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47章 婚礼前考验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苏贤敏望着女儿,刚想说什么,突然寒御冬从外面跑进来。“妈妈,爸爸来了!”寒冰澈来了?颜洛诗一怔,跟母亲对望一眼,走到窗边一看。果然,就看见寒冰澈正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笔直的身姿,站在颜家的大门口。“我去给爸爸开门!”寒御冬兴奋的说。“站住!”苏贤敏冷着一张脸。寒御冬失落的望向自己的母亲。颜洛诗喊了一声:“妈!”苏贤敏依然坚持:“给他打电话,你叫他回去!我是不会接受他这个女婿的!”颜洛诗无奈,只能拨通了寒冰澈的电话。“澈!”“诗儿,我在你家门口。”寒冰澈在电话那边说道。“我知道,我看见你了!”颜洛诗深吸一口气。寒冰澈笑道:“我买了很多东西,准备带给你妈的。”“嗯,不过她好像很难接受。”颜洛诗看了眼脸色难看的母亲。寒冰澈了然的点头:“我早就料到了,你妈不接受我也在情理之中,我知道以前我的所作所为伤害到她,也伤害到了你,有些恩怨不是一时能放下的,所以我今天特意请教了楚冽炎的老婆徐若兰长辈都喜欢些什么,特意上门负荆请罪,是很认真的想要请求你妈的原谅。”寒冰澈一番肺腑之言,苏贤敏却在一旁听得漠然。“让他走,我不稀罕他送我礼物,他的礼物我要不起,我不会同意他进门的。”“妈……”颜洛诗为难的看着母亲。“诗儿!”寒冰澈在电话那边,全部都听到了,他不想颜洛诗难做,于是主动说:“你不用再劝你妈了,也不用再帮我说好话,我想你妈把你放心的交给我,就要拿出诚意!我是不会轻易的放弃的,我会一直等在门口,直到她接受我为止。”“澈,你不需要这样的,你回去吧!”颜洛诗心疼他,他已经拿出了自己的诚意,是她母亲太固执了。不过也不能怪母亲,毕竟失去丈夫的痛苦跟恨意,不是一时能够化解的,母亲对寒冰澈怀恩在心也能理解。“你不用劝我了!”寒冰澈心中坚持,他一定要给颜洛诗一个毫无遗憾的婚礼。他知道如果苏贤敏不出现,颜洛诗一定会有遗憾。“我妈很固执的,她一时半会不一定想得通。”颜洛诗叹息。“我知道,但我必须要让她看到我的诚意。”寒冰澈语气依然坚持,认真的说。颜洛诗知道,寒冰澈一旦决定的事情,谁劝都没用。可偏偏她母亲也不会那么轻易妥协。她眸色复杂,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你坚持,我支持你!”“谢谢你,诗儿。”寒冰澈释然的笑了。颜洛诗心情沉重,她知道寒冰澈这样做是为了谁。如果换成别人,又怎么可能让向来高傲自负的寒冰澈,主动低头认错。就这样,寒冰澈一直拿着礼物,站在颜家大门口,从下午一直站到了晚上。天都黑了,路灯亮起,将他那孤独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颜洛诗突然有种心疼的感觉,这样坚持的寒冰澈,着实让她心疼。他在坚守着他们的爱,守护着他们的未来。尽管他们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但至少未来他愿意跟她一起努力。本来颜洛诗心里也有担忧,可是这一刻,看到如此执着的寒冰澈,她也更加坚定了对他的爱意。真爱需要两个人一起努力!“妈,我下去陪他!”颜洛诗决定道。如果一个寒冰澈打动不了母亲,那她就跟他一起,恳求母亲成全。“他才站了几个小时,你就心疼了?”苏贤敏冷冷地说。“妈!”颜洛诗无奈的看着母亲。“这么经不起考验,怎么做我的女婿!”苏贤敏口气硬冷。颜洛诗脸色微漾,立即意识到母亲是什么意思,她心中惊喜:“妈,你不是真的生寒冰澈的气,是故意想要考验他是吗?”“哼,那也得他禁得住考验!”苏贤敏瞥了一眼大门外站着的寒冰澈,目光盯向女儿,“我警告你,在我没有点头之前,不许你同情他,否则就算考验不合格!”“妈!”颜洛诗撒娇恳求,可是苏贤敏却格外的坚持,一点情面都不讲。无奈之下,她只能去恳请陆斌川帮忙:“陆叔,你帮我劝劝妈!”“你妈也是为了你好,怕你以后再受那小子欺负,你先忍耐一下,看看情况再说。”陆斌川安慰她。好吧,既然陆叔叔都这么说了,颜洛诗也只能配合母亲的考验行动。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到了晚上,居然下起雨来。寒冰澈显然没有带伞,豆大的雨,全都砸在了他的身上,很快就将他全身都淋透了。“妈,外面下雨了!”颜洛诗焦急的提醒母亲。寒冰澈才刚刚重伤康复,再这样淋雨,身体恐怕是吃不消的。见母亲无动于衷,是铁了心要让寒冰澈站在门口刁难。颜洛诗拿起一把雨伞,就往门外赶:“我去给他送伞。”“不许去!”苏贤敏阻止女儿。“妈,澈才刚刚康复,再淋雨恐怕会旧伤复发!”颜洛诗担忧的皱起眉头。苏贤敏脸上没有表情,依然是冷冷的语气,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要么,他就滚回去,要么,他就在雨里站着。”“陆叔!!”颜洛诗求助的眼光看向陆斌川。陆斌川看到这情形,也忍不住规劝:“贤敏,适当考验一下就可以了,别真为难了孩子,那孩子之前救了洛诗,身体才刚刚康复。”“你们谁若是同情他,就让他走好了,我又没有逼他!”苏贤敏凉凉的瞥了他们一眼。颜洛诗见母亲不肯妥协,再也无法忍耐,拿起伞就推开门,奔进大雨里。“澈,你先回去吧!”颜洛诗来到门口,撑着伞,为寒冰澈遮挡头顶的大雨。“不用,我既然来了,没得到你妈的认可,是不会走的!”寒冰澈声音依然沉稳。“我妈她太顽固,不会轻易同意,你何必折磨自己?”颜洛诗微微叹息,心疼的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