火,笑道:“老师快要开课了,你们这是要翘课吗?”

    灼人的美色当前,所有人呼吸为之一滞。

    “阿软姐,你怎么在这里?”李珉笑着上前,“手背的伤好些了吗?”

    “你受伤了!”李珪惊呼一声,立刻挤开众人,“怎么都不告诉本宫?”

    叶青微摸了摸手背,道:“小伤而已。”

    李珪紧紧皱眉,像是在恼恨自己。

    叶青微从袖子中掏出一方帕子,慢悠悠地擦拭着自己的手指,白皙手指上的红豆沙看上去分外旖旎,让人止不住地想入非非,现场的几人都忍不住红了脸。

    “我我我我我……”李行仪的嘴巴不知道为何竟然不好使了,他暗暗掴了自己一巴掌,才勉强找到自己的声音,“我们是去……”

    “是去做什么?”她扶着竹子抬起头,垂下的竹叶遮住她昳丽的眉眼,红唇映着翠叶。

    “喂!”王子尚嫌弃地锤了李行仪一下,李行仪这才回过神来,随即失魂落魄地捂着自己心脏,往后退了一步。

    “啊,啊!我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李行仪衣袂翻飞,跌跌撞撞地跑掉了。

    原本将手臂架在他肩膀上的王子尚,差点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摔到地上去,他看看李行仪张皇的背影,又望了望叶青微无情又娇艳的面容,食指微屈抵在唇上,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王子尚微微一笑,吊儿郎当道:“好阿软,稍稍让一让呗?我还有要事去处理,回来认打认罚。”

    郑如琢朝叶青微行了一礼,低声道:“烦请叶小娘子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